第六十三章切磋一番如何?

作者:留著天空 返回目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ǖ馁N身高手、美食供應商、第一序列、官場局中局、超級無良學生、奪舍之停不下來、女總裁的貼身高手、女帝的大內總管

戀上你看書網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意外懷孕怎么辦最新章節!

    柳如紜見了鄒利,眉心不喜的攏起。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善若水往凳子上一坐,痛飲了滿杯茶水后,才氣道:“說,你為什么要去慈和藥房鬧事?”

    此話是對鄒利說的。

    柳如紜見狀,并沒有多嘴,安靜的坐在一旁當個擺設。

    “大師姐,不是我非要去慈和藥房鬧事,而是慈和藥房當真醫壞了人!编u利早有準備,瞥了一旁的柳如紜一眼,隨后滿臉委屈,狡辯道。

    柳如紜在他眼里看到了惡意。

    善若水對慈和藥房的老藥師并不太了解,聞言狐疑的看了他一眼,狐疑道:“醫壞了誰?你又是如何知道的?”

    鄒利站在善若水身旁,雙手交疊垂在身前,身子微躬,恭敬道:“是長柳巷子的趙家夫人,趙家上門來請了我們的藥師前去,才發現那之前趙夫人喝的藥是加速催化趙夫人病情發作的藥,如今已是奄奄一息,回天乏術,這可不是醫壞了嗎?”

    “是那位藥師前去看的診?”

    一番話下來,柳如紜就見善若水好像信了七八分,她自己也信了三分,為什么是三分,是因為說話的人不對,總覺得不可信。

    鄒利腰壓得更低了,道:“方藥師!

    一聽是方藥師,善若水似乎就沒有剛進來時得氣急敗壞了。

    她對柳如紜解釋道:“方藥師是我師兄,師兄這個人有些沉悶,也不愛說話,但醫術是信的過的,他診的必不會錯,看來趙夫人一事應當屬實!

    方藥師?

    柳如紜前日為了小游鴻來濟世堂尋藥師,若水不得空,她想要另尋以為濟世堂的藥師出診,可鄒利卻指著自己說只有他有空閑。

    “若水,方藥師一直都在濟世堂嗎?”柳如紜不動聲色的問。

    善若水只知道前日柳如紜來找過她,細節并不清楚,她不明所以,答:“我和師兄得師尊之命駐守濟世堂,近段時間一直都在,怎么了?”

    鄒利立刻想到了自己當初為難柳如紜時所說的話,可他又不能當著柳如紜得面和善若水說些什么,交疊的手心不禁開始冒汗。

    “這位,醫術如何?”柳如紜雙目一橫,鄒利頓時額間都沁出了汗。

    如果柳如紜當面質問,那大師姐不可能會為了保他在柳如紜面前露出破綻,他剛得來的內門弟子頭銜,一定會被扒下去!

    鄒利一改方才恭敬的模樣,趕在善若水說話之前,搶先道:“在下之前不過是武宗的外門弟子,承蒙大師姐抬舉才現在成了藥宗內門弟子,但現在也不過是一個打雜的小弟子,還未習醫!

    善若水不喜鄒利不識時務的搶話,但同時她也立刻察覺到不對勁。

    柳如紜似笑非笑的看著鄒利,道:“哦?武宗外門弟子?那就是從未學醫嘍,不知修為如何?”

    其實哪里需要問,她一眼就看的出來他不過是化靈境,在她眼里鄒利是比小游鴻還要弱的,不過作為一個外門弟子,能有此修為也是不可多得的,難怪會被派到濟世堂看家護院。

    “僅僅化靈境修為而已!痹捄苤t虛,可他眼底的驕傲已經讓他的本質暴露了。

    善若水預感到了柳如紜想做什么,正想攔。

    柳如紜從面前的花瓶里抽出一支柳芽,先一步道:“我仰慕云中山武宗很久了,這樣,我不用靈力,不用本命劍,就用這個,和你切磋一番如何?”

    不用靈力,那修為的境界差就可以忽略不計,不用劍,就只是一支柳芽,可她沒說鄒利不能用劍,善若水心思一轉,靜坐一旁,閉口不言。

    善若水主修醫術,即便身懷通靈境的修為,也是為了醫術服務的,并不擅長打打殺殺,她并不懂,劍。

    鄒利早就打聽過柳如紜,要知道臻境的秦艽都敗在她手上,他怎么敢輕易和她交手,即便她如此讓步。

    他正要拒絕,柳如紜察覺了他的想法,不動聲色的威脅道:“若水,前日我來尋你時……”

    其實柳如紜并沒想過和善若水告狀,告訴若水也只會讓她難做,她不想如此麻煩好友,但是她也不會讓前日求醫之事那么輕松的過去!

    畢竟她一向記仇。

    果然,鄒利慌張的打斷她,急忙道:“刀劍無眼,我若用劍,怕是會傷了你!

    柳如紜自信一笑,道:“比武切磋嘛,難免有些小磕碰,不必在意!

    善若水也跟著道:“不過是小小切磋一下,如果傷了不也還有我嗎?”

    鄒利頓時騎虎難下,只得咬牙接下這個比試。

    動手的一秒,他還在想,她不是為了慈和藥房而來的嗎,他有好幾個辦法應對她,怎么忽然就變成了要和他打架!

    沒有比武場,兩人就站在濟世堂的后院空地上將就一下。

    柳如紜拿著一支不足小臂長的軟軟的柳芽,鄒利拿著一把普通的長劍。

    柳如紜面帶微笑,靜靜看著他。

    鄒利看來柳如紜的笑是對他不自量力的嘲笑,他死死握緊手中的劍,想要先發制人,直接沖了上去。

    太慢了!

    柳如紜拿柳芽的手一抖,軟綿綿的柳芽像是煥發了生機,傲然挺立!

    在鄒利的劍落在她身上的前一秒柳如紜才往后退了一步,劍擦著她的衣擺落下,柳如紜反手,柳芽就像藤鞭狠狠地抽在鄒利的臉上!

    柳如紜手上的柳枝芽就每一鞭都狠狠抽在他身上。

    半刻鐘了,鄒利的劍連柳如紜的衣角都沒碰到,他已經被抽的衣衫襤褸,臉上也帶了幾道鞭痕。

    柳如紜的身后,善若水捏著的桌角指尖發白,鄒利被辱至此,她自覺臉上無光。

    柳如紜解了氣,這才收手,拱手道:“承讓了!

    到底說了是切磋,該有的儀式還是得有的。

    柳如紜回身見善若水的臉色不佳,關切道:“這么了?是不是哪里不適?”

    打了她的人,還問她有哪里不適?

    柳如紜不會是故意的吧?

    其實她想多了,就是她自己心有雜念,聽到這種摸棱兩可的話就會忍不住細想猜測。

    善若水仔細觀察了一番柳如紜的臉色,見她確實只是關心的神色,并沒有其他異樣,才柔弱道:“嗯,身體有點不舒服,休息一下就好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捕鱼经典街机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