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百五十三章 原來你才是裝逼犯!

作者:戊戊戊 返回目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余生有你,甜又暖、少帥你老婆又跑了、蜜愛100分:不良鮮妻有點甜、最強狂兵、侯府商女、妻在上、征服游戲:野性小妻難馴服、一號紅人

戀上你看書網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神豪從愿望成真開始最新章節!

    包括何蘭男朋友王大偉在內的很多人都覺得她瘋了,不就是嘲諷了那個裝逼犯幾句,至于當眾翻臉?

    之前還一直覺不太喜歡這姑娘的唐毅,忽然覺得這姑娘還挺有意思。

    當然,他所謂的還挺有意思,仍然是不太喜歡的那種挺有意思。

    知道自己想要什么雖然很重要,但放棄已經攥到手里的東西,去追求不切實際的想要的東西,這就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了。

    “蘭蘭,別鬧,這么多人都看著呢!

    王大偉暗暗深吸了口氣,臉上重新掛上笑容過去哄何蘭。

    “是啊,蘭蘭,其實大家沒別的意思,只是跟小花男朋友開個玩笑!

    “對呀,一個男人還這么小氣,連個小玩笑都開不起!

    “小花,你也不管管你男朋友,我們可是這么多年的老同學了!

    另外幾個女生也你一句我一句的看似勸說,實則指責起唐毅來。

    除了對唐毅有想法的何蘭之外,幾乎在場所有女生都對米小花帶來的這個男朋友很不感冒。

    盡管,他確實長的很帥,甚至比當紅的那些小鮮肉還要帥。

    但是有了對比就有傷害。

    米小花的男朋友這么帥,讓她們的男朋友怎么辦?她們的臉又往哪兒放。

    “開玩笑?有你們這么開玩笑的嗎!”

    米小花虎著小臉像是護著小雞仔的雞媽媽一樣。

    “沒事,不用多說,走吧!

    唐毅只是淡淡笑了笑,這些人的心思在他眼里就跟沒穿衣服走在大街上的直立行走動物一樣,一眼就能看穿。

    他是真犯不著跟這些人生氣,更犯不著跟他們解釋什么。

    “嗯嗯!

    米小花乖乖點頭,也不再多說,兩人抬腳就往外走。

    何蘭看了自己的男朋友一眼,也一聲不吭的跟了上去。

    “何蘭,你要想清楚了,一旦你踏出這個包間的門檻,我們倆就算徹底吹了!”

    王大偉臉色一陣青一陣白,雙手下意識緊緊攥成了拳頭,眼睛發紅的死死盯著何蘭大聲說道。

    “吹就吹唄!

    何蘭譏諷的看了他一眼,頭也不回的就跟在了唐毅身后。

    “這姑娘有點意思啊,難道她察覺到了什么,還是聽出我剛才說的都是真的了?”

    唐毅詫異的回頭看了何蘭一眼,這姑娘今晚的表現確實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放著在五星級酒店當經理,家里還有點小關系小背景的男朋友不要,非要跟著和她八竿子打不著的外賣小弟一起走。

    要么太傻,要么太聰明。

    三人剛抬腳沒走幾步,忽然就跟兩個從包間外面進來的人撞了個對面。

    這兩人都在四十歲左右,一個穿著正裝的華夏人,另一個是有著一臉性感絡腮胡穿著休閑西裝的歪果仁。

    “您是......”

    穿著正裝的華夏人迎面看著唐毅,下意識就瞪大了眼睛。

    “黃總,麥亨利先生,您們怎么來了?”

    穿著正裝的華夏人還在發愣的時候,王大偉便又驚又喜的快步迎上去,滿臉堆笑的主動打招呼。

    “大偉?”

    被喚作黃總的正裝華夏人被不知道從哪兒冒出來的王大偉驚了一下,這個時候才看到原來也在這個包間。

    “黃總,麥亨利先生,真沒想到我幫女朋友組織了一個簡單的高中同學聚會,您二位竟然親自過來了,大偉何德何能,實在受寵若驚啊!

    王大偉興奮的眼睛都在放光,因為女朋友要跟米小花和唐毅離開的陰郁情緒,瞬間一掃而空。

    這兩位一個是分管餐飲的副總,一個從英國調來的博舍酒店總經理,可是貨真價實的博舍巨頭。

    特別酒店總經理麥亨利,平時他就算想巴結都找不到機會。

    他做夢都沒想到,這么小規格的同學聚會,這兩位巨頭竟然會親自過來捧場。

    “難道黃總和麥亨利先生也聽說我爺爺有個得意門生剛剛往上走了一步,馬上就要調到咱們區來分管衛生工作?嗯,一定是這樣!”

    王大偉自然為瞬間就想通了其中關鍵,要不然也解釋不通這兩位巨頭會親自出現在這個小小的同學聚會場合。

    而且麥亨利手上還拿著兩瓶羅曼尼·康帝,雖然以王大偉的眼里還看不出這兩瓶羅曼尼·康帝的年份,但看清楚羅曼尼·康帝的標志就足以讓他興奮到快抽過去了。

    這可是羅曼尼·康帝啊,跟他們剛才喝的那種吉娜斯簡直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如果說吉娜斯是紅酒中的紅星二鍋頭,那羅曼尼·康帝就是紅酒中的茅臺!

    羅曼尼·康帝被譽為天下第一酒莊,最昂貴的羅曼尼·康帝葡萄酒在市場上是找不到的,沒有零售。幾乎所有人都知道世界紅酒的圣地是法國的波爾多,1855年波爾多分級時的61家酒莊有60家在波爾多,世界十大酒莊有九家在波爾多。

    然而對于同樣知名的產區勃艮第來說,羅曼尼·康帝酒莊僅靠一家之力就可以把它所在的勃艮第紅酒產區提升到比肩波爾多的地位,可見羅曼尼·康帝的聲望無人企及。

    世界頂尖品酒家Robert Parker說:“羅曼尼·康帝是百萬富翁之酒,卻只有億萬富翁才喝得到!比绻l有一杯在手,輕品一口,無論從哪個方面講,恐怕都會有一種帝王的感覺油然而生。

    哪怕只有5年份的羅曼尼·康帝,一瓶都要賣到好幾千美金。

    外行基本都只知道拉菲,而他們不知道拉菲在世界頂級紅酒中只能排到第五名,享譽世界的更是只有1982年份這一款酒而已。

    而羅曼尼·康帝則是當之無愧的全球公認的世界第一紅酒品牌。

    拉菲撐死也就跟白酒中的郎酒或者洋河大曲之類的差不多,跟茅臺比起來還是要差好幾個檔次。

    “同學聚會?大偉,你的意思是在座的都是你女朋友的同學,和她們的男朋友?!”

    黃總心里也是一驚,他原本只知道唐毅跟幾個朋友在這個包間用餐,但他也沒想到這個包間的人居然都是王大偉女朋友的同學,和她們的男朋友。

    “對呀,黃總,我女朋友何蘭,您之前見過的,蘭蘭,這是我們酒店負責餐飲的黃總,也是我的直屬領導,那位是麥亨利先生,是我們博舍酒店的總經理!

    王大偉那叫一個得意,強忍著興奮過去摟著已經有些懵逼的何蘭笑著解釋道。

    其他人聽到剛剛進來的這兩人來頭居然這么大,也全都坐不住了,下意識就站起來一臉的謙卑和討好。

    “黃總好,麥亨利先生好!

    回過神來的何蘭也不急著走了,撩了撩耳畔的頭發笑著跟黃總和麥亨利打了聲招呼。

    “你好!

    “這兩位是?”

    黃總盡管心里急不可耐,但他畢竟也是見過大場面的人,走進包間的第一眼就看出除了唐毅之外,整個包間的人都是上不得臺面的小角色。

    而作為太古集團第三大股東的唐毅不管因為什么原因,既然跟這些人混在一起就自然有他的道理。

    王大偉作為他的直屬手下,黃總對他的為人和性子當然清楚,要是這家伙知道唐毅是太古集團的第三大股東,早在他和麥亨利剛進來的時候估計就跳著腳主動跟他們介紹。

    既然整個包間還隱隱以王大偉為首,那么就說明唐毅十有八九沒有公開身份。

    至少,沒有向所有人公開身份。

    想通其中關鍵后,黃總不禁有些后怕的暗暗松了口氣,幸虧沒有一上來就叫破唐毅的身份,否則惡了這位讓整個港城太古集團總部都為之震動的神秘富豪,他后面的日子恐怕就可想而知了。

    “這是我女朋友的高中同學米小花,那是她男朋友唐毅!

    盡管王大偉搞不懂為什么黃總會突然問起米小花和她那個送外賣的男朋友來,但在黃總和麥亨利面前,王大偉還是盡量克制了對唐毅的厭惡。

    “米小姐果然是人如其名,人比花嬌,你男朋友更是英俊不凡,人中龍鳳,二位真是郎才女貌啊!

    早就按耐多時的黃總終于找到機會跟唐毅說話了,一開口就是毫不避嫌的兩通馬屁拍過去,惹的米小花嬌羞不已,心花怒放。

    特別是那句郎才女貌,更是一下子說到了她心坎里。

    旁邊的王大偉和那些女生的男朋友們則是臉色怪異,心里郁悶到了極點。

    要說女貌倒還說的過去,米小花雖然打扮土了點,顏值和身材確實很高。

    可唐毅就一個送外賣的,這才頭一回見面您老人家又是從哪兒看出他有才的?!

    被黃總當著這么多人一通夸,米小花除了嬌羞竊喜,早就不知道該說什么了。

    倒是被眾人視為土包子鄉巴佬,再好看的狗肉也上不了席面的唐毅,則是嘴角含笑的淡淡道:“黃總過獎了!

    “唐先生,您女朋友的項鏈真漂亮,這款卡地亞的祖母綠獵豹項鏈很襯這位美麗小姐的氣質,您真有眼光!

    麥亨利一手拿著一瓶紅酒,也適時主動笑著稱贊道。

    不過他剛從港城調到蜀省的時間不長,所以這番稱贊是用英文說的。

    在場眾人中,只有黃總能全部聽懂,王大偉跟何蘭相對英文要好一點,但也只能面前聽個大概。

    至于其他人,能聽懂幾個最簡單的單詞就不錯了。

    正當黃總準備自發的臨時客串一把翻譯的角色時,唐毅已經禮貌的笑著用同樣流利地道的英文說道:“麥亨利先生客氣了,不過是隨手給女朋友挑的一件小禮物而已。如果我沒聽錯的話,麥亨利先生應該在港城生活過一段不短的時間吧,我從你的英文中聽出了一絲粵語的味道!

    “哈哈,唐,你說的沒錯,我04年就從倫敦遷到了港城。港城真是一座美麗的城市,但我更喜歡蜀省都城的文化氣息和火鍋!

    麥亨利哈哈一笑,說話方式也頓時從嚴謹正式轉為了朋友間的隨和。

    至于唐毅能說一口甚至比他還地道流利的英文,麥亨利其實一點兒都不奇怪和驚訝。

    如果唐毅的內涵真像他的穿著和打扮這么簡單,那才會真正讓麥亨利吃驚呢。

    “冬天吃火鍋一定要喝二鍋頭才過癮,下次你可以試試!

    唐毅也笑了起來,麥亨利給他的感官還不錯,讓唐毅不介意跟他多聊幾句。

    當然,這不是重點,重點是從這兩人一進包間他就清楚的感覺到他們是沖著自己來的。

    只是到現在為止,唐毅都并不知道這家博舍酒店其實是太古集團旗下的產業。

    唐毅和麥亨利就站在門口用英語拉起了家常,這下將包括米小花在內的絕大多數人都看傻眼了。

    什么時候送外賣的英文都能說這么溜了?!

    何蘭沒來由的想起唐毅之前自我介紹時說的那些話,難道米小花這個送外賣的男朋友真有一家投資上億的酒吧,和一家資產上百億的公司?

    這怎么可能!

    “火鍋要配二鍋頭嗎,下次一定要試試。不過今天我們可能喝不到二鍋頭了,因為我帶來了兩瓶02年的羅曼尼·康帝,唐,不知道有沒有這個榮幸,能請你和你的朋友們喝一杯?”

    麥亨利笑著拿著手里的兩瓶羅曼尼·康帝示意了一下。

    “02年的羅曼尼·康帝么,那確實是好酒,不過很遺憾,這些人我也是今天剛認識,而且你也看見了,我和我女朋友正準備離開,因為這里的主人似乎不怎么歡迎我,哈哈!

    唐毅笑瞇瞇的看了王大偉一眼,輕松幽默的聳了聳肩。

    聰明如麥亨利,當然已經看出來他所說的這里的主人是誰。

    唐毅這番話讓麥亨利和黃總臉色同時一變,有唐毅這位太古集團第三大股東在,誰還敢以這里的主人自居?!

    就連他們倆從本質上來說,也只是高級打工仔罷了!

    “王大偉,是你趕唐先生和他女朋友走的?”

    麥亨利中文不好,所以只能第一時間代表酒店跟唐毅道歉,可黃總就不一樣,只見他臉色瞬間沉下來,轉頭就看著陪著笑臉杵在旁邊的王大偉高聲質問起來。

    “黃總,您是不知道,這家伙就是一個送外賣的,說話口氣比腳氣都還大。您知道他剛才說什么嗎,他說他在帝都開了家投資上億的酒吧,還有一家上百億的公司,就連咱們蜀省的錦江萬達都被他買下來了。就這樣的裝逼犯,竟然連紅酒都不會喝,也好意思吹那樣的牛逼,真是笑死人了!”

    其實剛剛看到唐毅用英文跟麥亨利侃侃而談時,王大偉心里就來由的有些擔心起來,麥亨利畢竟是個外國人,要是因為唐毅能說幾句英文,就信了他胡亂吹的某些牛逼,那樂子可就大了。

    幸虧黃總也在旁邊,決不能讓他這兩位BOSS被那個送外賣的花言巧語給騙了。

    想到這里,王大偉一臉不屑的繼續說道:“黃總,您看看他身上穿的那身衣服,攏共加起來都不超過3000塊,我估計這小子在送外賣之余,副職還有可能是到處騙人,您和麥亨利先生可千萬別上他的當!

    “是啊,這小白臉仗著自己長得帥就到處勾搭別人女朋友,就連大偉兄弟的女朋友剛剛都要跟他一起走呢!

    臥槽,你他么是敵方派來的奸細吧,這個時候扯我女朋友干啥!

    王大偉頓時一腦門黑線尷尬到了極點,恨不得一腳將那個好心幫他說話的家伙踹到桌子底下去。

    “你說唐先生是送外賣的?副職還是騙子?!”

    黃總只感覺腦袋嗡嗡的,這家伙腦子里裝的屎不成!

    人家真要是送外賣的,能給女朋友買得起幾十萬一條的卡地亞項鏈?

    人家真要是送外賣的,能不聲不響的收購太古集團18%的股份?!

    如果唐毅真是送外賣的,那他絕對是這個世界上最富有的外賣小弟。

    黃總傻愣愣的扭頭朝唐毅看去,后者不以為意的聳聳肩,給了他一個自己體會的眼神。

    “咕嚕!”

    黃總使勁搖了搖嗡嗡的腦袋,下意識咽了口口水,整個人都不好了,本來在來之前他已經跟麥亨利商量好了見到唐毅之后,該怎么打招呼,怎么拉近關系。

    現在之前所有商量好的一切,都因為王大偉剛剛那番對唐毅的當眾嘲諷和揭底,都變得不再使用眼下這個局面。

    “黃,他剛才說了什么?”

    麥亨利見黃總臉色有些不對,便好奇的問道。

    他這一問急的黃總腦門上毛毛汗都出來了,說到底王大偉可是他的直屬手下,如果讓麥亨利知道這家伙敢當眾這般貶低嘲諷太古集團的第三大股東,恐怕就連他都有可能吃不了兜著走。

    “沒什么,剛剛那位大偉先生只是發表了一下自己對酒的看法,他說你的這兩瓶羅曼尼·康帝口感比不上他開的這瓶紅酒!

    唐毅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長的淺笑,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

    “對對對,王經理只是聊了聊紅酒!

    盡管黃總已經在心里將王大偉打入了冷宮,但是當著麥亨利的面還是盡力幫他遮掩。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誰讓這個有眼無珠的家伙還是他直屬手下呢。

    “哦,是嗎,我很好奇到底是什么酒口感比羅曼尼·康帝還要好!

    麥亨利尤其鐘愛紅酒,聽唐毅這么一說眼睛都亮了。

    “王經理,介不介意也請我喝一杯?”

    麥亨利笑著跟王大偉說道,黃總臨時客串了一下他的翻譯。

    “什么?您也要喝我們剛才喝的紅酒?!這...這...”

    麥亨利可是博舍酒店出了名的品酒大師,王大偉哪敢讓他喝這種批發價只要幾十塊錢一瓶的劣質紅酒。

    他這一喝不就全部露餡了么!

    “什么這啊那的,總經理喝你一杯酒那是給你面子!”

    黃總壓低嗓子狠狠瞪了王大偉一眼,然后親自過去用干凈的紅酒杯倒了一點劣質吉娜斯端到麥亨利面前。

    “王經理說您可是品酒的行家,能有幸請您喝一杯是他的榮幸!

    “thanks!

    麥亨利接過紅酒杯動作優雅的向王大偉道了聲謝,輕輕搖晃了一下紅酒杯對著燈光觀察了一下紅酒的色澤,然后放在鼻子底下聞了聞。

    還沒喝他的臉色就已經變得微微不自然起來。

    “咕嚕!”

    王大偉看著麥亨利專業范兒十足的品酒動作,不受控制的咽了口口水,緊張的一顆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兒。

    他很想阻止麥亨利,可他不敢,也沒那個勇氣。

    現在他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后者沒喝過吉娜斯這種劣質紅酒,品不出其中的好壞。

    在何蘭的幾個同學和她們的土鱉男朋友們面前丟臉倒沒什么,無非就是面子上掛不住而已,大不了就是裝逼失敗以后不聯系就行了。

    可在場的還有他的直屬頂頭上司和總經理麥亨利,要是在這兩位心里留下了不好的印象,那以后的前途可就堪憂了。

    王大偉緊張不已的看著麥亨利抿了一下口杯中的紅酒,紅酒剛一入口,眾人就看到麥亨利的眉頭皺成了一團。

    兩三秒過后,面亨利的動作跟唐毅剛才如出一轍,臉色難看的直接將那一下口紅酒又吐回了杯子里。

    “你宴請朋友就給他們喝這種劣質酒?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我們酒店并沒有吉娜斯的紅酒吧?!”

    麥亨利隨手將杯子放在桌上,又用黃總遞過去的一杯檸檬水漱了漱口,才臉色難看到極點的狠狠盯著王大偉厲聲質問道。

    “王大偉,麥亨利先生問你為什么宴請朋友要給他們喝這種垃圾,還問你這酒是哪兒來的?!”

    黃總的臉色同樣難看到極點,他那張老臉同樣火辣辣的疼。

    媽的,因為這個蠢貨被總經理當眾打臉了!

    “我...我...”

    王大偉張了張嘴一句話都說不出來,難道要告訴麥亨利和黃總,這兩瓶劣質吉娜斯紅酒是他從路邊的一個小超市隨手買的么?

    “什么,垃圾?!他剛才不是說這是波爾多的小眾高端紅酒么,折合成軟妹幣要15000一瓶呢!”

    “感情這玩意兒根本就不是什么高端小眾紅酒,我說怎么喝著又酸又澀,比潲水還不如呢!

    “草!感情你他么的才是個裝逼犯!”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捕鱼经典街机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