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2章 衍白12

作者:落花月西 返回目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余生有你,甜又暖、少帥你老婆又跑了、蜜愛100分:不良鮮妻有點甜、最強狂兵、侯府商女、妻在上、征服游戲:野性小妻難馴服、一號紅人

戀上你看書網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回一九九四最新章節!

    “你倒是想得開!”林嘉言看他,“真能做到?”

    “當然,我沈衍什么時候大放過厥詞?”

    林嘉言聞言笑了笑,沒再說話了。

    “喝酒吧!”

    “嗯!”

    “……”

    喝到最后,兩個人也不知道到底喝了多少,林嘉言自制力向來強大,雖然喝得也不少,但意識還是在的,他點了根煙在陽臺上吹著風,這一刻的愜意讓他醉意反而更加上頭。

    沈衍吐了兩回,清醒了一些,在客廳沒見著人,尋了一圈,才在陽臺上將人找著了。

    “你在這兒干嘛呢?”沈衍不由分說地在林嘉言身邊坐下,順著他的目光看過去,也不知道他是在看月亮還是在看夜景華燈。

    “喝多了出來吹會兒風!”林嘉言彈了彈煙灰,看在沈衍眼里倒越發像是斯文敗類了。

    其實他挺好奇的,他砸吧砸吧舌,“那個……”

    林嘉言偏頭,那張臉在黑夜中越發奪目。

    沈衍不由晃了晃神,直到林嘉言收回目光,他才反應過來,林嘉言在等他繼續說下去。

    他抓了抓腦袋,有些糾結。

    最終還是換了個說法,“你有問過丫頭,你上輩子后來的事嗎?”

    “你問過?”林嘉言不答反問。

    沈衍回答倒有些意外,他說:“我沒問過,這種事問了也沒什么意思,日子總是要一天天過下去的,怎么樣過不是一天呢?若真有禍事,避開了這個,總還有別的在等著,沒什么好問的!

    “我也是!绷旨窝哉f,“我想,我上輩子和這輩子應該是一樣的,無論什么!

    感情或者事業也好,應該就是這樣了。

    “你今晚是還有些話想跟我說的吧?”沈衍問,他能感覺得出來,“跟丫頭有關?”

    林嘉言笑笑,仰起頭,脖頸形成一個好看的弧度,漫天星辰就這樣落進了他的眼里,“我能感覺得到,他對她很好,她也很喜歡他!”

    這樣就夠了。

    林嘉言將煙摁熄,起身,“哪間是客房?”

    “啊,右邊那個!”沈衍說完,又心想,想要這人吐露一點兒心扉真是難!

    他在陽臺上又坐會兒,直到漫天星辰匯成一個人的笑臉,嚇得他一激靈,連忙回房間去睡了。

    林嘉言來京的事雖然很低調,但是還是不乏一些有心人打聽到了。

    不說他自身在學術上的成就,但就是惜姐小舅舅這一條就足以讓所有人趨之若附,尤其這位還是單身。

    雖說有那位魏大小姐相陪,但這么多年也沒傳出來別的消息,有心人士自然蠢蠢欲動。

    但林嘉言本人很低調,非常之低調,想要巴結的人連他的喜好都打聽不到,又不敢去找九爺和惜姐,不知怎的,知道林嘉言在沈衍這里,一時間號稱朋友遍天下的沈衍電話微信QQ全都爆了。

    他滿臉無奈地找到正在看書的林嘉言,“我算是知道你那天沒說完的話是什么了,你丫早就計算好了的吧?什么跟我說阿余的消息,合著你是來我這躲清閑來了是吧?”

    林嘉言將書翻了一頁,才慢悠悠地說道:“兩者皆有吧!”

    “……”

    沈衍忍了又忍,沒忍住,“我X你大爺!”

    林嘉言擰著眉,就在沈衍以為他會反擊時,他頗為認真地說道:“我大爺好像是惜惜的外公,你確定?”

    “……”

    就是借他十八個膽子,他也不敢哪!

    沈衍臉色瞬間黑了。

    林嘉言又慢吞吞地補了一句,“明天我去看比賽的時候跟惜惜說……”

    “停停停!打!!你給我打!”沈衍算是服了,合著這人還得要求他心甘情愿地為他做擋箭牌?

    他當初這么討厭這人果然沒毛!

    難怪九爺老是防著他,這丫要是陰起來絕對是一大勁敵!

    “這些人我都替你回絕了,不過你明天要是出現在比賽現場,我可不一定能保證攔得住!”

    “我相信你!衍總要是這點小事兒都辦不好,那我可能就要質疑你的能力了!绷旨窝詫竞仙,起身,“我回學校見以前的老師,估計晚上會晚一點回來,晚飯你自己吃吧!”

    “哦!”沈衍應完才覺得不對,但又說不上哪里不對,但這種感覺讓他很不適。

    鑒于一切讓他不適的因素都來源于幫九爺擋槍,于是他十分自然地撥通了九爺的電話,要來了一塊地。

    這才心里舒坦了。

    家里既然沒人需要他“照顧”了,沈大公子終于可以好好放松,先是酒吧浪了一圈,又去將最近不安分的王老板警告了一頓,這才提著一袋麻小回了家,林嘉言還沒回來。

    不過倒是接到了來自大洋彼岸的電話,他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接了起來。

    “衍哥哥?”電話那頭的聲音仿佛穿過重重時光,一下子就將他帶回了十幾年前,余蘇白才不過幾歲,整天在院子后面跟著他轉,“衍哥哥衍哥哥”不停地叫著!

    沈衍嗓子一抖,最終只發了個“嗯?”

    電話那邊頓了頓,過了好一會兒,才又聽到余蘇白的聲音繼續說道:“你…..見到……嘉言了嗎”

    余蘇白本來是想叫小舅舅的,但是想起沈衍不喜歡她叫,又連忙改了稱呼。

    “見到啦!怎么了?”沈衍大概知道她想問什么,可他給不了她想要的回答。

    沈衍這樣大方隨意的態度狠狠地刺激到了余蘇白,這一通電話她鼓起了莫大的勇氣,幾乎是將她這么多年來的努力全部推翻。

    她狠狠咬住下唇,才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沒那么哽咽,她說:“我聽說明天惜惜有比賽,好久沒看到惜惜玩滑板了,你能給我拍一些照片嗎?”

    舒欣如今又懷了一胎,明天估計是去不了了,周翼自然也陪同,而司九這幾年跟著他爸媽做生意,大抵是要繼承家里公司產業的,不在北京。

    如此算起來,倒只有沈衍一個人可以代勞了。

    “行!”沈衍答應下來,“我明天發給你,不會打擾到你吧?”

    沈衍說的不是倒時差,余蘇白頓了頓,才回答:“不會!”

    她也沒解釋!

    似乎,也沒什么好解釋的。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捕鱼经典街机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