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九章 見好就收

作者:甜到掉牙的糖 返回目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飛劍問道、圣墟、龍王傳說、元尊、斗羅大陸3龍王傳說、逆天九小姐:帝尊,別跑!、不朽凡人、雪鷹領主

戀上你看書網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我在夾縫中生存最新章節!

    翁然二人帶著柳之德回到了魔教。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柳之德瞧著魔教之人對翁然恭敬的態度,心中愈發疑惑,夏兒是在這魔教攬了什么權,當了什么官不成?可以夏兒的修為,年紀,在魔教這臥虎藏龍之處,哪有現在的她可以出頭的地方。

    既然靠不上這兩樣,那就只剩下最后一樣了。

    靠靠山。

    柳之德想著瞧向翁然,心里很是難受,是自己將她逼上這條路的。

    翁然將他關進了房間內,之后便去了頂層。

    所有人都還在等著她。

    此時見她出現,邪無思率先帶頭起身行禮,赤血尊剛想說她一句,還知道回來啊,也只好是咽了下去,還是有些不情不愿的跟著眾人行了一禮。

    “諸位不必多禮!

    翁然來到邪無思對面坐下后,示意眾人全都坐下。

    “抱歉,讓諸位久等了!

    “屬下等魔主,不是應該的嘛!甭臼雷鹦χ。

    翁然對于她對自己的態度是意外的,從國色天香二人口中得知,這戮世尊可是誰的面子都不給,且殺心最大的,這樣的人如此輕易就認同了自己,還對自己如此恭敬維護。

    若不是對方是女子,翁然真要懷疑對方是對自己一見傾心了。

    “戮世尊的馬屁拍的愈發順口了!闭f話的自然是赤血尊。

    “呀!你這話,是說魔主是馬不成?赤血尊你不但眼瞎,你還腦殘!”

    “啪嗒!苯疸y扇敲打在桌面上。

    雙尊互相瞪了一眼彼此一眼后,扭過頭去,不再看對方。

    “我要說的很簡單,你們愿意相信我,支持我,輔助我,我拼了這條性命,也會帶你們重返魔土,回歸族血,重獲榮耀!”翁然目光灼灼的在眾人臉上一一瞧過。

    戮世尊回以同樣灼灼透露著信任的目光。

    赤血尊激動之下,懷疑浮動。

    平和尊最是平和。

    而邪無思從容,冷靜,友好。

    “諸位,有什么想說的嗎?”

    “即使你是魔主,我也不會允許你傷害三生!”赤血尊說的斬釘截鐵。

    “哼,真是沒出息!甭臼雷鸩恍嫉牡。

    翁然笑了笑,“其實,我此次回來,就帶了一個我能將她容下的條件,當然,前提是要她答應!

    “什么條件?”赤血尊警惕的問道。

    “我將柳之德帶了回來!

    一句話說的平靜如常,卻是聽的在做之人皆是驚訝,帶回柳之德可不是帶回一條流浪狗那么簡單,她說的也太輕松了,可是再一細想,她和那柳之德之間的關系,好像也不是不大可能。

    “柳之德,來魔教,那他是找死!”赤血尊拍桌子就站了起來,露胳膊挽袖子看架勢就要去殺柳之德,一雙眼銳利的瞧著翁然,只要她不肯,看樣子他就會立刻翻臉不認這個魔主!

    但是,對方不但不急,反而是點頭贊同,“沒錯,既然將他帶來,自不是要讓他活下去的!

    “那我這就去殺了他!”

    赤血尊扭頭轉身就走。

    “慢!”

    “反悔了?”赤血尊挑釁的道,是真的一點也不懼怕這個魔主。

    翁然笑了笑,“自然不是,只是赤血尊忘記了,我說帶回一個我能容得下斷三生的條件,既然是我和她的事,赤血尊就不便動手了吧~”

    “你到底什么意思?”

    話雖然問出口了,但是赤血尊心底隱隱好像知道她要做什么了。

    “我要斷三生親手殺了柳之德!”

    這句話她因為心情愉悅,連嗓音都提高了,在座之人都能聽出來她的開心。

    戮世尊最是捧場,一下就反應了過來,鼓起掌來,“妙啊~魔主,不愧是我輩之主,這主意簡直是太棒了,對,就應該這么辦,想要在咱們這魔教有個棲身之地,也得表現出一些誠意是不是,這樣魔主才好展現她的寬容大度啊~”

    戮世尊不但看熱鬧不嫌事大,反而希望這熱鬧越大越好,能讓赤血尊不爽,她就爽~

    邪無思一下下的扇著金銀扇,倒也沒說什么。

    平和尊想了想,有些為難的開口,“魔主,屬下覺得這恐怕有些~”

    “老頭!這斷三生和你沒關系,劉值得俄和你也沒關系,你就別說話了!甭臼雷鹬苯哟驍嗔似胶妥鸬脑,平和尊瞧了瞧她,最后嘆了口氣,但也沒再繼續說下去。

    站在翁然身后的冥侯君,也是有些驚訝,沒想到翁然會想出這個主意來,他還以為,她對柳之德終究是難下殺手的,萬峰之巔付之一炬之時,她的樣子,他看見了。

    但沒成想,她會想到這個喪盡天良的復仇方式,要女弒父!可以說毫無人性,甚至魔也不會這么做!

    “不可能!”

    赤血尊無法接受,直接拒絕!

    “不殺,她就還是柳眉兒,而柳家人,本主不會放過,這是本主的讓步,赤血尊,你應該明白什么叫見好就收,還是說,魔教赤血尊這個身份你不在乎,魔教的這些兄弟姐妹你也不在乎,口中所言的夢和信仰你也不在乎,這些都抵不過那個斷三生,哪怕給她的是一條活路,你也要她行的不沾半點塵埃!”

    一個個高帽,還有魔教的大義壓下來,壓的赤血尊一時無言。

    翁然依舊是穩操勝券的模樣,“或許赤血尊不必這么著急做決定,可以去問問她本人,以本主對她的了解,她應該很愿意手刃仇人的,雖然,想刃本主是不可能的!

    “是啊,也許人家巴不得有這個機會,可以做掉下令追殺自己的人吶!你在這瞎表什么態!”

    赤血尊站在原地,心中糾結,背叛魔教,他做不到,這些兄弟姐妹,他不能放棄!

    但是柳之德是三生的父親!

    “赤血尊,去問問吧!

    一直沉默的邪無思開口說道,平和尊瞧了他一眼,有些意外,但就連教主都表態了,自己就更別唱反調了。

    赤血尊瞧向思無邪,然后扭頭就走,步子邁的又大又快。

    邪無思開口向翁然解釋道:“他是去問了!

    “赤血尊的脾氣雖然沖了點,但好在直接,有什么說什么!蔽倘徽f道。

    “就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甭臼雷鸱藗白眼,然后向翁然豎起了大拇指,“魔主的主意真的是,棒極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捕鱼经典街机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