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7章 只管趕路

作者:飛花逐葉 返回目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鳳毒天下:神醫十小姐、福晉有喜:爺,求不約、快穿之炮灰兇猛、魔帝纏身:神醫九小姐、神醫凰后、魅王寵妻:鬼醫紈绔妃、重生娘子在種田、天醫鳳九

戀上你看書網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錦衣血途最新章節!

    “趴低一點兒,別讓人看見了!”

    破廟的神龕后面,劉保全按住朱琇藻的腦袋,盡量縮小活動范圍來隱藏自己。

    而他一旁的劉三刀,此時額頭青筋暴起,不是對前面出現的官差,而是對朱琇藻父子發火兒。

    明明就是見不得光的趕路,便該能隱蔽則隱蔽,根本不該來這狗屁破廟。

    結果這二人非得說什么趕路辛苦,已經許久沒好生歇息過,便不顧反對進了這破廟。

    現在好了,遇到了一隊官兵在外面,這要是被發現了,他們四人全都得完蛋。

    為了搜捕安陽王父子,官府動用了極大的人力物力,這兩天劉保全一行已經遇到了幾波官差。

    之前那幾次,他們都躲得遠遠的,那像今天這般離得近。

    “大人,這兩天咱都跑斷了腿,要不先在這里歇歇吧!”有差役叫苦道。

    而這聲叫苦,立馬挑動了其他人的神經,于是叫苦聲此起彼伏。

    這可把廟里的幾人嚇得不輕,這幫人要是進來了,他們全都得完蛋。

    “歇?歇個屁!”帶隊的捕頭厲聲訓斥道。

    上面的壓力一級一級的來,他這個最底層的嘍啰頭,自然是承受壓力最大的。

    這幾天雖然跑斷了腿,可每次空手而歸回去,還是會被罵個狗血淋頭。

    被罵也就算了,若是這事長時間不結束,更加會影響他的收入。

    天天在外面這么飄著,城里該收的好處費哪有時間理會,這可都是銀子!

    “差事沒辦好,歇什么歇?還嫌老子被罵得不夠慘?”這捕頭越想越氣不過。

    “抓不到安陽王,你們就是把腿跑斷了,也別他媽想歇!”

    說道這里,捕頭一腳踢到了其中一個差役屁股上,然后對眾人道:“去下一個村子,趕緊上路!”

    然后,這隊官差就離開了,破廟內四人的危機便解除。

    朱琇藻三人連連喘著大氣,方才他們為了不被發現,連呼吸都被努力壓制住。

    而劉保全卻陷入了深思,他還在回想那捕頭的話。

    這兩天見到的大批官差,甚至于出動的錦衣衛,難道是為了抓安陽王的?

    而不是如劉保全所想,是為了防備白蓮教鬧事,畢竟這段時間白蓮教在憋大招。

    那么現在第二個問題就來了,安陽王為何會被通緝?

    一位堂堂王爺,無論他翻了多大罪過,都不會落到這步田地,除非……

    可能只有一個,那便是謀反。

    是的,對于這些藩王來說,無論他怎么作怎么亂來,只要不碰到“謀反”這個底線,朝廷都不會對他們下死手。

    安陽王謀反,這雍西還真就比自己想象中還要亂……劉保全心中嘆息道。

    “你們兩個混蛋,信不信老子劈了你們?”見官差們走遠后,劉三刀勃然大怒道。

    說完這話,劉三刀真的擼起了袖子,吹眉瞪眼就要上前揍人。

    這殺氣騰騰的樣子,讓朱琇藻父子連忙后退,眼下他們可不是在王府,沒人知道他王爺的身份。

    甚至于他都不敢亮出身份,他信不過眼前這兩個白蓮教徒,萬一這倆人要是把他賣了呢?

    朱琇藻往后退,朱鋮祁則攔在了老爹面前,看樣子是要與劉三刀過過手。

    “老劉,你這是做什么……趕緊住手!”劉保全連忙上前,將劉三刀攔了下來。

    “冷靜,要冷靜!”朱琇藻也連忙說到,同時把兒子給拉住。

    朱鋮祁這些天受了不少苦和窩囊氣,脾氣一下有些控制不住,當即怒罵道:“你這混賬,你可知道我們是誰?竟敢如此欺辱我!”

    “行了,住口!”朱琇藻大聲呵斥。

    這才讓朱鋮祁止住表露身份的想法,但他還是怒道:“我們和你們教主乃是摯友,你們放客氣點!”

    “夠了!”朱琇藻一聲怒吼,直接一個耳光扇了出去。

    這下,現場就安靜了。

    劉三刀停下了手里的動作,他是聽劉保全的勸的。

    當然,這倆人自稱和教主有交情,也是劉三刀克制的原因,畢竟教主在他心中是無比尊崇的。

    而站在后方的劉保全,此時也露出了沉思之色,白蓮教主摯友這道消息,可給他了太大震動。

    這廝若所言不虛,和白蓮教主真的有交情,那他這次被護送,是否就是去見白蓮教主?

    這個想法才冒出來,就被劉保全給否決了,白蓮教主這種難覓蹤跡之人,又那是隨便能見到的。

    但有一點可以肯定,他這次護送的這二人,身份比他想象中還要有分量,至少更接近白蓮教的核心層。

    他劉保全做臥底為的是什么?不就是為了接近白蓮教核心層,如今機會已經來了。

    “二位放心,我兄弟二人既然已經接了這差事,便一定會把你們安全送達!”劉保全鄭重道。

    但他心中所想卻和嘴里說的不同,此時他在天人交戰,自己該不該直接把這兩人給拿下。

    要做到這一點不難,只需要暴露行蹤,被官差們抓獲就可以。

    但最終,劉保全還是打消了這個想法,他還是希望自己沉得住氣一些,往后應該有更大的收獲。

    “多謝壯士!”朱琇藻抱拳感激道。

    隨后他便不再多言,而劉保全則道:“此地不宜久留,我看還是趕緊上路,明天就能到廣德了!”

    “好,現在就上路!”朱琇藻毫不遲疑。

    這種流亡一般的生活,朱琇藻早就受夠了,自然是早到廣德為好。

    朱琇藻父子二人出了破廟后,劉三刀才陰沉著臉道:“楊兄弟,你剛才就不該攔我,早看這倆王八蛋不順眼了!”

    “你沒聽見他說,他和教主都有交情,咱們還是多擔待一些!”劉保全笑道。

    “你可真行,現在都還能笑得出來,剛才被這倆王八蛋害得,差點兒就把命送了出去!”劉三刀神色越發不善。

    里面兩人正編排這,走出破廟的朱琇藻臉色也變得陰沉,他現在的處境很不妙。

    如今官府到處都在拿他,意味著他的地位直線下滑,他手里的籌碼越來越少。

    這次去見白蓮教主,為的是和他談合作,可沒有利用價值的他,憑什么和人家談?

    “唉,現在想這么多也沒用,走一步看一步吧……現在只管趕路!”朱琇藻嘆息道。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捕鱼经典街机安卓版 河北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附近的建材市场 上海11选五5开奖结果爱彩乐 内蒙古11选5分布走势图 江苏快3怎么玩 七乐彩开奖结果今天 广西快3快三遗漏值统计 快乐十分随机选号器 江西十一选五5开奖结果 天津时时彩官网开奖网址 广西十一选五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