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第一百一十章

作者:木瓜黃 返回目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余生有你,甜又暖、少帥你老婆又跑了、蜜愛100分:不良鮮妻有點甜、最強狂兵、侯府商女、妻在上、征服游戲:野性小妻難馴服、一號紅人

戀上你看書網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偽裝學渣最新章節!

    沉默過后, 倒是許晴晴抹了把眼淚,率先伸出手,豪情壯志地喊:“加油!”

    周圍的人一個接著一個把手覆上去。

    掌心貼手背。

    萬達:“不愧是我晴哥,就是硬!”

    劉存浩:“沖沖沖!”

    賀朝坐起身, 也伸手湊熱鬧:“加油!

    謝俞是最后一個, 沒說話, 把手搭在賀朝手背上。

    手指細長,骨節分明。

    賀朝沒忍住盯著看了一會兒,然后又抬頭去看謝俞。

    兩人對視幾眼, 恍然間都好像看到了高一剛入學的自己。賀朝當時煙不離手,聲名狼藉, 眉眼間盡是戾氣,惹過不少禍。

    而謝俞身為西樓老大, 更是沒人敢惹。

    哪里知道后來會發生那么多事。

    進立陽二中純屬偶然, 也沒報什么期望……可就是老唐嘴里說的“無限種可能”。像奇跡一樣,把他們聯結在一起。

    以后也還會有。

    還會有更多奇跡。

    不知道是誰先帶頭笑了起來, 然后謝俞別開眼,沒忍住,嘴角也跟著微微往上揚。

    劉存浩他們開始學著賀朝吹牛皮:“我, 前途無可限量!

    “我, 肯定是個要干大事的人。等會兒回去我也給你們一人發一張簽名,等我日后功成名就——”

    “簽大點, A4紙太小, 施展不開!

    “……”

    吹牛皮吹了半天, 聲音又再度弱下去。

    大家相繼往跑道上躺,橫七豎八躺了好幾排。張開雙臂,吹著風,闔上眼。

    本來是想閉上眼放松心情,結果沒多久睡著了好幾個,羅文強甚至都開始打呼。

    呼聲伴著微弱的蟬鳴。

    謝俞又半睜開眼,看了一眼夜空。

    腦子里沒什么其他念頭……只覺得很亮。

    -

    跟中年男人散步談心之后,三班氛圍緩和了不少。

    面對為期半個暑假的高強度學習,各個都把心態擺得很正,提前適應了‘高三考生’這個身份,并且趕在假期結束之前完成了第一輪復習。

    真正等到開學的那天,反而沒有什么‘新學期’的新鮮感。

    高一大批新生入學,校廣播熱烈歡迎了半天,這幫新生懵懵懂懂,剛入校對什么都很好奇。

    其他幾棟教學樓也恢復了往日的活力,吵鬧不斷。

    他們這棟教學樓不愧是高三專用,外邊再吵也不跟他們沒什么關系,只有偶爾成群結隊偷偷溜過來看三班兩位“傳奇人物”的女孩子。

    吳正尤其頭疼,好幾次拉開門趕人:“你們哪個年級的——”

    只是每次吳正的話還沒來得及吼完,那些人跟受驚的小動物似的,立馬往樓下跑。

    吳正只好關上門,隨口數落:“謝俞,賀朝,你們倆啊,少沾花惹草。這幾個高一的吧,才剛開學多久,都摸到這兒來了!

    謝俞還在做題,莫名其妙被扣上‘沾花惹草’這個帽子:“……”

    賀朝就更莫名其妙了:“?”

    吳正:“別啊了,剛才那道題解出來了沒,你上臺做一遍!

    賀朝想說‘關我跟老謝什么事’,又想到剛才窗口那幾個女生往他們這邊指,難得悟對了一回。拿著草稿紙起身,又低聲說:“沒沾花惹草,就你一個!

    謝俞笑著道:“快滾吧你!

    這題不難,賀朝解題解得也很快,就是這個思路太新奇,吳正看了一半才看出來他到底想怎么解:“這位同學,你能不能按照正常人的思路解一下這道題?”

    賀朝:“正常思路?正常思路沒什么意思!

    吳正:“那你這也太有意思了,一塊黑板夠你寫嗎?”

    全班哄堂大笑。

    吳正吃了這個教訓,心說以后找人上來解題還是別叫這位了。太野,掌控不住。

    “俞哥,我剛才那題沒太聽懂,”下課之后,萬達捧著練習冊過來,“到這步,然后畫函數圖像,這里我都懂,后面怎么就……”

    吳正最后給他們留的幾道課后作業有點難,萬達跟它。

    謝俞接過來看了一眼:“你懂什么,圖像畫錯了!

    萬達三兩下把問題糾正過來,合上練習冊,那顆八卦心又燃了起來:“你們知道咱學校下個月辦成人禮嗎?”

    A市所有學校成人禮都是同一個模式。

    辦得比較隆重,地方選得遠,加起來總共帶著他們外出兩天時間,中途還會在酒店里住上一晚。

    說是期待這個不知所謂的儀式,更多還是抱著出去玩的心思。

    謝俞:“成人禮?”

    萬達憧憬道:“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反正出去玩是真的……還住一晚呢,聽上去就很瀟灑!

    什么春、秋游,壓根玩不盡興,這次簡直就跟出去旅個游沒差別。

    萬達越說越沉浸在自己的幻想里,謝俞用手肘碰了碰賀朝的腰:“哥,你這年紀參加成人禮,不太合適吧!

    賀朝伸手想去勾他脖子,卻撲了空。

    “……你過來,幾個意思!

    “我說得還不夠明顯?”謝俞說,“老的意思!

    萬達暢想到一半,抬頭就看到兩個人又攪和在了一起。

    這兩位平時沒事總公然動手動腳,大庭廣眾的,一點也不注意影響。

    不過這次情況有點不太一樣,兩人身份對調,謝俞反而成了被追著打的那個。

    賀朝也沒真想動手,跟他鬧著玩,走了兩步沒繃住,站在門口笑著沖謝俞勾了勾手:“別跑了,回來!

    謝俞停下腳步,靠在窗戶邊上看他。

    賀朝說著“不弄你”,往走廊上走,靠近之后還是抓著人不放:“我老?”

    走廊上人來人往。

    兩人身高腿長,身上穿著校服,光看這兩人近乎重疊在一起的背影已經讓人浮想聯翩。

    萬達搖搖頭,習以為常,心想反正這兩人的形象早就崩得連渣都不剩了。

    成人禮具體行程安排就跟插著翅膀似的,不過幾個課間的時間,傳遍了全年級。

    暫定的有三個地點,歷史博物館,名人故居,剩下就是晚上的一場廟會。

    “你們都很積極啊!

    老唐不想他們分心,打算成人禮前幾天借班會課說說這個事,結果好不容易憋到成人禮前一周,發現都不需要他說,這幫人早都知道了:“要帶些什么自己都準備好……早上八點上大巴車,我們先去人民紀念館!

    不知道準備什么,基本都按照春秋游的方式走,除了簡單的換洗衣物,零食裝了一大袋。

    出發前,劉存浩良心不安地說:“我沒帶作業,我這樣是不是太過分了!

    “帶什么作業,作業留在寢室!绷_文強說,“它很懂事,一定會自己照顧自己的!

    天氣炎熱,大巴車里悶出一股甲醛味兒。

    謝俞剛把口罩摘下來,進去聞到味又反手把口罩戴上。

    賀朝把頭頂上的空調角度往邊上調了調,冷氣正好對著謝俞吹:“難受?”

    “有點悶!

    賀朝又說:“哥肩膀借你靠!

    謝俞:“有個屁用?”

    話雖然這么說,謝俞低頭給顧女士發完短信匯報情況,伴著輕微搖晃的車廂,還是靠著賀朝肩膀睡著了。

    賀朝抬手,手指輕輕抵在謝俞耳邊,勾著耳后那根黑色的繩,幫他把一側口罩摘下來。

    沒忍住盯著看了幾眼。

    然后賀朝回過神,也去掏手機,打算給他家老賀意思意思發個短信。

    以為老賀多半只會回句知道了,結果等了幾分鐘,等來另外三個字:長大了。

    車程約莫有兩個小時,剛開始這幫人還能鬧騰幾下,嚷嚷著唱歌。

    “唱什么,不唱,”賀朝示意他們別鬧,“我同桌睡覺呢!

    有人在后排喊了句:“——朝哥,你這也太寵俞哥了!

    這句話一出,其他人也開始瞎起哄。

    賀朝沒打算否認,邊上劉存浩跟萬達他們幾個人反應卻比他這個當事人還強烈。

    “好兄弟之間,當然要互相寵愛,”劉存浩說著,一把攬住萬達的肩,“是不是,達子,我平時寵你嗎!

    萬達咬咬牙:“寵!特別寵!”

    “……”

    他們動靜太大,謝俞本來睡眠就淺,半睜開眼,另外半邊口罩正好順勢滑下去:“寵什么?”

    “沒什么,你還是別問了”

    賀朝說:“這兩個人今天腦子好像出了點問題!

    高三年級組到人民紀念館的時候已經快中午,正式參觀前,二中校方在附近布置了一個簡單的儀式。

    老唐站在隊伍前面。

    瘋狗一改風格,穿得西裝革履,站在烈日下,看上去絲毫不覺得熱:“成人禮不是帶你們來玩的。各位同學,十八歲,你們成年了!

    ‘成年’兩個字一出,臺下安靜不少。

    想到二中這屆新高一青澀的面貌,就像他們當初入學一樣,又想到原來轉眼間已經到了這個階段。

    “成年的你們,要學會很重要的一點擔當責任,德行、堅韌不拔的品質,勤學苦練,腳踏實地。我也由衷地為你們感到高興和驕傲……”

    “無論日后你們走到哪里,走得有多遠,都不要忘記——赤子之心!是我們二中的校訓!”

    “我們二中的精神!”

    瘋狗說到一半,聲音突然頓了一秒。

    然后他背過身,抬手抹了一把什么,謝俞站在側邊,清楚地看到姜主任在擦眼淚。但是怕人發現,又抹了一把腦門裝作是在擦汗。

    明明是很官方的演講稿,天氣燥熱,曬得整個人都發燙。

    周圍沒人表現出一點不耐。

    最后姜主任難得地笑了笑,聲音降下來,跟平常的威嚴凌厲不同,顯出幾分溫柔:“恭喜,你們成年了!

    “大膽地、往更遠的地方去吧!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捕鱼经典街机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