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第九十一章

作者:木瓜黃 返回目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余生有你,甜又暖、少帥你老婆又跑了、蜜愛100分:不良鮮妻有點甜、最強狂兵、侯府商女、妻在上、征服游戲:野性小妻難馴服、一號紅人

戀上你看書網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偽裝學渣最新章節!

    驚蟄將至, 氣溫逐漸回暖。

    立陽二中校外那條美食街掛橫幅掛得比過年時候還喜慶,遠遠望過去,整條街滿目都是‘歡慶開學’字樣。

    浪了整整一個假期,許多人在寒假臨近尾聲的時候才開始補作業,暗無天日地補了好幾天還是沒補完。最后只能認命,打算開學的時候早點到學校再爭取爭取。

    謝俞剛從樓梯上去, 就聽到從“高二三班”傳出一陣痛不欲生的叫喊:“這也要交?!”

    “英語作文又是個啥?!”

    “哪位朋友寫數學練習冊了?我拿語文試卷跟他換……”

    謝俞經過后窗的時候,手指曲起, 指節抵在玻璃上, 不輕不重地敲了兩下。

    劉存浩身為班長帶頭抄作業, 手里高舉著幾份語文試卷,話還沒喊完,聽到敲窗的動靜,嚇得整個人差點跳起來:“臥槽!”

    外面風大, 謝俞戴著衣帽, 快進門才想起來抬手把帽子拉下去。

    都以為是瘋狗過來巡視,教室里安靜兩秒, 接著繼續炸鍋:“差點嚇死我……俞哥,你不是我認識的俞哥了!

    “皮這一下你開心?”

    “你就這樣你欺負弱小可憐又無助的同學?”

    “……”

    賀朝到得早, 在教室補覺, 隱約聽到聲響,半睜開眼。

    他提前一天返的校。

    所有提前返校的住宿生都低估了瘋狗對播音事業的熱枕, 他們敬愛的姜主任從早上六點不到就開始喊:“新的學期, 新的起點!”

    賀朝支起身, 看著小朋友走過來。

    他本來還對瘋狗說的話那番官腔話沒什么感覺,但是目光觸及到謝俞身上的那一瞬,才真正感受到:新的學期。

    新的一天。

    賀朝笑笑,打了聲招呼:“早啊!

    謝俞走到他桌邊,微微彎腰,伸手幫他把堪堪卡在胸口的外套拉鏈拉上去:“早!

    陽光從窗戶外邊照進來,教室里明朗了幾分。

    劉存浩還在尋找愿意跟他交換作業的朋友。

    賀朝從桌肚里翻出數學練習冊,這本作業他挑著做了一點,不過按照之前的穩步上升計劃,錯題率還是相當高:“耗子,我跟你換!

    劉存浩沉默地看了他幾秒,又沉默地把臉轉了回去,繼續問:“還有其他朋友嗎?”

    賀朝:“怎么,你還瞧不起人?”

    “不敢不敢,你可是四十九分,”劉存浩生怕打擊他的自信心,尬吹了一波之后還是忍不住想讓他面對現實,“但是朝哥,人不能太膨脹,你懂我意思嗎!

    “耗子,現在的我你愛搭不理,”賀朝說著把練習冊往桌上扔,“——以后我讓你高攀不起!

    劉存浩一臉‘我是誰我在哪兒,我們班這位大哥好像瘋了’:“……”

    謝俞剛把水筆從書包側邊口袋里掏出來,聽到這句差點反手砸出去。

    直到上課鈴響,教室里才逐漸安靜下來。

    開學第一天,各科老師都在灌輸“期末考得不理想沒關系,從這學期開始努力”的觀念,希望他們收收心,瘋玩了一個假期回來,盡快調整學習狀態。

    尤其他們班老唐,把語文課當班會課上,新課文沒講多少內容,光顧著給他們做開導工作。

    謝俞聽得有點困,手撐著下巴,余光瞥見賀朝擺弄了一節課手機:“打游戲?”

    賀朝不動聲色地退回到桌面,“啊”了一聲表示回應。

    謝俞沒在意,闔上眼睡了會兒。

    賀朝這才重新打開跟沈捷的聊天框,打字回復:你什么毛?

    他這幾天都在琢磨給小朋友過生日的事兒。想來想去還是不知道送什么,就找沈捷問問,結果等了幾分鐘,等來兩個字:拒聊。

    [沈捷]:我覺得我們之間,還是課下聯系得好。

    [沈捷]:你別想再害我一次!

    [賀朝]:……

    上回在老師辦公室里鬧了那么尷尬的一出,留下的心理陰影實在太深,沈捷牢記血和淚以及檢討書的教訓,上課偷偷打游戲再也不會手賤去找賀朝組隊。

    同樣,聊天也是能免則免。

    沈捷桌上立著課本,手藏在桌肚里,打字打到一半,抬眼確定老師還在背過身寫板書,才繼續在手機屏幕上敲打:朝哥,求你好好上課!不要找我聊天了!

    謝俞生日在三月中旬,算算沒剩下多少時間。

    賀朝最后只能趁課間十分鐘把沈捷約出來,兩個人在樓梯口聊了一會兒:“你有什么建議沒有!

    沈捷想說:如果是別人的話,我倒還能幫著參謀參謀,但是你們家謝俞就……

    謝俞這個人看起來特別讓人捉摸不透,即使現在跟他關系近了一點,也還是不知道喜好也成謎。

    “送什么呢,”沈捷絞盡腦汁,最后猶猶豫豫地說出三個字,“……送人頭?”

    賀朝不知道該不該夸一下這位兄弟豐富的想象力:“你他媽正常點!

    沈捷沒轍,想到頭禿也想不出第二個主意:“你家老謝,你應該比我更清楚啊,你好好想想,他對什么感興趣!

    賀朝坐在臺階上,沉思一會兒,最后說:“我吧!

    沈捷:“……?”

    賀朝又說:“我。他對我感興趣!

    這天徹底聊不下去了。

    沈捷低下頭用手抹了把臉,內心十分絕望:“反正蛋糕肯定得買,要不我們就從生日蛋糕上——”

    樓梯口跟走廊離得很近,沈捷那兩聲“蛋糕”喊得又響。萬達正好從老師辦公室門口回去,本來經過樓梯口沒發現有人,聽到聲音腳步頓住,往回退了兩步:“什么生日蛋糕?誰要過生日?”

    賀朝:“……”

    謝俞不太清楚開學以來賀朝跟萬達那幫人有事沒事聚在一起聊什么,只覺得這群人有點奇怪,又說不上來到底哪里奇怪。

    每次他一經過,萬達就立馬生硬地轉移話題:“我愛我的祖國……”

    等萬達半夜來敲他房門,問他想不想逛逛宿舍樓的時候,謝俞總算能為這種“奇怪”找到一個合適的理由:“你有病嗎?”

    萬達站在門口,有點憂郁地說:“我睡不著,最近壓力太大了,想找你聊聊!

    謝俞靠著門,低頭看了眼手機上顯示的時間。

    十一點半。

    早已經熄燈,宿舍樓里安靜得有些詭異。

    二中宿舍樓一共就六層,頂樓天臺常年鎖著門,不讓學生上去。萬達說是逛宿舍樓,還真帶他往樓上走。

    “其實我最近過得特別迷茫,”萬達邊走邊說,“人生找不到方向,每天夜里都在輾轉反側!

    謝俞:“……”

    換了平時謝俞會說關我屁事。

    但聯想到最近萬達的表現確實奇怪,短短幾分鐘,謝俞腦子里轉過好幾個念頭,等萬達推開頂樓那扇鐵門的時候,剛想說“你別想不開”,忽然被人從身后擁住,一只手遮住了他的眼睛。

    眼前一片漆黑。

    ——骨節分明的、帶著溫度的手,強硬地遮住了他所有視線。

    謝俞被帶著往前走了幾步,頂樓的風從衣服下擺里鉆進來。

    然后那只手緩緩松開,于是在這片黑里,謝俞從他微微張開的指縫里瞥見一點細碎閃爍的光。

    謝俞眼前陡然間亮了起來。

    天臺上這塊地方并不大,從頂樓往下看,是星星點點的燈火,還有從周邊道路上傳過來的車鳴聲,以及四處喧囂的風。

    不知道從哪兒弄來的折疊桌,生日蛋糕就擺在桌上,天臺被他們簡單布置了一下,邊上還立著幾袋東西。

    賀朝說話時略微往上揚的語調,在他耳邊繞了兩圈。

    “生日快樂!

    不止一聲。

    三班住宿生幾乎都在,熱熱鬧鬧地湊成一團:“生日快樂俞哥!”

    謝俞其實不太記得自己生日。

    如果不是每年都有顧女士提醒,又一個勁地問他有沒有什么想要的,“生日”這件事多半直接被他拋在腦后。

    前些天顧女士還提過一次,謝俞邊做試卷邊聽電話,等一道大題算完,已經不太記得顧女士在電話里都說了些什么。

    “剛才玩我呢?你們哪來的鑰匙?”

    謝俞掃了他們幾眼,又說:“萬達,你還人生道路,失去方向,迷茫?”

    賀朝輕咳一聲:“撬開的!

    萬達試圖轉移話題,把蠟燭點上,催他許愿:“俞哥,這妖風……臥槽,你趕緊吹,不然該滅了!

    幾個人圍成一個圈試圖把風擋。骸翱炜炜,要撐不住了!

    他們越催,謝俞腦海里越是一片空白,等蠟燭都滅了,也沒想出個什么愿望。

    其他人歡呼一陣,等著切蛋糕。

    賀朝去袋子里翻刀叉,翻了兩下發現下面全是啤酒:“萬事通,讓你買點吃的,你買那么多酒干什么?”

    萬達不承認就是自己想喝:“男人嘛,這種天臺聚會的氣氛……”

    天臺上啤酒罐被他們扔得東倒西歪。

    有風刮過,就順著風在地上骨碌碌地滾幾圈。

    趁著這幫人喝酒的空檔,賀朝隨口問:“剛才許了什么愿望?”

    謝俞說:“沒許!

    “?”

    見他不相信,謝俞又笑著重復了一遍:“沒許愿!

    什么愿望都沒許,但是感覺什么都可以實現。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捕鱼经典街机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