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第八十六章

作者:木瓜黃 返回目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余生有你,甜又暖、少帥你老婆又跑了、蜜愛100分:不良鮮妻有點甜、最強狂兵、侯府商女、妻在上、征服游戲:野性小妻難馴服、一號紅人

戀上你看書網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偽裝學渣最新章節!

    羅文強坐在窗邊, 咖啡都喝完了, 才看到兩個熟悉的人影從街對面走過來。

    謝俞走在前面, 脖子里圍了條深灰色圍巾, 只露出來半張臉。

    兩個人相當自然地牽著手,十指交握, 等走近了,謝俞才停下來,低頭示意賀朝松手。

    “牽夠了嗎!

    “……”

    沒有。沒夠。

    賀朝壓根沒注意到走到哪兒了,滿腦子都是身邊這個人, 聽到這句話才看到面前的“咖啡屋”字樣,輕咳了一聲,低聲說這條街也太他媽短了。

    咖啡屋里。

    有人刷了一陣手機,覺得沒勁, 邊抬頭邊想往外頭張望, 嘴里念叨著:“朝哥呢, 說接人還沒……”

    羅文強虎軀一震,深怕他看到什么不該看的,連忙摁著那位同學的腦袋,硬生生把人掰回來, 沒話找話說:“傅沛,你看今天天氣不錯, 咱倆來聊聊人生理想怎么樣!

    “羅文強, 你有病!”

    這次聚會總共來了十個人, 放寒假大都有自己的安排, 甚至很多人都不在本市。吃完飯計劃著去邊上那家KTV唱個歌,一行人懷揣著“歌神”夢定了個包廂。

    謝俞很少去這種嘈雜的地方,剛走到大廳就聽到周圍一陣鬼哭狼嚎,不知道哪間包廂的門沒有關嚴實,中年男人操著一把老煙嗓,唱得聲嘶力竭。

    這家歌城價格適中,生意還算不錯。

    前臺服務生在電腦上敲著訂單,沒忍住抬頭看了這群學生一眼,應該是高中的年紀,女生簡單扎著馬尾辮,身上穿著厚重的羽絨服,男生則聚成一團、相互吵鬧。

    賀朝從后面攬上謝俞的肩,看起來像把他攬在懷里似的,湊近了問:“老謝,等會兒來一首?”

    “來個屁!

    “唱歌啊!

    賀朝也沒多想,把最近流行熱門歌單在腦子里過了一遍,然后挑出來一首紅遍大街小巷是個人都應該聽過的歌出來:“‘我愛你’會唱嗎,這首歌最近挺火的!

    謝俞就著這個姿勢,頭微微往后仰,說話的時候嘴唇有意無意地從他耳根擦過去,又問了一遍:“什么歌?”

    賀朝正想重復,反應過來,心說這個人絕對是故意的。他低頭,正好把臉埋進謝俞頸窩里,低聲說:“……小朋友,你很皮!

    三班同學的唱歌功力,在上次秋游的大巴車上已經展示得差不多了,不過當時用的是喇叭,沖擊力比不了話筒。羅文強興沖沖地點了歌,還沒唱幾句,許晴晴捂著耳朵彪出一句臟話:“……我日!

    劉存浩正好過去點歌,聽到這句,順口安慰道:“晴哥,冷靜!

    萬達:“我們男人要堅強,這點痛算什么。晴哥,堅強!

    許晴晴反手扔過去一只抱枕。

    謝俞起身脫了外套,把外套隨手搭在邊上,羅文強邊唱邊往他們這看,就差沒在臉上寫‘朝哥快夸我’,他笑了笑坐回去,用手肘碰碰邊上那人:“不吹了?”

    “不吹,唱成這鳥樣,”賀朝說,“……吹不動!

    賀朝說完,俯身從桌上拿了罐啤酒,食指勾著拉環,單手拉開易拉罐,又說:“人和人之間還是應該真誠一點!

    羅文強閉著眼,唱得很是陶醉,隨著節奏開始搖擺,然后飆出來一句猛烈的“wo~~~!”

    劉存浩坐在邊上,一忍再忍,最后還是沒忍。骸靶值軅,體委剛才還點了那幾首歌?我去刪了!

    面前大屏幕上方滾動著詞條,上頭寫著下一首歌。

    “下一首滑板鞋,”謝俞聽得頭疼,很想轉過身在墻上的控制板按一下靜音,“他的!

    賀朝說:“死了都要愛也是,刪干凈點,一首都別給他留!

    劉存浩比了個沒問題的手勢,又貓著腰從許晴晴那兒偷偷摸摸走了過去。

    包廂里光線昏暗,效果燈忽明忽暗。

    有人在調試其他燈效,包廂里燈暗下去兩秒,然后又亮起來,緊接著整件包廂里亮起了滿天繁星,映在天花板和墻壁上,不斷旋轉。

    謝俞看了賀朝一眼,燈光正好照過來,打在賀朝臉上,然后又暗下去。

    賀朝仰頭灌下去幾口啤酒,察覺到身邊這人的目光,也側了側頭看他。

    謝俞有點口渴,包廂里除了酒也沒有別的可以喝,這幫人完全忘了上次喝醉酒的教訓,逮到機會又叫了一打啤酒,于是謝俞沖他勾勾手示意他遞過來。

    “……”

    這人的手就伸在他面前,纖細又凌厲的、指尖帶著點寒意,賀朝看了一會兒,沒把啤酒罐遞過去,鬼神使差地把手里還沒來得及扔的易拉環往他無名指上套。

    冰質的拉環一點點推上去,最后堪堪卡在謝俞凸起骨節處。

    然后賀朝才把啤酒罐往他手里塞。

    謝俞愣了一會兒才收回手:“這什么?”

    耳邊是噪雜紛亂的音響,賀朝說了什么他聽不太清,但還是根據口型猜出來是哪三個字:——蓋個戳。

    羅文強肺活量大,聲音通過話筒傳出來,比配樂還高上幾個度,直沖耳膜。等謝俞把里面剩下的半罐喝得差不多,才覺得包廂里有點熱。

    “我的歌呢,”羅文強一曲唱完,正安靜等待他的那首滑板鞋前奏響起,結果等半天只等到一首“我愛你”,一臉懵逼地問,“這誰點的歌,插隊?”

    賀朝起身從邊上接過另一個話筒:“我的我的,不好意思!

    這種小意外絲毫不能阻擋羅文強發揮,他吊完嗓子覺得整個人狀態非常好,可以持續不間斷地唱滿三小時。整個人都有點飄忽,飄忽到忘記思考,他拍拍胸口說:“這首我也會,朝哥,咱倆來情歌對唱!”

    賀朝剛想說‘誰他媽要跟你來’。

    羅文強拍著胸口,手里的話筒毫無防備地被人拿走,掌心一空。

    雖然說唱K是大家投票投出來的,但是誰也沒指望過能聽到謝俞唱歌,按照這位爺的個性,能坐在邊上接受他們的荼毒已經是極限。

    許晴晴正在拆零食,捏著拉開,看到謝俞搶話筒的時候,手上沒控制好力道,薯片差點灑一地。

    謝俞人已經越過劉存浩,走到屏幕跟前,聲音通過話筒傳出來:“你唱哪段?”

    調子都一樣,只是歌詞不同。

    賀朝說:“都行!

    賀朝話音剛落,周圍其他人此起彼伏地“哦——”了起來。

    整個包廂瞬間熱鬧起來。

    本來他們就瞎起哄圖個新鮮,直到謝俞唱出第一句。

    他音質冷,唱這種溫柔又熱烈的情歌,并不顯得突兀。

    開頭幾句唱完,輪到賀朝的時候,他拿著話筒,差點沒跟上配樂,節奏漏了兩拍。

    ……

    許晴晴拍了拍徐靜:“俞哥有點溫柔……是我的錯覺?”

    徐靜看著他們,收尾那段是合唱,兩個人的聲音重疊在一起。包間里太暗,只隱約看得見高瘦的身形。

    一曲唱完,不管他們怎么喊“再來一首”,兩位當事人都沒什么反應。

    “你們唱,”賀朝說,“下首歌誰的?”

    下一首是劉存浩點的歌,羅文強死活要跟他合唱,劉存浩連忙去搶話筒:“摁住他,羅文強,你只要不跟我一起唱,我們就還是好兄弟!

    羅文強被人一左一右地摁在邊上,心情悲苦地喊:“……你們這樣是不是太過分了!

    賀朝坐了一會兒,有點坐不住,他碰了碰謝俞的手,正想問他出去嗎,察覺到手機震動了幾下。

    包廂里太吵,根本聽不到來電鈴聲,等賀朝反應過來,鈴聲已經停下,手機屏幕上映著一個陌生號碼。

    未接來電。

    賀朝目光掃過那串數字,沒什么印象,正打算把手機往邊上扔,手機又震動兩下,緊接著一條短信彈了出來。

    -朝哥,我小磊。

    賀朝起身邊撥電話邊拉開包廂門走出去。

    往前走了一段,聽電話那頭幾聲“嘟”。他往后靠了靠,靠在墻上。低頭盯著地面上鋪的磚紅色地毯。

    電話很快通了。

    二磊說話還是帶點傻氣,他那邊挺吵,還夾雜著高鐵火車檢票的提示音:“朝哥。你還在A市嗎,好久不見了,我今天剛到,回來辦點事……有空嗎最近,聚聚?”

    賀朝手不自覺地去摸口袋,才想起來戒煙戒到現在,連糖也不經常帶了。

    賀朝雖然嘴里說著話,回了兩句,腦子一直不太清醒,話說出來都不知道自己到底說了些什么。好像問了二磊最近怎么樣、在干什么,二磊說這兩年自己跟著表哥做點小生意,這次來A市出差。

    二磊拖著行李箱往電梯上走,他抬頭看了看幾個出入口,發覺A市這個地方已經變得有點陌生:“我這次大概待半個月,駿哥……”

    他話還沒說話,被賀朝打斷。

    “對不起!

    賀朝又重復了一遍:“……對不起!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捕鱼经典街机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