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第七十一章

作者:木瓜黃 返回目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余生有你,甜又暖、少帥你老婆又跑了、蜜愛100分:不良鮮妻有點甜、最強狂兵、侯府商女、妻在上、征服游戲:野性小妻難馴服、一號紅人

戀上你看書網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偽裝學渣最新章節!

    謝俞手心還有點黏, 他看了一條,隨手將手機擱在邊上,又抽了兩張紙巾擦手。

    身上那件毛衣是洗完澡剛換的, 衣擺上也沾了點東西,看著挺曖昧, 某種味道跟洗衣液的味兒混雜在一起。

    謝俞擦著擦著, 又想到剛才賀朝難以自制的樣子,最后高/潮的時候,直接咬在他肩上, 牙齒鈍鈍地扎進去。

    謝俞的動作頓了頓。

    按照這個游戲的尿性,后面緊跟的多半是些官方活動,比如說“熱烈慶祝題王爭霸APP歸來,隨機發放三十套珍藏習題”, 又或者是“刷題有獎,讓我們一起在學習的海洋里翱翔”。

    等謝俞仔仔細細擦完了, 再拿起來看,一條主題名叫“題王爭霸線下見面會”的主題私信映入眼簾。

    “……”

    -老玩家福利!在學習的道路上,你是否感到孤獨,是否也曾迷茫, 是否也嘗試著苦苦尋找一起成長一起學習的好伙伴?

    -主辦方決定開展一次線下見面會活動!為回饋老用戶,凡是在暑假注冊成為題霸大家庭一份子的玩家,都可以參加本次線下見面會。讓我們面對面分享學習經驗, 用一顆愛學習的心, 去認識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

    謝俞面無表情地點開下一條未讀私信。

    是一封正式邀請函, 上面清楚標注了時間地點,以及見面會的行程安排。

    時間就在這周六上午十點整,地點世紀城。

    行程安排得挺豐富,除了集體寫作業互相請教、分享自己最喜歡的一套試卷或者教輔材料這些奇怪的環節,還有一起聚在小型影院里觀看影片《愛因斯坦的誕生》。

    邀請函的結尾端莊地寫著:期待您的到來。

    去個屁。

    謝俞粗略看了幾條,沒什么耐心再往下接著看。

    后面應該都是關于這個線下見面會的其他詳細內容,但直覺告訴他,那幫活躍在交流頻道里的神經病應該一個也不會缺席。

    果然,交流頻道里熱鬧得很。

    正常人對于網友面基這種事情,考慮的最多的應該是穿什么衣服,收拾收拾自己,以良好的形象出現在網友面前。

    但是這幫人不一樣。

    “報效祖國”:見面會那天大家都想好要帶哪套試卷了嗎?

    “為了更好的明天”:早就想好了,那必須是經典永不過時《五年模擬三年高考》。這套試卷,蘊含著一股不一般的力量,只要翻開它,就控制不住自己瘋狂刷題的手。

    “學習學習我的生命里只有”:那我就帶《天力38套》吧,到時候大家一起交流交流。

    “英語課代表”:我?我最喜歡《高中英語語法大全》。知識點全覆蓋,不一樣的語法學習體驗,名師指導,突破誤區。

    ……

    謝俞坐在床邊,抬手把毛衣脫下來,打算再去浴室沖一把。

    借著獨衛里那點微弱的燈光,水流沖在肩上,極其細微地疼了疼。謝俞這才后知后覺地反應過來,剛才還真讓那傻逼咬破了。

    緊接著,賀朝說的那句“未來”又開始在他耳邊晃。

    有你的未來。

    謝俞閉上眼睛,嘆了口氣。

    不知道是不是水溫較涼的原因,洗完反而清醒很多。沒了睡意,謝俞猶豫要不要再去題王爭霸游戲里刷幾道題。

    之前更新的時候看到題庫有套“名師真題”,應該是主辦方真的請了名師過來編題,最后編出來這么幾套獨家試卷。

    洗個澡的時間而已,題王爭霸交流區已經換了話題。

    “我愛學習”:X神跟不要碧蓮的對決是不是還沒結束?

    “力爭上游”:是的,而且主辦方也沒有公布題王最終人選。

    “學習學習我的生命里只有”:你們沒看公告嗎?主辦方給他們倆發了私信,說會繼續跟進。

    謝俞看到這里,找試卷的手指頓了頓。

    剛才讀到一半沒有再看下去的那堆私信里確實有關于題王的消息,謝俞往下翻了翻,看到一條“夏季賽說明”。

    -尊敬的用戶“jsdhwdmaX”,在夏季賽中,您的賽季積分和用戶“題王”持平,未決勝負。由于賽季已經結束,比賽制度無法沿用,希望您能夠和“題王”私下調節。

    謝俞看了兩遍,確定自己沒有看錯。

    私下調節。

    好友列表里,“題王”這個用戶名和頭像暗著,狀態欄:離線。

    謝俞本來以為這事差不多就這樣結束了,沒準神經病早就刪了游戲,結果第二天一早被廣播吵醒,再上線的時候,意外收到了對方發過來的消息。

    昨天晚上十一點多發的,第一句話只有兩個字。

    [題王]:算了。

    瘋狗還在廣播里繼續他的勵志演講,雖然近期內沒有什么考試安排,但這并不妨礙他展望之后的期末考:“不要以為時間還有很長,明日復明日,無數個明天會把你們埋葬。同學們,就在今天,就是今天,趕快行動!”

    謝俞一只手撐著坐起來,心說,看來他跟這位不要碧蓮想到一塊兒去了。

    有什么好調節的,爭個什么勁。

    然后謝俞往下看,看到另外兩句。

    [題王]:你認個輸。

    [題王]:我放你一馬。

    短短三句話,囂張得不行。

    謝俞簡直氣笑了。他本來就有點起床氣,尤其還是這種睡得好好的被人吵醒的情況,誰來揍誰、一點就炸。

    以前周大雷早上過來找他,要是知道他還沒起床,都不敢進屋,隔著門喊,喊完直接扭頭跑。

    于是題王爭霸所有在線用戶看到沉默寡言的X神居然破天荒在交流區發了言。

    “jsdhwdmaX”對“題王”說:傻逼。

    “jsdhwdmaX”對“題王”說:周六世紀城,不來是狗。

    賀朝敲門的時候,謝俞正煩躁地打完最后一個標點符號。

    門外還在哀嚎。

    瘋狗今天的勵志演講超時了五分鐘,講著講著講到自己曾經的青蔥歲月,話題收都收不。骸拔乙郧案咧械臅r候,每天五點鐘就起來背單詞,哪怕天再冷,被窩都留不住我……”

    斜對面寢室的幾個已經忍不住開始哐哐撞大墻:“別說了——就讓無數個明天把我埋葬吧!

    還有其他同學發自靈魂的吶喊:“我到底為什么想不開,居然選擇住校!

    謝俞開門的時候臉色不是很好。

    賀朝靠在門口,一點也不意外,相當自然地抬手給他順順毛:“小朋友每天早上都那么躁啊!

    謝俞:“遇到個傻逼,想揍!

    賀朝沒聽明白:“什么傻逼?”

    “沒什么,網上的,”謝俞轉過身,準備去洗漱,又說,“進來把門關了!

    謝俞不是喜歡網聊的人。

    賀朝看過他的企鵝賬號,跟個小號似的,萬達當初想加個好友加了好幾次都沒加上,最后還是鼓起勇氣去當面問他,才知道謝俞平時連好友請求都不看。

    萬達很崩潰:“俞哥,我加了八次,你一次都沒看見?”

    謝俞:“真沒注意!

    這人也就微信上好友還多點。

    賀朝這么想著,覺得男朋友應該是一大早看到了什么奇葩新聞或者評論:“什么人都能上網,難免有些傻子!

    謝俞洗完臉,把毛巾掛了回去。

    賀朝習慣性往謝俞床上躺,半躺著看他在衣柜里找衣服。

    昨天那條校褲還沒洗,另外一套洗了沒干。謝俞找了一會兒,只能穿私服,又拿了件毛衣。

    等謝俞換衣服的時候,賀朝覺得自己真的很會給自己找事。

    ……沒事大早上串什么門。

    要命。

    謝俞套上長褲,私服不比寬松到沒型的校服,穿上之后襯得兩條腿筆直修長,褲子拉鏈還沒拉上,手指搭在拉鏈上,就這樣掛在腰間。

    謝俞一點點把拉鏈拉上去,隨口問:“你還睡?”

    “本來有這個打算,”賀朝說,“……現在睡不著了!

    賀朝跟謝俞兩個人去食堂吃完飯,上樓往班級走的時候,羅文強正在值日。

    謝俞走到后門門口,不太想再往前走:“他發什么瘋?”

    羅文強手里拿著抹布,邊擦窗邊扭屁股,回憶昨天學的舞蹈動作,嘴里還哼著節拍:“啦啦,啦啦啦,啦!

    賀朝:“……”

    “你們來啦,”羅文強倒是先看到他們了,屁股也不扭了,停下來說,“早啊!

    走廊上的人來來往往。

    謝俞很想單方面跟羅文強斷絕一下同學關系。

    倒是賀朝調整得很快,笑笑說:“體委,跳得不錯啊。身姿曼妙,我要是女生我都要被你迷……”

    謝俞:“戲收一收,過了!

    第一節英語課。

    默寫完謝俞在桌上趴了一會兒,發現睡不著,又伸手把手機從桌肚里摸出來。

    現在清醒了,覺得早上腦子一熱在題王爭霸里喊的那兩句話有點過。

    沒什么必要置氣,那個“題王”估計是個眼鏡鏡片比啤酒瓶還厚的死學霸,難道約出來面對面做試卷。

    謝俞點進去,發現交流區炸了好幾輪,到現在都還沒炸完。

    “學習學習我的生命里只有”:臥槽,這是要面對面肛?!

    “年級前十”:X神牛批!

    “清華北大不是夢”:硬爆了!

    “985211”:X神,記住你這句話!我截屏了,誰不來誰是狗!

    謝俞:“……”操。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捕鱼经典街机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