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第六十九章

作者:木瓜黃 返回目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余生有你,甜又暖、少帥你老婆又跑了、蜜愛100分:不良鮮妻有點甜、最強狂兵、侯府商女、妻在上、征服游戲:野性小妻難馴服、一號紅人

戀上你看書網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偽裝學渣最新章節!

    賀朝還在看題目, 順著老吳用紅色粉筆著重標記出來的條件看過去,結合數據, 腦子里浮現出來幾種不同的解題思路。

    這節課講的知識點其實很普通,但是小概念的東西放到函數題里一起考察,難度立馬就變了。

    賀朝忍不住想撕張紙打草稿。

    謝俞看了幾眼, 隱約覺得賀朝看黑板的樣子,比他剛才低頭打游戲還要專注。

    賀朝玩游戲其實沒什么熱情, 懶懶散散地點幾下,不太走心。

    比起愛玩, 更像是閑著沒事才碰碰。

    技術倒還不錯,騷操作多, 萬達他們晚自習經常過來喊“朝哥帶帶我,你在哪個區”。

    賀朝每次都說:“不帶,我要跟我同桌浪漫雙排!

    萬達堅持不懈想求個好友位:“跟俞哥?那是死亡單排吧, 你難道不想感受一下有隊友的滋味嗎!

    想到這里, 謝俞伸手過去,在賀朝手機屏幕上輕點了一下。

    游戲界面上的“賀帥”躲開攻擊, 揮著劍一個閃回,拖著殘血閃到邊上。

    謝俞收回手, 又問他:“發什么呆?”

    “先看這些先決條件, 結合問題, ”老吳標好重點, 順便畫了圖, 拿著尺在黑板上敲了敲, “給你們幾分鐘時間思考一下……”

    老吳說完,想點個人上黑板做題,看來看去也只有薛習生在試著努力分析題目,又說:“學委,你上來做做看!

    薛習生抬手扶扶鏡框,起身往黑板走,在題目左上角端端正正寫下一個“解”。

    賀朝連忙給游戲角色喂了點回血的藥,喂完不知道該說什么。

    總不能說:老謝,這道拓展題還挺簡單的,我一分鐘能想出來三種不同解法,你要不要聽聽?

    好在謝俞也沒繼續往下問。

    謝俞在手機備忘錄上寫了幾個步驟,理完思路又刪掉,點開計算器開始算題。

    他們倆對感情的事都不太懂,但周圍早戀的人不少。

    光是從萬達嘴里傳出來的小情侶就能繞學校兩圈,什么哪個班又湊了一對,某某班那誰和某某某卻分手了,分手原因各式各樣,感覺都跟談著玩兒似的。

    其中鬧得最大的一段還是去年,連謝俞這種不聽八卦的人都知道。

    一個成績優異的姑娘,語文課代表,每年家長會都上臺發表學習心得的那種,看著特乖巧。后來跟他們班整天混日子的轉校生談起了戀愛。

    談著談著轉校生想分手,那姑娘死活不愿意。

    分手的時候在走廊里鬧得轟轟烈烈,轉校生痛苦地說:“我們不合適,算了吧,你學習上遇到困難的時候我只能看著你煩惱,卻什么也幫不了你!

    “我有問題可以找老師——”

    “不,你不懂。這不是找老師就可以解決的,這是我們倆之間無法逾越的鴻溝!

    “……”

    這件事至今還在二中學校貼吧里廣為流傳,飄紅加精。

    謝俞算出答案,又把備忘錄清空,心說,也急不得,慢慢來吧。

    殊不知賀朝心里想的也是:不行,差距太大怕小朋友自卑。

    薛習生用的是最繁瑣的一種解法,寫了大半塊黑板,而且最后步驟還出了差錯,取值的時候忘記考慮區間范圍。

    臨近下課,老吳簡單把這道拓展題講了一遍。

    賀朝繼續打游戲,趁游戲加載的時候又沒忍住抬頭看了眼黑板,打完兩局發現能做的任務都做完了,正打算下線,看到沈捷發過來一個組隊邀請,下意識點了接受。

    吳正叮囑課代表等會兒去他辦公室拿回家作業,叮囑完收拾東西去隔壁班了。

    謝俞剛收起手機,就聽到賀朝在邊上“操”了一聲。

    謝俞以為他這是游戲打輸了,湊近看了眼,看到手機屏幕上兩個人里面有一個穿裙子的長發女角色。

    賀朝耳朵里塞著耳機,看樣子應該還開了隊內語音。謝俞伸手拽下來一邊,塞在耳朵里,聽到一個妹子軟綿綿的聲音:“我不太會玩,等會兒你能不能保護我呀!

    謝俞手指繞著耳機線,聽到這,拖長了聲音說:“日子過得挺滋潤啊哥,帶妹呢!

    賀朝有苦說不出。

    剛才沈捷邀他入隊,讓他幫忙帶個人,說什么事關他的終身幸福,但他現在肚子疼得馬上去趟廁所解決一下自己的生理需求。

    說完沒等賀朝拒絕,沈捷直接把妹子拉進隊,人就跑了。

    “不是,”謝俞說話酸得很明顯,雖然看男朋友吃醋的感覺挺爽,但賀朝還是立馬閉了麥解釋說,“我不認識,這是沈捷帶的妹。我真不認識!

    謝俞說:“你不認識他找你帶什么!

    “他去上廁所了,找個人替一會兒!

    謝俞又說:“不找別人找你,敢情你還挺有經驗?”

    賀朝被堵得沒話說了。

    謝俞也沒真抓著這點事不放。

    他就是看到賀朝解釋得那么認真,順著往下說了幾句,說完都沒讓他退隊,反而還主動按了開始游戲:“趕緊帶,快上課了!

    那妹子還在說話,具體說了什么賀朝都沒聽進去。

    滿腦子都是:我操,男朋友平時不近人情,偶爾使點小性子也太他媽可愛了。

    那妹子游戲艾迪是串顏文字,明顯對賀朝挺感興趣,雖然賀朝從頭到尾都沒說幾句話。

    顏文字:“小哥哥,你也是二中的嗎?”

    顏文字:“你有女朋友嗎!

    賀朝跟著謝俞那么久,多少學到點真傳,不過還是做不到謝俞那么猛,上來就四個字關你屁事,于是說:“我有男朋友!

    “……”

    好不容易結束,賀朝立馬退了游戲,生怕顏文字再拉著他來一局。

    謝俞趴在桌上看他:“你不怕她告訴沈捷?”

    賀朝收了耳機線,看看課表,還剩下最后一節課:“不用她告訴,沈捷知道!

    教室里很吵。

    劉存浩跟萬達兩個人在打鬧,經過他們這的時候,劉存浩腰撞在謝俞桌角上,桌子輕微晃動,震動聲傳進謝俞耳朵里。

    謝俞眨了眨眼睛:“他知道?”

    “就秋游玩游戲的時候,”賀朝邊翻手機短信邊說,“我找找,你自己看?”

    謝俞接過來看了一眼,看到沈捷焦灼地問了好幾條,也看到賀朝回的那行字。

    很堅定,甚至字里行間還特驕傲。

    -謝俞,我男朋友。

    謝俞沒想過賀朝會那么直接。

    他們這段關系并不方便像其他人那樣到處說我有對象,或者像其他早戀的那樣,只要避開老師,就可以肆無忌憚在學校里牽著走。

    謝俞想了一會兒,又覺得,這事換了他也是一樣。

    ——賀朝,這臭傻逼,我對象。

    沈捷上完廁所,回班的時候順便拐進三班過來看看,他從后門溜進來,拍拍賀朝的肩:“怎么樣,帶完了嗎!

    “帶個屁帶,”賀朝直接一腳踹過去,“老子是有對象的人,你推我進火坑!

    沈捷邊躲邊說:“這不就是看你有對象才找你嗎……換了別人我還真不放心!

    賀朝反手扔過去一個礦泉水瓶。

    “行,那我下次不找你!

    沈捷把水瓶撿起來,又放回去:“我找你家老謝,你家老謝我也放心!

    賀朝:“……我看你是想找死!

    沈捷不知道是不是這幾天該消化的都已經消化完了,面對他們倆一點異常反應都沒有。

    相當自然。

    “找我干什么,”謝俞說,“感受雙人單排?”

    沈捷:“……”差點忘了這位孤狼型玩家。

    又鬧了一會兒,等上課鈴響,沈捷才滾回八班。

    沈捷走之前,腳步頓了頓,才留意到這兩人手腕上戴的紅繩。他看了兩眼,沒頭沒腦地來了句:“挺好的,也沒什么,而且我居然一點也不意外!

    畢竟以他朝哥這種注孤生的情商,已經算是奇跡再現了。

    賀朝笑笑說:“滾吧趕緊!

    等最后一節課上完,排練節目的人晚上留半小時,繼續練舞。

    教室里人都走得差不多了,剩下幾名值日生。

    徐靜用教室電腦放的歌,中間有一段需要兩個人配合,分了小組,兩個兩個一組,動作挺曖昧,有一段摟腰。

    徐靜和許晴晴兩個人示范了一遍。

    賀朝站在后面,手搭在謝俞腰上,把人攬在懷里,抱著又不想撒手了:“等會兒晚自習還上嗎?”

    謝俞還在想剛才那個動作,下意識反問:“你不上?”

    “上什么課,”賀朝說,“想回寢室上點別的!

    “……”

    謝俞發現賀朝這個人最近開黃腔的本事越來越強了。

    羅文強體型大,被另外一個體型跟他差不多的男孩子摟腰,看起來特別奇怪。徐靜本來還想指導一下他們倆,最后差點笑岔氣。

    羅文強僵硬地嘆了口氣:“靜靜,你之前沒說還有這么一段啊!

    徐靜:“你放松一點,你看看人朝哥和俞哥,多自然……”

    萬達擺擺手,早已經看透:“他們不一樣!

    最后結束的時候,幾個人拉了個討論組,就叫宇宙無敵帥男團,用來發一些指導視頻還有排練時間通知。

    直到晚自習下課,這個討論組就沒有消停過,一個個跟出道預備選手一樣,通知一直在震。

    都抱著上臺耍帥的心思,等著一跳成名。

    [羅文強]:去年隔壁班有個人,彈完吉他下來,好多妹子加他好友。

    [羅文強]:我也不需要那么多,一個就夠了。

    ……

    謝俞洗完澡擦著頭發出來的時候,消息已經刷到99+,他隨手劃兩下,指尖還沾著濕氣,卻在通知欄最低端看到一個熟悉的綠色圖標推送。

    題王爭霸。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捕鱼经典街机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