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第六十六章

作者:木瓜黃 返回目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余生有你,甜又暖、少帥你老婆又跑了、蜜愛100分:不良鮮妻有點甜、最強狂兵、侯府商女、妻在上、征服游戲:野性小妻難馴服、一號紅人

戀上你看書網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偽裝學渣最新章節!

    郵件標題:沖刺高考, 擺脫低分。

    賀朝放下筆;看了一眼發件人,不認識,新號碼低等級, 不是好友。

    他第一反應是垃圾廣告。

    剛開學那會兒, 留家長電話賀朝留的是自己的號碼。

    那些培訓班也不知道從哪里弄來的學.生資料,隔三岔五能收到好幾條騷擾短信, 各種大大小小的考試考完過后, 這些廣告更是瘋狂轟炸:賀朝同學的家長你好,我們是XXX高考沖刺班,您孩子在學校里的成績我們已經有所了解, 真誠向你推薦我們的八十天提高班, 名師一對一指導……

    二中學校門口也經常有各種教育培訓機構之類的過來發小傳單, 隔三差五還拉著人做調查問卷。

    之前他跟謝俞出去吃飯的時候就遇到過一回。

    幾個人拿著表, 站在路口張望, 看到人從拐角飯館出來就迎上去:“同學你好,能不能……”

    謝俞張口就賜給人家兩個字:“不能!

    “……”

    那幾個人愣了一會兒, 估計從來沒遇到過這樣的。

    等他們回過神還是不肯放棄, 嘗試著說:“是這樣的, 我們是……”

    “我不想知道,”謝俞說,“你們能讓讓嗎, 擋道了!

    賀朝想到這件事又想笑, 心說, 他家小朋友這種應該是推銷員最頭疼的類型。

    連話都不給別人說全的機會。

    特別冷酷。

    抱著看垃圾廣告的心情點進去, 賀朝發現這跟他想象中的八十天提高班不太一樣。

    ——還真是一封學習資料郵件。

    不帶一句廣告詞的那種。

    按科目劃分出來幾個板塊,都是重要考點,整篇文檔內容相當簡練,思路清晰,全篇看下來沒有一句廢話。

    賀朝粗略掃了兩眼,沒看到什么難題,看起來倒像是給差生補基礎的。

    總結來說這是一份相當完美的基礎知識講解。

    謝俞連夜給賀朝簡單梳理完各科要點,正準備睡覺,頭剛碰上枕頭,班群里又鬧騰起來。

    手機在床頭響了好幾下。

    [賀朝]:@V=s*h ,學委,你干什么呢?

    [V=s*h ]:我在背英語單詞。

    [羅文強]:學委,這個點了,還在奮戰?

    [V=s*h]:現在還早啊,你們這么早睡覺的嗎,我睡不著,而且越看越精神。

    [羅文強]:好的,不用往下說了。牛批還是你牛批。

    [賀朝]:不是,我的意思是你大半夜給我發郵件干什么。

    薛習生壓根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

    [V=s*h]:什么郵件?

    [賀朝]:學習資料啊。

    [V=s*h]:?

    [賀朝]:你發個問號什么意思,不是你?

    一份神秘的學習資料讓高二三班班級群跟打了雞血一樣,這幫人大半夜不睡覺腦洞大開,對著賀朝截過來的截圖,浮想聯翩。

    [劉存浩]:會不會是老吳啊。

    [許晴晴]:不可能,老吳不需要特意開小號啊,他直接發不就完了嗎。

    [劉存浩]:不然直接問問?@吳正老師

    排除了學委和數學老師,也想不到班里還有誰會干這事了。

    [萬達]:那么,會不會是這種情況……

    最后他們腦補出來一個暗戀賀朝多年,求而不得,喜歡他喜歡到死去活來,并且默默關注著他的癡情女生。

    [許晴晴]:肯定是這樣,而且從這份資料里,還可以看出來這個女孩子學習成績不錯,邏輯很強,比如這道例題講解,有條有理。

    [萬達]:對對對,平時積壓在心里的愛意,在這個令人思緒發酵的夜晚,終于噴涌而出!

    [賀朝]:啊,這樣嗎。

    “……”謝俞躺在床上,一只手摁著額頭,也不知道是在罵賀朝還是罵自己,張嘴憋出來三個字,“傻逼啊!

    被許晴晴他們幾個聯合起來分析了一通,這段曲折又離奇的暗戀故事說得還真挺像那么回事兒。

    謝俞資料還沒整理完,今天發出去的只是基礎部分,雖然對三班這群人過剩的想象力有點無語,但該整理的還是得繼續整理。

    基礎版里的那些例題和知識點根本不夠用,離高考要考的水平還差很多。

    次日,謝俞起來之后又整理了一份。

    根據上一份文檔,還是那些板塊,不過整理了一些非常典型的陷阱題,分別羅列出了一個知識點的各種不同考法。

    “怎么整天呆在房里,”臨近中午,顧女士上來敲門,“下來吃飯了!

    顧女士喊完,謝俞邊敲鍵盤邊說:“知道了!

    顧雪嵐嘆口氣:“知道了知道了,我看你一點也拎不清!

    顧女士隔著門念叨一陣,謝俞保存完文檔,點開郵箱,用昨天那個企鵝小號給賀朝發了過去。

    [發送成功]。

    吃飯的時候,顧雪嵐還不放過剛才那個話題:“你關房里干什么呢!

    謝俞往顧雪嵐碗里夾了一筷排骨,隨口說:“學習啊!

    “你少來這套!

    謝俞夾完排骨,又給自己夾了筷青菜,沒再說話。

    這孩子每回都這樣,雖然不怎么學習,但是特別喜歡用學習找借口。

    說什么周末不回來,要留在學校里專心復習,結果月考復習了個全年級倒數第二,也不知道他到底都復習了些什么。

    顧雪嵐想著想著,心說算了。這話題要是再聊下去,飯都沒法好好吃。

    等謝俞吃完飯再上樓,準備退出企鵝小號,無意間看到郵箱上有個小紅點標志。

    謝俞點進去,是封新郵件。

    郵件主題六個字:別愛我,沒結果。

    發件人,賀朝。

    “……”

    郵件里的內容就更別提,都是些什么“我已經有對象了”。

    -我跟我對象兩個人感情特別好。

    -這位同學,雖然我不知道你是誰,但是希望你明白,我跟你之間是不可能的。

    -你懂我意思嗎。

    看來昨天許晴晴他們說的話,這人還真的一字不差地聽進去了。

    謝俞坐在電腦面前,對著那封拒絕信半天,不知道該做什么反應。

    “操,”謝俞動動手指,關了頁面,又自言自語似地說,“……老子就是你對象!

    賀朝平時煩得謝俞恨不得把他拉進黑名單,不過這周末倒是消停了一陣。

    謝俞吃完飯又陪著顧女士去附近公園里散了會兒步,也沒什么話聊,就隨口提了點班級里的事情,顧女士聽得還挺高興。

    再接到賀朝電話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一點多。

    “忍了半天才給你打的,”賀朝那邊聲音有點雜,聽聲音應該在外邊,“怕你沒起床!

    謝俞剛進房間,靠著門板說:“你以為我是什么物種,需要睡到現在!

    “豬?”

    “你他媽才豬!

    “行吧,”賀朝說,“我是豬!

    兩人聊了會兒,謝俞隱約聽到賀朝那邊有個人說了一句:“……六十八元整,現金還是支付寶?”

    賀朝正拿著手機講電話,沒法掃碼,邊摸口袋邊說:“現金,順便拿個袋吧。謝謝了!

    謝俞等他付完錢才問:“你在外面?”

    “嗯,”賀朝站在書店里,柜臺上是兩本《高中教材全解》,他逛了大半天精心為男朋友挑的課后輔導書,含糊不清道,“……出來買點東西!

    謝俞以為賀朝多半是在便利店之類的地方買東西吃,二中周末留校生比較少,食堂也只給他們開放一個小窗口,沒幾個菜,味道肯定跟家里的也沒法比。

    留校的不是選擇出去吃,就是買點泡面零食之類的東西應付應付。

    店員找了零錢,三兩下把書裝好了遞給他。

    賀朝拎著塑料袋推門出去,低頭看到自己手腕上那圈紅繩,又問謝俞:“你手鏈還戴著嗎!

    謝俞也低頭看了一眼,紅繩還掛在手腕上,刻著Z字母的紅豆正好搭在凸起的骨節上:“戴著,干什么!

    “不干什么,就問問!

    雖然兩個人現在不在一起,但是很奇怪,順著紅線,突然之間跟對方靠的很近。

    甚至感覺跟對方呼吸著同樣的空氣。

    兩天周末很快過去,轉眼又是周一。

    等上了返校的公交車,謝俞看看時間,剛好是精忠報國起床鈴響的點,想到這個,就想到姜主任每天早上從不間斷的勵志廣播,還有每天早上,宿舍樓里遍地哀嚎的聲音。

    謝俞想了想,給賀朝撥過去一通電話。

    “醒了嗎!

    “能睡得著嗎,”賀朝剛被廣播鬧醒,聲音低啞,坐起來問:“你上車了?幾點到啊!

    謝俞出門的時候顧女士硬往他手里塞了罐牛奶,千叮嚀萬囑咐讓他在車上喝了,補補營養。牛奶是熱的,他邊咬著吸管邊說:“……半小時吧!

    謝俞聲音挺含糊,尾音沒什么力度,顯得有點軟。

    賀朝問:“你吃什么呢?”

    謝俞:“喝奶!

    “……”

    感覺這兩個字聽上去特奇怪,謝俞又補了句:“牛奶!

    結果賀朝在對面“我操”了一聲。

    謝俞:“你有?”

    賀朝:“晨/勃算病嗎!

    男生本來就容易在早上出現某些生理反應,賀朝還腦補了一下小朋友乖乖喝牛奶的樣子,自己給自己找罪受。

    謝俞到教室的時候,賀朝還沒來。

    萬達他們早就到了,聚在一起抄作業,不會的題目不敢空著,抄幾個步驟也得抄上去,見謝俞進來抬頭跟他打招呼:“俞哥,這么早……朝哥呢?”

    謝俞邊說邊往后排走:“他,洗澡!

    萬達:“這個點洗澡?”

    謝俞還想再說點什么,但當他走到桌前,看到擺在他書桌中央的兩本《高中教材全解》,沒聲了:“……”

    這他媽什么玩意兒?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捕鱼经典街机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