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第六十四章

作者:木瓜黃 返回目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余生有你,甜又暖、少帥你老婆又跑了、蜜愛100分:不良鮮妻有點甜、最強狂兵、侯府商女、妻在上、征服游戲:野性小妻難馴服、一號紅人

戀上你看書網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偽裝學渣最新章節!

    等賀朝唱完,最后一個字字音落下去, 隔了好幾分鐘都沒人說話。

    意料之外。誰也沒想到。

    許晴晴本來還在看手機視頻, 結果四分鐘就這樣飄了過去, 視頻里講了些什么內容都沒仔細看。

    “不可能吧, ”許晴晴邊說邊往后看,“朝哥這是……”

    話說到一半,戛然而止。

    因為她正好看到賀朝側著頭, 跟謝俞對視的樣子。

    他們班誰也不敢惹的俞哥身側窗簾沒拉嚴實,漏出來一絲縫隙,陽光順著那道縫鉆進來,照在他頭發上。

    襯得整個人渾身上下都暖了起來。

    ——謝俞這個人, 第一次見他總覺得沒有溫度。

    劉存浩第一個反應過來:“情歌王子啊朝哥!

    萬達一袋薯片捧在手里,張張嘴說:“要不, 再……再來一首?”

    賀朝關掉開關,把喇叭往前遞:“不唱了,給你們留條活路!

    其他人也跟著瞎起哄了一陣, 但賀朝真沒有再接著唱的意思。他把喇叭傳回去之后, 低頭把手機播放器關了,再抬頭,發現謝俞還盯著他看:“聽傻了?是不是好聽到……”

    別人夸完他還不算, 自己還打算再花式吹一波。

    謝俞在他靠近的時候, 把這人沒來得及吹全的話截下來, 笑了笑說:“是啊!

    實力派歌手不愿意再唱, 三班同學只好繼續聽老唐唱歌。老唐唱的都是懷舊金曲, 非常有年代感,讓人一下子感覺自己老了二十幾歲的那種。

    堅持聽了兩首,他們實在是承受不住,又不好意思打擊老唐的自信心。

    于是表面風平浪靜,班級群里暗流涌動。

    [劉存浩]:誰出來阻止一下?

    [許晴晴]:我找不到合適的理由,有請下一位。

    [羅文強]:超綱,下一位。

    謝俞看著他們討論了半天,最后還真讓他們找到一個切入點奇怪的理由。

    劉存浩舉手說:“老師,我看我們還是安靜一點,不要打擾到司機師傅開車!

    司機師傅:“……”

    謝俞本來在單手打字,摁著難受,干脆退出去,又從口袋里摸出來一副耳機:“看電影嗎,情歌王子!

    這個新鮮出爐的稱號,聽著總覺得有點羞恥。

    賀朝接過一只耳機,說:“別了吧,說得我好像整天唱情歌撩人一樣,也就給你唱過……什么電影?”

    隨便下的。

    這部電影也不知道在手機里存了有多久,謝俞看這種東西向來沒什么耐心,偶爾拿來打發打發時間,也不帶感情看,經?爝M。

    黑水街街區里有個小影院,以前大雷他們一旦有點閑錢,就總喜歡往里面跑。

    謝俞去過一次,一小時二十分鐘,面無表情地進去,面無表情地出來。

    大雷跟大美走在他身后,哭成兩個淚人,深陷其中無法自拔,走一路哭了一路:“太難受了,是絕癥分開了他們……”

    謝俞忍了他們一條街,最后忍無可忍:“是劇本!

    賀朝看了眼片頭,無厘頭搞笑風格,男女主角很眼熟,劇情也感覺在哪里見過,想了一會兒想起來了:“這部我看過,挺有意思的!

    他話還沒說完,謝俞已經摁了右上角退出。

    “——你關掉干什么?”

    謝俞退出去,然后手指勾著耳機線,想把耳機從賀朝那邊扯回來:“你不是看過了!

    “是看過,”賀朝抬手摁著,不讓他扯,笑笑說,“但又不是跟你一起看的!

    劉存浩坐在邊上,總感覺哪里不太對勁,從賀朝剛才唱情歌開始,無形之中有種說不上來的氛圍包圍了他。

    他左右看看,目光落在靠在一起看電影的兩位大佬身上,感覺自己好像找到了根源。

    最后劉存浩拍拍萬達,猶猶豫豫地問:“你覺不覺得他們倆……好像有點問題?”

    C市離得不遠,過去四十分鐘車程。

    電影才剛看了一小半,大巴已經駛進北湖公園附近的停車場,大家收拾收拾東西,陸陸續續起身下車。

    謝俞等人走得差不多了才起身,扶著前排椅背往前走。

    賀朝松開手,趁沒人注意,順勢在他腰上搭了一會兒,隔著布料摸到某種熟悉的溫度,鬼神使差問:“你……這周周末回去嗎?”

    謝俞本來想從賀朝膝蓋和前排之間的空隙里擠出去,聽到這話動作頓了頓,似笑非笑地看他:“男朋友,你在想什么!

    還能想什么。

    彼此都心知肚明。

    “我們排隊進去,等會兒帶著你們把北湖風景區逛一遍之后,大家就可以自由活動,”導游舉著喇叭喊,“……自由活動時間到下午兩點,請各位同學一定要按時集合!

    風景區就是湖邊,繞著北湖走了一圈,聽導游講了三個版本的相關傳說之后,大家散開以小組為單位自由活動。

    一組六個人聚在路邊。

    賀朝問:“你們想去哪兒?”

    羅文強饒有興致地琢磨了一會兒:“劇院吧,過去看看有什么節目!

    劉存浩對劇院沒興趣,指著地圖右上角說:“是男人就去狙擊場!

    “不!劇院!”

    “羅文強你不是男人!”

    謝俞去哪兒都無所謂,反正對哪里都沒興趣。

    羅文強和劉存浩兩個人爭執不下,賀組長蹲在路邊聽了會兒,聽得腦袋疼。

    賀組長發揮了自己過人的領導才能,他從口袋里掏出來一根糖,邊拆糖紙邊說:“行了,別吵。石頭剪刀布,三局兩勝!

    相當敷衍。

    萬達趁他們吵架的空檔,仔細研究了地圖,最后愣是讓他在一個犄角旮旯里找到了兩個小字:鬼屋。

    萬達兩眼發光,抬頭問:“有鬼屋啊,去不去!”

    “……”

    謝俞看到賀朝捏著糖的手明顯抖了抖。

    “這個不錯,刺激,”羅文強把劇院拋在腦后,湊過去看鬼屋項目介紹,邊看邊念,“……猛鬼成行,死法齊全,絕對驚悚,讓您放聲尖叫!

    賀朝還沒來得及勸。

    劉存浩點點頭,主要覺得文案寫得好:“感覺挺有意思,那就這個吧!

    “俞哥你覺得呢,”劉存浩他們商討完,又轉頭問謝俞,“咱就去鬼屋怎么樣?”

    謝俞蹲在邊上,本來打算等他們吵個半小時再說,沒想到糾紛這么快就解決了。他又看看對面咬著糖詳裝淡定的賀朝,覺得有點意思:“行啊!

    徹底失去話語權的賀組長:“……”

    幾位組員拿著地圖高高興興往前走,賀朝走在后面,越走越慢:“有你這么賣男朋友的嗎!

    “有你這么慫的嗎,”謝俞放慢腳步,又說,“……別扯封建迷信!

    賀朝沒話說了:“沒良心!

    路上落葉落了滿地,人群分散開,道路顯得空曠起來,沒有剛才那么擁擠。兩邊都是

    賀朝還在感慨男朋友真是條白眼狼,感慨了一會兒,謝俞突然停了下來。

    然后他聽到白眼狼對他說:“別怕,這次我罩你!

    這句話耳熟得很,賀朝想起那次宿舍樓事件,來龍去脈跟鬧劇似的。瘋狗說要教訓他們,月考之后也沒了消息,估計是事情太多忙忘了。

    賀朝沒忍住笑了,把嘴里的糖咬碎,嘗到滿嘴甜膩,然后說了一句:“好啊,大哥!

    說是公園,其實規模一點也不小。圍繞著這片湖,在周邊圈了一大塊兒地發展旅游業,占地面積不小,走半天都不一定能逛完一圈。

    “在哪兒啊,再走都快走出去了吧,”劉存浩拿著地圖,邊走邊找路,雖然說不當組長,但還是扛起了重任,“這也太神秘了!

    幾人在附近四處亂轉,終于看到一個不起眼的小入口,入口處零零散散地排了六七個人。

    邊上還掛著一塊招牌。

    上面用紅油漆按了幾個紅手印,紅漆順著五根手指頭往下淌,邊上寫著兩個字:救命。

    “有點意思!

    “就是這了,肯定是這,組長,趕緊去買票!”

    賀朝去買票的時候,差點就想說五張。

    “六張票,”賀朝彎腰,從取票窗口往里面看,等六張票從窗口里遞出來,他接過,又說,“謝謝!

    賀朝取完票正要走,那售票員隨口問:“你們哪個學校的?”

    “二中的!

    “哪個二中?是咱本市的嗎?”

    “不是,A市的。立陽二中,環境優美,師資力量雄厚,六十多年老學!

    賀朝那樣子,恨不得留下來跟售票員講個半小時的立陽二中校史。

    “朋友,”謝俞靠在墻上看他,“你這收拾收拾可以去招生辦就業了!

    “……”

    萬達他們也催得急,眼看隊伍就要排到頭了,等前面的檢票進去,下一個就輪到他們,然而他們的票卻還沒買回來:“組長,你嘮嗑嘮完沒,這效率,馬上就要檢票了!

    前面那撥人剛檢票進去,沒過多久,里頭傳來女孩子驚恐萬分的尖叫聲。

    尖叫聲斷斷續續,持續了十多分鐘。

    聽著都感覺頭皮發麻。

    等里面的尖叫聲慢慢消失,他們面前的黑色簾子被人拉開一角,然后一只帶著黑色手套的手從簾子里伸了出來,聲音暗啞滄桑:“票!

    他們還不知道這個檢票員就是第一份驚喜。

    謝俞把票遞過去,然后幾個人彎腰從簾子里鉆進去,抬起頭便看到整張臉都扭曲變形,嘴角帶著古怪笑意,手里還拿著門票的“鬼”。

    這只“鬼”入戲很深,嚯嚯嚯地怪笑了一陣。

    謝俞一臉冷漠:“……”

    他看了一眼,鬼屋里構造沒什么特別的,黑漆漆的一片,借著微弱的光線能夠看到墻上掛著的骷髏頭和人體骨架。

    還有面前坐在椅子上的“女鬼”。

    紅色裙子,長長的頭發垂到膝蓋,黑色和紅色碰撞出某種詭異的氛圍。

    等他們走進,原本靜止的東西忽然間極其緩慢地動了起來。

    音效燈光弄得不錯,不過內容還是缺乏新意。

    走了沒兩步,萬達都開始感慨:“好無聊啊!

    羅文強:“內心毫無波瀾,甚至有點想笑!

    劉存浩:“我們要不要尊重一下他們?象征性尖叫幾下?不然他們這樣豈不是很沒面子!

    雖然這種戲碼看起來特別弱智,但是謝俞想了想,覺得某個傻逼沒準還是會被嚇到。

    于是反手往后探,在空氣里摸索了兩下才抓到賀朝的手。

    賀朝以前沒玩過這個,也就是被鬼屋兩個字和自己腦子里的各種腦補給唬住了,真進來看過之后,還不至于被這種套張面具就說自己是鬼的玩意兒嚇到。

    但是小朋友主動牽著他走的感覺實在太爽。

    “我真的好害怕!辟R朝強調了一遍。

    謝俞:“不然我掀面具下來給你看看?你看看想掀哪個!

    “……”

    賀朝一點都不懷疑,謝俞完全能干得出來這種事。

    怕謝俞真上去摁著人家掀面具,賀朝說:“不用了,我覺得我還可以堅持一下!

    等出了鬼屋,已經接近中午。

    沒人再去糾結劇院還是狙擊場,只想找個地方坐下來吃點東西。

    劉存浩看了一眼班群:“晴哥說休閑區人特別多根本沒有位置,問我們去不去她那里野餐!

    “她在哪兒?”

    “就我們前面,不遠!

    他們幾個人過去的時候,許晴晴她們正打算玩真心話大冒險,剛把在商場里買的加強版拆開,粗略看了一圈里頭的懲罰內容。

    “這個也太賤了吧,抽中真的完蛋啊,”見他們過來,許晴晴笑著抬頭問,“你們來的正好,一起玩?”

    賀朝問他們要了兩張報紙,遞給謝俞一張:“老謝,玩嗎?”

    謝俞:“隨便吧!

    “玩的話不準選大冒險!

    謝俞沒聽懂:“?”

    賀朝又說:“萬一要跟別人動手動腳的怎么辦!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捕鱼经典街机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