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第六十二章

作者:木瓜黃 返回目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余生有你,甜又暖、少帥你老婆又跑了、蜜愛100分:不良鮮妻有點甜、最強狂兵、侯府商女、妻在上、征服游戲:野性小妻難馴服、一號紅人

戀上你看書網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偽裝學渣最新章節!

    這種兩個人一個推車另外一個往車里扔東西的感覺很奇妙, 時不時問對方這個吃不吃、那個要不要, 謝俞沒由來地聯想到了“過日子”這三個字。

    雖然他們身上還穿著二中校服,牽個手都得偷偷摸摸的,趁著四周沒人的時候牽一會兒。

    “這個吃嗎, ”賀朝靠得近,從遠處看過去就是兩個男孩子湊在一起說話, “新口味,嘗試一下?”

    謝俞看了一眼, 包裝袋上標著青椒口味:“你找死我不攔著!

    “應該還好, ”賀朝買東西挺喜歡買些沒吃過的,看上去很新奇,拿出去招待人也沒人愿意碰一下的那種,“上次我買了個芥末的, 我覺得還行,不過沈捷搶過去吃完差點沒吐出來!

    畢竟零食也不能當主餐吃,他們挑了幾樣就沒再拿,周遭來來往往的聲音越來越多,謝俞想松手, 掙了掙,賀朝沒放。

    “有人!

    “哪有,沒人!

    賀朝說得斬釘截鐵,然而話音剛落, 褲腿就被人拽了拽, 低頭看過去是個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來的小女孩, 頭上扎著兩個小辮,大概四五歲的年紀,個頭很小,聲音軟軟糯糯地喊他:“哥哥!

    賀朝:“……”

    哪兒跑出來的?怎么不聲不響的。

    “哥哥,我想拿那個!

    小女孩胖乎乎的手指往貨架上指,說話口齒還不太清:“草莓味的!

    謝俞順著看過去,是袋果凍,包裝袋上印著卡通頭像,不過擺放的位置有點高,起碼以這個小豆丁的身高跳起來也夠不著。

    “拿吧哥哥,”謝俞往邊上走了兩步,說,“草莓味!

    草莓味的在最里面,賀朝把外面幾袋暫時往邊上挪,用一只手撐著怕它們砸下來,謝俞那句“哥哥”叫得他差點沒拿穩。

    謝俞音色本來就涼,加上很多時候說話又不中聽,服軟的時候特別勾人。

    小女孩還在眼巴巴看著果凍,眼睛里的渴望都快溢出來了,賀朝把里面那袋抽出來,又把邊上的放回去,才一字一句對謝俞說:“你給我等著!

    果凍袋子并不大,但小女孩還是需要用兩只手把袋子抱在懷里才能拿穩,脆生生說:“謝謝哥哥!

    賀朝把那袋果凍拿下來之后,蹲下來跟她聊天:“怎么就你一個人?小孩子不能亂跑!

    “媽媽在那邊,”小女孩指指對面那位在稱散裝糖果的女人,長頭發,看背影很溫柔,小女孩指完又喊了聲媽媽,又對他們揮手說,“……哥哥再見!

    賀朝摸摸她的腦袋,又從口袋里摸半天摸出來一粒糖給她,笑了笑說:“再見!

    很普通的畫面,謝俞卻覺得,囂張肆意的男孩子,斂下所有鋒芒,溫柔起來真是暖得一塌糊涂。

    等小女孩走遠,他們在這邊買得也差不多了,等會兒再繞去飲料區拿兩瓶水就行。

    小型商場,總共就上下兩層,客流量稀少,走幾步就能逛半圈。

    “你剛剛叫我什么來著!辟R朝湊在他耳邊問。

    謝俞推著車,往邊上歪了歪:“這是要算賬?”

    賀朝還沒來得及說話,許晴晴他們正好從對面過來,幾輛推車撞在一起:“你們買完了嗎?”

    萬達購物車里全是零食,光薯片就三四袋,許晴晴倒還好,甜食居多,拿了好幾樣甜品。

    謝俞說:“沒!

    賀朝補充:“還差兩瓶水!

    萬達低頭看看自己的車,然后說:“我也缺水,正好,一起去啊!

    飲料區有兩排,貨架上琳瑯滿目,萬達推著車到處晃悠,最后在可樂和雪碧之間搖擺不定。

    賀朝把一瓶果汁放回去,還不死心,想繼續沒說完的話題:“你剛才……”

    萬達猶豫完,拿了瓶可樂,然后哼著歌往他們這排走。

    謝俞也沒給賀朝說下去的機會,想逗逗他,伸手指指賀朝右手邊那瓶水,在他耳邊說:“哥哥,我要那個!

    “……”

    賀朝被他弄得徹底沒脾氣,只能在心里喊一句:要命。

    雖然這種話聽起來真他媽爽,但是大庭廣眾,有什么念頭也只能忍著,典型的玩火,而且小朋友玩得還挺帶勁。

    賀朝把那瓶礦泉水拿下來,看了眼日期才遞給他:“回去收拾你!

    謝俞接過水,自己也覺得這種做法實在很幼稚,沒忍住靠在貨架邊上笑了。

    “晴哥去買桌游了,”萬達絲毫沒有注意到邊上兩個人說了什么,他又拿了瓶汽水往推車里扔,然后轉頭問,“應該就在前面,過去看看嗎!

    “前面哪兒?”

    “娛樂區?”萬達踮起腳張望幾下,在人群中捕捉到一個穿二中校服的,熟悉又豪邁的身影,“我看到她了!”

    謝俞他們過去的時候,許晴晴已經在兩種版本的大冒險游戲里糾結很久了:“看簡介,一個是普通版,另外一個是加強版,你們來得正好,我該買哪個?”

    賀朝看了一會兒,也挑不出來,干脆說:“要不然都買了吧!

    謝俞看都沒看:“那就別買了!

    許晴晴:“……你們倆是認真的嗎!

    最后還是萬達靠著隨緣大法,讓許晴晴閉著眼睛挑左右手。

    “就它了!”萬達把那個加強版塞過去,“上天的安排!不要再猶豫了!晴哥,就決定是它!”

    謝俞在邊上隨便看看,看到角落里有副卡牌封面寫著“恐怖游戲”,覺得有點意思,正要拿起來,手立馬被賀朝按住。然后他眼睜睜看著賀朝趁萬達和晴哥不注意,把“恐怖游戲”往最里面塞,塞到肉眼看不見為止:“……”

    看那架勢,生怕被萬達看到,又要玩一場熱熱鬧鬧的筆仙。

    謝俞有點想笑:“你慫不慫?”

    賀朝:“這跟慫沒關系,杜絕封建迷信,從我做起!

    他們動作挺快,拎著大包小包回學校的時候才剛上晚自習沒多久,老唐也念在他們住宿,情況特殊,多給了他們一點時間準備東西,讓他們把東西先放回寢室再來上課。

    結果謝俞剛把東西放下,洗了個手,還沒擦干,從獨衛出來就看到賀朝站在門口等著他:“有事?”

    “有,”等他走進了,賀朝才關了門說,“收拾你!

    謝俞不太喜歡跟別人親近,顧女士每次提到他小時候,總是驕傲又苦惱地說:人家的小孩都是伸手要抱抱,你呢,除了我跟你爸,別人都不讓碰。

    或許他是不太能領略人和人之間的相處之道。

    但只有賀朝,只有這個傻逼,會讓他有近一點,再靠近一點的念頭。

    賀朝低著頭親上來的時候,謝俞突然想到自己還沒想過跟這個人的未來。

    他跟賀朝,相識就像一場不可思議的意外,碰撞在一起,甚至絢爛到……害怕這只是一場轉瞬即逝的煙火。以后怎么樣誰也說不準,人生還有那么長,哪里說得準以后。

    可是潛意識有個聲音說,你想過的。

    你想一直跟這個傻子在一起。

    賀朝嘴上說要收拾他,也只是親得狠了點,不過這次控制住沒用牙齒咬他:“故意整我,嗯?”

    兩個人血氣方剛的,誰也不讓著誰,最后謝俞的腿碰在床沿上,重重地磕了一下,等回過神,人已經跌在床上。

    賀朝一只手撐在他頸側,隔開兩人之間的距離。怕壓著他,也怕控制不住擦槍走火。

    然而謝俞盯著他看了一會兒,主動迎上來,嘴唇貼上他的。

    謝俞手還有點濕,冰冰涼涼地,正貼在賀朝手腕上。

    賀朝腦子里最后一點理智也沒了。

    宿舍床位并不牢固,平時夜里翻個身都會有床板吱嘎的聲音,更何況現在承擔的是兩個人。賀朝的手從謝俞衣擺一點一點探進去,先是掐著腰側那片軟肉,忍不住繼續往上摸,男孩子皮膚細膩,反應青澀。

    謝俞被他摸得有點受不了,直覺再這么玩下去真得出事:“……哥!

    賀朝聽到這聲停下來,緩了會兒,手離開那片溫熱,從小朋友衣擺里鉆出來,然后又低著頭在謝俞脖頸上輕輕咬了一口才算結束:“我操,又硬了!

    “你不用特意強調一遍,”謝俞半坐起身,腰抵在枕頭上,看著他說,“我被你那玩意兒頂半天了!

    賀朝啞著嗓子說:“你也好不到哪兒去,我幫你弄?”

    賀朝說著真伸手去碰,隔著校褲布料碰到腿根,幾根手指正要再往上摸,謝俞直接踹過去一腳:“滾!

    剛才動作太激烈,賀朝都不知道自己外套是什么時候被扒掉的,他起身,彎腰把掉在地上的衣服撿起來,走之前在門口又問了一遍:“真不用?”

    回應他的是謝俞反手扔出來的枕頭。

    謝俞沖了個涼水澡,快半小時才消下去,關掉淋浴開關的時候,等那陣涼意過去,也還是熱。

    萬達放完東西又在寢室里磨蹭了一會兒,偷偷打了兩局游戲,等他想起來要去上課,順便上樓找找兩位大佬一起走。

    結果過去敲門,發現這兩個人都換了件衣服,頭發濕噠噠地往下滴水,萬達嘴里滿腔話又被他咽了下去:“你們怎么這個點洗澡?”

    這道題實在是答不上來,賀朝難得詞窮,站在門口朝對門謝俞望過去,示意他說。

    于是謝俞猶豫一會兒,張嘴回了四個字:“關你屁事?”

    賀朝:“……”

    萬達:“……”

    在高二年級所有同學千盼萬盼之下,秋游這天終于到了。

    這次訂的地方依舊按著學校秋游經典套餐走,據說是個有游樂場的大公園,景觀還不錯,拍拍照散散心,還有射擊場、小劇院之類的項目。

    一大早,整層樓都鬧翻天了,姜主任過來說了幾句,也只是暫時安靜下來。等姜主任走了,他們該怎么鬧還是怎么鬧。

    劉存浩在教室里當眾開包,炫耀自己帶過來的東西:“看到沒有,樂事薯片一袋,面包一個,口香糖……到時候大家一起分享啊!

    賀朝不服:“給你看看我跟老謝的,看到沒有,青椒口味,你肯定這輩子都沒吃過!

    謝俞抬手按了按額角,提醒道:“那是你的,別帶上我!

    “我的就是你的!

    “……別了吧!

    老唐今天穿了身藍色運動裝,大概是想彰顯年輕活力,不過穿在微胖的他身上,看起來更適合給他個搖椅,坐上去慢慢搖。

    “我說幾個重要事項啊,”老唐手里拿著張日程安排表,又挑了根粉筆出來,“大家劃分一下小組,選個組長出來,我手機號你們都知道吧,不知道的我再寫一遍……有什么時候就打我電話,或者找導游!

    全班三十幾號人,自由分配,分了五個小組。

    出去玩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開心,劉存浩平時當班長管事管得夠煩了,這次不想再當組長,于是把位置轉給了賀朝:“朝哥,其實從開學第一天,我就發現你這個人不可小覷,您身上的光輝,您的領導才華——您簡直人中龍鳳,無人能敵——”

    謝俞聽到這里笑了一聲。

    賀朝擺擺手,示意他打。骸靶辛诵辛,我懂你意思!

    賀朝統計人數的時候,羅文強也想過來,賀朝隨口說:“你不行,你太能吃了!

    劉存浩跟著說:“我也覺得不行!

    羅文強簡直驚了:“有你們這樣的嗎?同學愛呢?”

    謝俞全程看熱鬧,然而羅文強走投無路選擇投奔他,這個渾身都是肌肉的男生委委屈屈地說:“俞哥你說說他們!”

    賀朝:“別俞哥了,叫俞哥沒用。你俞哥是我的……我這邊的人!

    還好反應快,差點就脫口而出說了“我的人”。

    謝俞聽出來了,想想還是決定給男朋友一點面子:“嗯,叫我沒用!

    羅文強:“……”

    老唐還在講注意事項:“出去玩,注意衛生,垃圾不要就隨手扔在景點,體現出我們青少年的素質和涵養……”

    大家三三兩兩地敷衍:“好的,知道了!

    羅文強還不肯放棄,手指頭在空氣里顫啊顫:“好,我算是看清你們了,說好的友誼,都是假的!

    賀朝把羅文強的名字添在紙上,然后示意他趕緊滾蛋:“夠了啊,再廢話真不帶你!

    直到導游進來班里才安靜下來。

    是個男的,戴著紅色帽子,手里提著個喇叭,笑起來挺爽朗,一進來就打招呼:“同學們大家好!

    然后各組組長把小組名單交給導游,收到賀朝他們組那張紙的時候,謝俞明顯感覺到導游眼神里的迷茫,仿佛在問:什么玩意兒,都有誰?

    謝俞從練習簿上撕下來一張紙,低頭把六個人的名字又寫了一遍。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捕鱼经典街机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