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第六十一章

作者:木瓜黃 返回目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余生有你,甜又暖、少帥你老婆又跑了、蜜愛100分:不良鮮妻有點甜、最強狂兵、侯府商女、妻在上、征服游戲:野性小妻難馴服、一號紅人

戀上你看書網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偽裝學渣最新章節!

    不知道是誰先主動湊近對方, 等回過神,賀朝一只手已經搭在謝俞腰上,沒忍住,稍用點力掐著。

    男孩子骨頭摸著硬, 脾氣也硬, 但其他地方卻軟得不可思議。

    謝俞被親得說不出話,只能用手推推他, 連句“操”都帶著點啞, 尾音落下去, 非常沒有氣勢:“賀朝,你屬狗的?”

    門板后面那點空間壓根不夠藏兩個人, 尤其還是兩個身高腿長的男孩子。

    賀朝整個人越貼越近,帶著兩個人之間的距離硬生生壓縮了一半, 謝俞差點呼吸不上來, 后背抵在墻上, 壓得發疼。

    親就親,還喜歡咬。

    謝俞隱約感覺到嘴角一陣細微的刺痛, 應該是破皮了。

    這種背著所有人偷偷躲在教室里接吻的戲碼,挺禁忌的,也很大膽。

    兩個人黏黏糊糊一陣,剛想松手,但只要視線對在一塊兒, 看到對方都在努力克制明顯失控的情緒, 念頭就怎么壓也壓不下去了。

    “再親會兒嗎, ”賀朝又把人拉回來,低下頭,嘴唇在謝俞鼻尖上碰了一下,“沒親夠!

    怎么可能親夠,只要看到小朋友被他親到眼睛里都起霧的模樣,就不想放開。

    “你那叫親?”

    “技術還有待提高,”賀朝的唇往下移了幾寸,最后落在謝俞嘴角,“……得多練練!

    賀朝每次低喃著哄人的時候,聲線沉下來,吐字時的氣息打在他耳邊,跟勾引人一樣。加上現在這種過度危險的距離,謝俞感覺自己居然有點把持不住。

    就在這時,走廊盡頭傳來一陣腳步聲,緊接著有個說話聲由遠及近:“這教室門怎么沒關?”

    “……”

    是學生會在抽查教室衛生。

    二中除開學習以外,其他活動舉辦的也不少。為了豐富學生的課余生活,學生會不僅要定期檢查衛生,還要幫忙舉辦什么詩詞朗誦大賽、辯論賽,反正哪里需要就往哪里跑。

    謝俞看著賀朝那張近在咫尺的臉,發覺現在這個局面有點棘手。

    “直接沖出去?”

    “跳窗吧,”賀朝心里也沒底,明明以前再荒唐的事情都干過,“帥一點?”

    那幾個學生會的人拿著評分表在門口晃悠半天,最后還是沒進來:“應該還有值日生沒走吧,教室看著挺干凈的……先去前面看看!

    有驚無險。

    萬達在教室里邊做作業邊等賀朝給他帶奶茶回來,等來等去,等到作業都做完了一門,奶茶還沒回來:“這么慢的嗎,我自己出去買都可以走個兩趟來回了!

    “你說朝哥?沒吧,”許晴晴正好拎著杯果茶進來,“我剛剛出去買東西的時候還看到他們了,算算時間應該早就回來了啊!

    萬達憂心忡忡,等一杯等不到的奶茶就像在等一個等不到的人。

    等賀朝出現在教室門口,萬達差點直接扔了筆撲上去:“——我等到花都快謝了大哥們,還以為你們不準備來上晚自習了!

    “我們……臨時出了點意外,”賀朝把奶茶往萬達桌上放,隨口問,“耗子走了?”

    奶茶還是溫的,萬達把吸管插上,心滿意足地吸了兩口:“走了,老唐過來開導他,從考生心理素質講到如何從容面對失敗,講了半個小時還沒講完,耗子立馬收拾東西從后門跑了!

    是他們班班主任的作風,賀朝說:“厲害還是老唐厲害!

    萬達說完,這才留意到從后門走進來的謝俞,吸奶茶的動作頓。骸澳銈,打架去了?”

    賀朝剛想問‘打什么架’,好端端的為什么能想到打架。

    萬達又說:“不然俞哥嘴怎么破了!

    謝俞這會兒才剛走到門口,萬達眼尖,并且隱約覺得這傷口看起來不太對勁,但也沒往其他方面想,執著在“打架”上:“誰啊,連二中西樓大佬都敢惹!

    賀朝咳了一聲。

    這種刺激又精彩的八卦萬達說什么也不能錯過,他叨叨了幾句,指望著有人能順著他搭好的臺階下,結果沒人理他。

    謝俞一根手指指腹按著嘴角,直接越過他,往座位上走。

    “喝你的奶茶,”賀朝抬腳踹了踹萬達的桌角,意有所指道,“大人的事情小孩別管!

    萬達心說什么啊,還小孩大人的。

    他咬著吸管,打算把化學作業寫了,在桌面上翻半天沒翻到書,于是捧著奶茶轉身去書包里找,這一轉身就看到最后排兩位大佬坐在那邊旁若無人地動手動腳。

    謝俞本來在低頭看手機,梅姨發過來的節日問候,他一條短信才剛回到一半,就被賀朝強行捏著下巴抬了起來。

    賀朝湊近了說:“別動,我看看!

    謝俞本來膚色就白,嘴上破的這道口子看起來特顯眼。

    除了怕人聯想到這個傷口的由來,謝俞也沒什么在意的,他只想把短信回了,于是想也不想來了句粗話:“沒事,耐操!

    “……”

    晚自習,老唐帶了本書過來監督。

    等臨近下課,許晴晴他們作業寫完了閑著也是閑著,跟老唐聊起了天:“老師,聽說你以前是實驗附中的?”

    老唐把書簽插在剛才看的那一頁里,抬頭道:“你們作業都寫完了?”

    “寫得差不多了,”萬達連人帶椅子往前挪,好奇問,“唐老師,你怎么會來二中?”

    這個問題從唐森剛接任三班班主任的時候就有人問了,一個是A市頂尖點學校,幾個二中加起來也比不了。

    老唐說了些什么謝俞沒仔細聽,而且萬達他們說的話題兩三分鐘換一個:“老師我們什么時候秋游啊,是不是快了!”

    住宿生本來就那么十幾個,老唐讓他們盡量都往前坐,于是謝俞跟賀朝兩個人坐在第一組靠窗的位置,擠在里頭聽他們聊秋游。

    “你們一天天就知道玩,學習的時候沒見你們這么上心,”老唐說歸說,等長篇大論完之后,還是順了大家的意,透露道,“秋游估計就在這周,初步是定在周五,具體時間還沒確定……別往其他班傳啊,姜主任本來都不讓我提前通知你們,就怕你們……”

    班主任話還沒說完,班里已經瘋了:“秋游!周五!秋游!”

    老唐:“……”

    賀朝聽到這個話題也來了興致,退出游戲問:“秋游去嗎!

    以前秋游謝俞都是請病假,面不改色連咳嗽都不咳一聲地跟老師打報告說發燒,老師也不敢說什么,像他這種問題人物不去倒也省事。

    這樣想想,他上高中以來好像還沒有參加過什么春游秋游之類的活動:“……一般都去哪兒?”

    賀朝:“挺無聊的,永不過時的經典——公園游樂場展覽館,除開這三個地方也沒別的了,如果學校預算多的話或許能去爬個山!

    去年學校就不知道怎么想的,帶他們秋天逛公園,園子里花都謝了,只剩下滿園光禿禿的樹木枝干,在公園里走一天什么都沒看到,吹著冷風,只感覺到蕭瑟和絕望。

    謝俞覺得自己請假真是明智:“無聊你還去?”

    “你在就不無聊,”賀朝趴在桌上看他,又問了一遍,“去嗎!

    許晴晴他們已經開始討論該帶些什么東西了:“明天放學我溜出去買點零食,還有卡牌,哎,你們有人想玩真心話大冒險什么的嗎!

    萬達舉了兩只手:“有有有!我代表耗子,我們倆參加!

    就他們這個狀態,不知道的還以為期中考已經過去個把月,隔了一會兒,謝俞說:“考慮考慮!

    小朋友嘴硬,考慮考慮就是答應的意思。

    秋游的消息第二天一大早就在班里傳了個遍,劉存浩本來回家挨了一頓揍,聽到這個也樂起來:“這周五?!”

    萬達跟他擊了個掌:“驚不驚喜!開不開心!”

    劉存浩昨天還在抱著萬達哭,就連吃午飯的時候說考太差悲傷到吃不下,結果被硬拉到食堂,說著吃不下,卻大口大口吃了足足兩碗飯。

    十七歲,很單純的年紀。

    謝俞本來打算補覺,被他們吵得睡不著,卻也沒感覺到煩躁。

    就這樣靜靜地聽了一會兒,然后謝俞睜開眼,看到賀朝翹著腿,右腿搭在左腿膝蓋上,坐姿特囂張,模仿昨天劉存浩要死要活的語氣說:“怎么辦啊,我感覺我活不過今天了……不行,我真的吃不下飯!

    劉存浩指著賀朝說:“朝哥,雖然我打不過你,但是你這樣嘲笑同學是不對的!

    班里又鬧了一陣。

    許晴晴他們商量了半天,早都商量好了,等放學鈴一響,四五個人站在門口招呼他們:“朝哥,你們要一起嗎,我們坐公交去附近商場買點吃的!

    學校周邊只有一家小賣部,就算再不講究也不可能就從小賣部里買幾包辣條干脆面帶去秋游。

    最近的商場過去只要兩站,要是速度快的話還能在晚自習上課前趕回學校。

    下車之后大家都散開,各買各的。

    謝俞靠在推車邊上,看賀朝站在貨架面前仔仔細細地看零食的生產日期,頭一次發現這個人還挺居家。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捕鱼经典街机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