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第六十章

作者:木瓜黃 返回目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余生有你,甜又暖、少帥你老婆又跑了、蜜愛100分:不良鮮妻有點甜、最強狂兵、侯府商女、妻在上、征服游戲:野性小妻難馴服、一號紅人

戀上你看書網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偽裝學渣最新章節!

    每次考試成績出來, 總有幾家歡喜幾家愁,不過吳正教了這么多年書, 第一次碰上像賀朝這種,明明拿著“愁人”的成績, 卻硬是憑本事擠進“歡喜”隊列里。

    很服氣。是個人才。

    服氣得吳正沒忍住,往最后一排連扔好幾個粉筆頭,邊扔邊說:“賀朝,你這心理素質……我掰著手指頭再往上數三屆都未必能找到一個能比你強的!

    “過獎過獎,”眼看著粉筆頭迎面飛過來, 賀朝笑著說, “也就一般優秀!

    “——你小子,真當我在夸你?”

    有截粉筆頭偏了幾度,正好砸在謝俞桌角,‘啪’地一聲落下來, 又滾到地上。

    謝俞本來還在發愁, 男朋友怎么考來考去還是這么點分, 以后難道真的去開挖掘機,聽到這句, 沒忍住撐著腦袋笑了:“……傻逼!

    “好了, ”鬧也鬧過了, 感覺到大家的情緒比剛才活躍一些, 吳正拍拍手, 示意大家安靜, 開始分析試卷, “一次考試成績算不了什么,這套題難題其實不大,為什么平均分那么低?我看了一下你們失分點……”

    吳正拿著試卷,在黑板上抄題目,抬手就是一個方方正正的立方體。

    謝俞低頭把那張考了四十幾分的數學試卷往桌肚里塞,也沒事干,趴在桌上打算睡一會兒。

    剛趴下去,手腕被心理素質優秀的同桌拿筆戳了兩下。

    謝俞的腦袋慢慢吞吞動了動,頭枕在手臂上,側過臉看他。

    賀朝也趴著,姿勢跟他差不多,兩個人就這么在課堂上互相對視了幾分鐘。

    明明一言不發,誰都不說話,但只要視線纏繞在一起,心底某塊兒地方就慢慢淪陷下去。

    少年背對著窗外的陽光,閑散的樣子,嘴角輕微向上勾起。

    謝俞看了一會兒,沒忍住先動了手,伸手把賀朝胸前沒拉好的拉鏈規規矩矩地拉到最上面:“哥,勾引誰呢你!

    “我哪敢,”賀朝低頭看看謝俞還搭在他衣服上的手,沒想到小朋友占有欲還挺強的,笑笑說,“只給你看!

    三班這次各科平均分還是老樣子,全年級數一數二,倒數的數。

    成績比較拔尖的除了薛習生就是許晴晴,不過他們那點分數在平均分面前也不夠看。

    語文作文是議論文,中午語文試卷剛從老師辦公室被課代表運過來,大家一擁而上,不過都不是找自己考了幾分:“——朝哥的試卷呢?我們的快樂源泉!

    謝俞剛睡醒,聞言抬起頭,看到賀朝在講臺上捍衛自己的試卷,講臺上亂得不行,好幾張試卷都掉在地上還被人踩了幾腳。

    然后羅文強和劉存浩兩個人一左一右地架著他往外走,邊架邊回頭喊:“快,兄弟們快翻!”

    賀朝沒跟他們動手,直接被架出了班級,站在班級門口哭笑不得:“過分了啊,人和人之間能不能給點尊重?零分作文有什么好看的!

    議論文,就算跑題跑出地球也沒辦法再像“我的背影特別帥氣”那樣胡扯連篇,只不過賀朝通篇下來論點和論據之間毫無聯系,生拉硬拽湊到一起,也算是一種奇觀。

    試卷傳了一圈,總算在上課前傳了回來,萬達沒敢給賀朝,直接往謝俞桌上扔,笑得肚子疼:“厲害厲害,非常厲害,見識到了傳說中的睜著眼睛說瞎話!

    謝俞掃了兩眼,覺得起碼比上次那篇“背影”強多了:“有進步啊哥!

    賀朝問:“真的嗎?”

    謝俞手里捏著支水筆,簡單點評道:“撇開議論的內容不談,起碼你還知道該寫一篇議論文!

    看前兩段確實還好,雖然不知道和論點之間到底有什么聯系,謝俞正想夸一夸鼓勵鼓勵,但是他往下接著看冷不防看到一句‘賀朝夫斯基曾經說過’。

    謝俞沉默一會兒,又把試卷折好了放到賀朝手上:“假的,拿著滾吧。零分實至名歸!

    “……”

    周一幾乎每節課都在講試卷,講到最后一節課大家早就已經昏昏沉沉,如夢似幻,放學鈴響的時候都沒人意識到放學。

    還是賀朝站起來喊了一嗓子“老謝,吃飯去”,其他同學才反應過來,陸陸續續收拾東西往外走:“唉,走了走了,回家迎接混合雙打!

    劉存浩悲嘆:“突然發現住宿真好……可以續四天命啊!

    謝俞起身說:“你還是抓緊時間看看火葬場哪家強比較實在!

    劉存浩:“……”

    賀朝跟謝俞兩個人溜出去吃飯,走到學校門口發現周圍這些飯館又出了新策略,尤其狀元樓門前還掛起了橫幅,紅得耀眼,迎風飄揚:熱烈慶祝二中考生期中考試出成績!全場八折!歡迎新老顧客品嘗!

    “他們一點都不了解廣大考生,”賀朝搖搖頭說,“你看沒看到剛才耗子收拾東西那個磨蹭勁,恨不得留下來跟我們一塊兒上晚自習!

    “看到了,要死要活的,”謝俞說,“他現在還沒走?”

    賀朝邊掏手機邊說:“沒走吧,應該還在教室里挑火葬場?等會兒……我拍張照,發給他看看!

    劉存浩好不容易鼓起勇氣準備踏出教室,收到這張照片簡直崩潰。這兩位大佬一個冷酷另外一個皮,存心不想讓他好過。

    倒是萬達見縫插針,摁下語音鍵就沖那頭喊:“——朝哥,幫我帶杯奶茶!”

    校門口圍著一大批來接孩子的家長,車喇叭聲此起彼伏,周圍環境太嘈雜,加上萬達口齒不清,賀朝聽了兩遍猜聽清:“什么茶?”

    謝俞沒聽,但是猜也猜得出來:“奶茶吧!

    就像謝俞當初沒有想象過自己有朝一日會坐在金榜飯館里吃飯一樣,他也沒想過有一天,會站在復旦奶茶小店鋪門口排隊。

    “男朋友,打個商量,”謝俞站在賀朝身邊,周圍都是群小姑娘,時不時偷偷往他們那邊看,“你在這買,我先走!

    賀朝一手拿著單號,一手拉著謝俞的手腕,把人拉回來:“有沒有良心,你還真走?”

    謝俞本來是真打算走,但是后面那群女生騷動一陣,站在最中間的那個被其他人聯手推了出來,挺清秀的一個女孩子,臉紅著又朝著他們這里走了兩步,直接走到他們前面:“……那個!

    謝俞眉頭一挑,停在原地不動了。

    女孩子說話的時候眼睛直勾勾對著賀朝,等到對方也回望過來,又害羞似的別開眼,態度表達得很明顯。

    謝俞心說,賀朝這個人得虧是住校,不然成天在外面亂晃……

    謝俞腦補都還沒來得及腦補完,就聽賀朝沖那位女孩子抱歉道:“不好意思,不讓插隊!

    “……”

    周圍安靜了好幾分鐘,掉根針到地上都能聽見得那種。

    隊伍已經排到他們這個號了,那女生站在他們面前,僵硬的后背正好擋住取餐口。

    在這片古怪又安靜的氛圍下,只有奶茶店店員喊:“18號,一份招牌奶茶!

    賀朝極其自然地把手里拿張票遞過去:“這里!

    如果沈捷在這兒,肯定又要把“不掃碼”那個故事拿出來說一遍,簡直就是尷尬重演。

    賀朝提著奶茶走進學校,上了兩級臺階,發現某位小朋友走得慢,還落在后面,于是蹲在臺階上等了一會兒:“想什么呢!

    謝俞隨口說:“在想你怎么找到的男朋友!

    剛才走了一路賀朝自己也回味過來了,他抓抓頭發說:“我有時候是挺……沈捷也說過我好幾次!

    不掃碼不插隊這都還算好的,以前初中有女孩子跟他說想做朋友,因為害羞,也沒直接說男朋友,含糊不清暗示了一大堆。他沒聽出來,當場回了一句:好,以后大家就是兄弟。

    結果等那女孩子哭他才知道到底是哪個“朋友”。

    樓梯轉角處的燈亮了兩盞,賀朝頓了頓又說:“但是你不一樣,因為喜歡你喜歡到……就算再遲鈍!

    再遲鈍也逃不開。

    賀朝沒說完,自己也覺得這種情話太膩歪,尤其現在還在公共場合,說到一半戛然而止,站起來準備回教室:“走了,萬達還等……”

    話雖然是沒說完,但傻子也聽出來什么意思。

    賀朝剛轉過身,謝俞就在后頭來了一句:“朝哥,接個吻嗎!

    賀朝差點一腳踩空。

    放學后,教學樓里走得沒什么人了,他們倆站在樓梯上說了這么久,一個人也沒碰上。

    謝俞被賀朝拽著,賀朝帶著他上樓之后又往右邊轉,直接推開一間離樓梯口最近的教室門。

    謝俞只來得及看到一眼這個空無一人的陌生教室,緊接著一陣天旋地轉,等他回神,人已經被賀朝壓著抵在墻上。

    門大剌剌地開著,兩個人卡在門板和墻壁砌起來的狹小空間里。

    “有點刺激,”謝俞湊在賀朝耳邊問,“就這兒?”

    “……”賀朝低頭說,“其實這兒不太合適,不過我忍不住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捕鱼经典街机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