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第五十九章

作者:木瓜黃 返回目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余生有你,甜又暖、少帥你老婆又跑了、蜜愛100分:不良鮮妻有點甜、最強狂兵、侯府商女、妻在上、征服游戲:野性小妻難馴服、一號紅人

戀上你看書網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偽裝學渣最新章節!

    說完兩個人都沉默了半天。

    賀朝現在回想回想,也被自己的腦回路驚到, 覺得沈捷這個人放的屁話他居然也信——別的不提, 剛才被小朋友揪著衣領親上來的姿勢累成那個樣, 再來一百次他也愿意!

    半響, 賀朝才清清嗓子說:“就,那個,這件事情就這樣過去吧!

    謝俞往后靠,窗外霓虹燈打在他臉上, 然后他沒忍住笑了笑:“不好!

    “……”

    “太智障了, 我不會忘的。朝哥!

    賀朝剛才開窗吹風冷靜, 額前幾縷碎發都被吹地立起來。

    這人一向很騷, 頭可斷發型不能亂。

    謝俞看著賀朝開了前置攝像頭照頭發, 由于光線問題, 攝像頭里看不太清楚,他就伸手胡亂抓了幾把,想把頭發壓下去。

    謝俞看了一會兒,胳膊肘撐在車窗邊上,隨口吐槽:“又沒人看你!

    賀朝又抓了幾下說:“帥哥的自我修養!

    還修養。

    畢竟車里太暗, 賀朝抓了半天沒看到頭頂還有一撮頭發也翹著。

    謝俞伸手摸上去, 指尖淺淺地插進這人頭發里,然后擼貓似地,順著擼了兩下。賀朝的頭發這段時間長長了點, 謝俞記得剛認識他的時候這人頭發還很短, 摸著估計都扎手。

    “……”

    賀朝愣了愣, 回神發現剛才照頭發用的照相機還開著,于是喊了一聲:“老謝!

    謝俞抬頭看過去:“?”

    賀朝對著兩團模糊不清的黑影按下了拍照鍵。

    照片明明是靜止的,卻看得出晃動的車廂,從車窗外照進來的沿途燈光,還有隱約看得見一前一后身形輪廓的兩個人。

    “合照,”賀朝拍完,把那張看起來特別藝術反正不說別人絕對看不懂的照片設置成了桌面壁紙,“紀念一下!

    公交車連報站都不報了,在街區里反復繞來繞去,最后繞到不知道哪條街街角,緩緩?肯聛,開了前門。

    沒人上車。

    司機扭頭沖下面喊了一嗓子:“沒人?沒人我開走了,這是最后一趟啊——”

    賀朝設置完,聽到聲音,抬頭往外邊看了眼,看到車站邊上那家小小的雜貨店,覺得有點眼熟。

    謝俞順著望過去。

    “我好像來過這里,”賀朝收起手機,又起身坐到后排去了,挨著小朋友一字一頓道,“建……建行雜貨。這附近是不是有家網吧,我應該沒記錯?”

    這片街區離黑水街有段路程,公交車彎彎繞繞半天也沒開出去多遠,在這邊打著圈繞。

    網吧的確有一家,就在雜貨店后面。

    謝俞問:“你什么時候來的?”

    “暑假的時候吧,”賀朝說,“有朋友約我我就過來了,在家悶著無聊!彼膊挥浀枚技s了哪里,反正瞎走走。

    半小時車程一點也不長,沒聊幾句就聊過去了。

    到站下車之前,賀朝還想再坐兩個來回。

    “朋友,這是末班車,”謝俞推著男朋友下車,“你想什么呢!

    賀朝堵在車門口說:“想再跟你待一會兒!

    這回謝俞沒踹他,司機師傅忍不住想踹人,司機師傅坐在駕駛位上,揮著手趕人:“你們倆個下不下,怎么磨磨唧唧的!

    謝俞:“……”

    賀朝:“……”

    下車拐個彎過去就是汽車站,謝俞得轉3路,賀朝坐松亭線,兩個人正好方向相反。謝俞投完幣,習慣性往最里面走。

    離發車時間沒幾分鐘,公交車引擎聲震個不停。

    這個點,車站里已經沒剩下幾輛公交,汽車站入口陸陸續續還有人往里頭走。

    謝俞靠著窗戶往外邊看了一會兒,正好看到某個傻逼從邊上那輛松亭線上跳下來,臺階都沒走,直接從最上面一躍而下。

    然后這人從后門上來,穿過一排排座椅,站到他面前。

    謝俞嘴里一句“你上來干什么”還沒說出口,就見賀朝低下頭,帶著幾分侵略性地吻了上來——跟剛才那個吻完全不同,這次有點急切。

    生硬又青澀,帶著些無法抑制的沖動,莽撞地靠近。

    賀朝動作很快,不光謝俞沒反應過來,車上其他人也沒人知道這男孩子風風火火沖上來干什么,只看到兩個人湊在一起了幾秒鐘,然后剛才上車的那個男孩子又直起身,從后門下去了。

    “我找人,不坐車,不好意思!辟R朝下車前沖司機打了聲招呼,然后轉頭又對謝俞說,“這回真走了!

    “……快點滾吧你!

    話雖然說得狠,然而等車開出去幾站路,謝俞抬手摸了摸自己耳尖,發現還在燒。

    周末兩天時間過得很快,在三班班群里一片‘不想上學面對考試成績’的哀嚎聲中,周日的尾巴也快過去了。

    謝俞收拾完東西,上床之前看了兩眼班群。

    [劉存浩]:兩天為什么那么快,我還沒有來得及好好享受活在世上的最后兩天。

    [萬達]:而且咱們學校老師還特別敬業,把試卷帶回家批了,你看沒看到老唐發的,他說周一就能出成績。耗子,你想好死后準備葬在哪了嗎,我想撒在海里,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劉存浩]:我喜歡土葬,塵歸塵土歸土。

    [許晴晴]:你們有毒吧,不就一次期中考。

    [V長=abc]:學習,無論什么時候都不晚,一次失敗不算什么,重要的是端正自己的學習態度。

    [羅文強]:學委,你又換公式了?

    隔了一會兒,賀朝也冒出來說了兩句。

    [賀朝]:快什么快啊。

    [賀朝]:我感覺兩天過得好慢。

    [羅文強]:……

    [萬達]:這不像你,朝哥。

    [劉存浩]:朝哥,你活膩了?

    他們朝哥不僅看上去像活膩了,而且還一反常態,第二天早早地到了教室。

    “你今天很早啊,”劉存浩因為早上要值日,不得不起早貪黑,直面慘淡的人生,“早得有點古怪!

    賀朝抬頭,笑笑說:“你這說得,好像我每天都遲到一樣!

    劉存浩簡直驚了,想說‘你難道不是嗎’,最后還是什么都沒說,搖搖頭拿著抹布去廁所洗了。

    謝俞來之前去學校外面的早餐店里買了杯豆漿,付錢的時候看到瘋狗和老唐坐在店里吃飯,他拿著東西,一時間也不好就這樣走人:“姜主任,唐老師!

    老唐沖他點點頭,把嘴里的東西咽下去,又招呼他過來:“你這就喝豆漿?能飽嗎,坐下吃兩個包子!

    “不用了,我……”

    “不什么,過來!悲偣钒堰吷系乃芰系释铣鰜,充分體現了濫用職權四個字的含義,“不然不準進學校!

    謝俞拿著肉包,坐在邊上聽姜主任吐槽學校食堂的伙食:“那個肉包,三口咬下去都吃不到肉!

    老唐點點頭:“第一次吃的時候我以為它本來就沒有餡!

    姜主任又說:“味道也不太好!

    謝俞:“……”

    姜主任這個人只要不在學校里,還挺好說話,即使現在只是跟學校隔著一條馬路。

    跟平時廣播里的姜播音員不太一樣,跟讓廣大學子頭疼不已的瘋狗也不一樣。

    很普通。

    普通到好像是因為肩膀上需要擔起來的擔子,以及老師兩個字,才變得強大起來。

    謝俞到教室的時候,教室里人來得都差不多了,萬達風風火火地從老師辦公室門口跑回來:“好消息,試卷沒批完!沒!批!完!可以多活一天了兄弟們!”

    劉存浩扔了抹布站在講臺上跟萬達熱情相擁:“好兄弟,今天中午我們吃頓好的,死也要死得風光!

    “搞什么,”謝俞從后門進去,坐下說,“要死要活的!

    賀朝看了一早上熱鬧,總算把同桌等來了:“期中考啊,他們連遺囑都立好了。什么如果我不幸被我媽打死……記不住了,大概這個意思!

    班級同學大早上立遺囑的畫面太美,謝俞覺得跟姜主任一起吃包子也不算什么。

    提到吃,謝俞想起來另外一件重要的事。

    于是賀朝就聽到他心心念念了整個周末的男朋友,在剛見面不到一分鐘的時間里,對他說的第二句話是:“你核桃吃沒吃?”

    萬達的墻角也不是每次都準,他聽到的是試卷沒批完,其實沒聽全,是部分班級試卷還沒批完,三班并不在這個“部分”范疇內。

    于是當吳正抱著疊試卷走進來的時候,全班都安靜了。

    賀朝倒是挺高興:“老謝你看,我這道題居然對了!

    謝俞心說,我不是很想看。

    “想不到吧,這點試卷,我周六就批完了,”吳正從粉筆盒里挑了幾截粉筆頭出來,又說,“都看看自己考成什么樣,萬達,你閉什么眼睛,你閉著眼睛裝看不見也還是八十分……你看看人賀朝多開心,考三十分也有三十分的快樂!

    萬達:“……”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捕鱼经典街机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