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第五十七章

作者:木瓜黃 返回目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余生有你,甜又暖、少帥你老婆又跑了、蜜愛100分:不良鮮妻有點甜、最強狂兵、侯府商女、妻在上、征服游戲:野性小妻難馴服、一號紅人

戀上你看書網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偽裝學渣最新章節!

    “……”

    “打架的打?”

    謝俞漫不經心哼出來一聲“嗯”, 說著往前走了兩步,那截棍子點在地上,走的時候在水泥地面上劃拉出刺啦刺啦的聲音。

    還沒準備好干架的周大雷:“……”

    謝俞這個人特別能引戰, 周大雷從小到大打過的架, 要是沒有這位爺在場,本來八成都打不起來。

    謝俞每次站在這種冒著硝煙的場面里, 甚至有時候都不用說話, 光看對方一眼,就讓對方從心底里油然而生出一種:好啊, 你是不是想打架, 你是不是看不起我!你是不是覺得我打不過你!

    想到這,周大雷伸手拉了拉謝俞:“謝老板, 你……你起碼等我找件順手工具!

    謝俞把手里的棍子遞過去,反正他等會兒肉搏也行:“現在你有了!

    “……”

    謝俞太顯眼,站在他們對面的那群人也按捺不住, 察覺到廣貿那群人里頭有位男孩子看起來想搞小動作, 扯著嗓子開始罵:“好, 今天這筆賬我們就跟你算算清楚,梅姐, 平時我們敬你是這一片的大姐, 那都是看得起你, 你還真把自己當回事了——”

    “日你媽, 跟他們廢話什么, ”領頭的那個抖抖煙灰, 走路也沒個正形,“今天來就是直接砸廣貿來的!”

    賀朝聽到這里,腦子里那點“等會兒見到小朋友給他一個驚喜,媽的我簡直是男友界的楷模,等我華麗出場小朋友肯定感動死,然后我們倆牽牽小手走在路上浪漫地逛一逛”的念頭立馬破了。

    賀朝蹲在陌生的街角,盯著眼前那片高矮不一的住宅區,留意到了“廣貿”兩個字。

    心說,小朋友這打打殺殺的日子真是精彩紛呈。

    謝俞掛斷電話,走到前面,低聲問:“都什么人,干什么的?……這屆混混不行啊!

    謝俞聽了半圈下來,這群人屁話一大堆,真正有用的信息一句也沒聽到,不知道為了點什么事聚眾在這鬧。他本來耐著性子聽聽他們接下來會不會說點新花樣,但是這幫人問候來問候去,問候別人祖宗十八代的詞也不斷重復,翻來覆去肚子里就那點臟話。

    “就是群雜碎,煩得很,北街那邊過來的,我真他媽草……”許艷梅剛才抽了根煙,嗓子還啞著,下意識想往外蹦臟話,蹦到一半硬生生止住了,扭頭沖謝俞瞪眼睛,“干什么,我還想問你們想干什么?雷仔,你趕緊拉著他回去!

    周大雷站在邊上,想也不想就說:“拉不動!

    許艷梅:“……”

    簡單來說就是許艷梅前幾天有幾車貨要卸,廣貿這邊人手不夠,就叫管事的再去找點人過來,管事的人也是貪便宜,扣了點介紹費,讓這幫手腳不干凈的過來干活。

    結果最后卸完,清點東西的時候發現數目不對。

    還沒找他們算賬,這幫人倒是過來反咬一口,賴在廣貿樓下不肯走,說什么你們冤枉好人,往他們身上潑臟水,還想訛一筆精神賠償。

    聽上去挺荒謬。

    但是這種事情,在這片地方,幾乎每天都在發生。

    普遍文化低下、治安混亂,很多人輟學之后寧愿在街上晃,結交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小幫小派的,雖成不了什么氣候,但因此也有許多七七八八的勢力。

    打工是一輩子不可能打工的。

    還自以為自己在道上混,自我感覺特別酷。

    許艷梅跟他們僵持這么久就是不想真跟他們動真格,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上了年紀,變得越來越心慈手軟,想著得饒人處且饒人,本來想嚇退他們,可偏偏這群二逼是不見棺材不掉淚的款。

    許艷梅趁謝俞不注意,偷偷扔掉手里那一小截抽完舍不得扔的煙頭,起身說:“媽的,忍不下去了!

    “想訛老娘,”許艷梅又說,“還精神損失,醫藥費倒是可以考慮考慮!

    謝俞:“打!

    周大雷:“打一頓就老實了!

    周圍來來往往經過的人都在看熱鬧,不過附近居民看熱鬧看得一臉冷漠,畢竟這種事情要是想看,哪天都能看到。也沒人報警,當街習俗,自己街的事情自己解決。

    許艷梅說:“你倆打個屁,趕緊回去!”

    對面人數有十幾個,他們這也差不多。

    兩隊人馬來來回回磨蹭了快半小時,謝俞活動幾下手腕,打算直接動手算了,就聽到周圍人群里的聲音突然高了幾度。

    謝俞側頭看過去,看到一隊人馬從街的那頭走過來,手里都拿著家伙,尤其領頭的那位,走路帶風,氣場很足。

    雖然不知道什么情況,但是圍觀人群還是自覺自發給他們讓開一條道。

    “……”

    許艷梅也望過去:“這誰啊,搞什么?”

    周大雷望著望著,琢磨出一絲似曾相識的味道:“這哥們,有點……有點眼熟?”

    謝俞沒說話,在心里罵了一聲我操。

    “你多吃點,味道怎么樣,好吃就再加一碗飯!”等謝俞回神,人已經坐在梅姨家里的飯桌上,他用筷子輕輕搗了搗碗里的米飯,然后又眼睜睜看著許艷梅同志用筷子夾了塊紅燒肉——筷子夾著肉越過他,最后落在他邊上那人的碗里。

    賀朝說了好幾聲謝謝:“味道特別好,比如這個紅燒肉,肥而不膩咸淡適中!

    梅姨又往賀朝碗里夾了一塊,被夸得高興了,豪氣沖天道:“謝什么,不用跟我瞎幾把客氣!

    “……”

    謝俞放下筷子,不太想說話。

    周大雷倒是沒覺得有什么,他還挺樂呵:“哎——你剛才,帥炸了。兄弟你從哪里找來那么多人?”

    賀朝說:“在隔壁街小網吧里找的臨時群演!

    周大雷:“……”

    剛才賀朝帶著人,過來有模有樣地鎮場子,這人戲太多,那幫人還真以為他是道上的什么人物。周大雷全程看得嘆為觀止,最后捂著肚子蹲在地上笑:“謝老板,你這個同學很牛逼啊……這人以后絕對是干大事的!

    謝俞心想:是,未來的挖掘機一哥。能不牛逼嗎。

    梅姨家里餐廳小,還是從客廳勉強隔出來的小半間,以前要是人多想聚個餐,都是在后面院子里支個折疊大圓桌,還得翻日歷翻天氣預報,挑個風平浪靜又吉利的好日子。

    謝俞往后靠一靠后背就能靠上墻。

    “怎么了,”賀朝也放下筷子,手垂在桌子底下,碰了碰他,“怎么不吃!

    謝俞半天憋出來一句:“我緩緩!

    許艷梅對賀朝這個小伙子的印象特別好,撇開這是她家謝俞頭一回往家里帶的同學這層關系,這人嘴甜又會說話,最后那盤紅燒肉周大雷都沒吃到幾塊,全進了賀朝的碗里。

    “梅姨,別夾了,”謝俞就坐在邊上看著梅姨沒完沒了地給賀朝夾菜,說,“他吃不下了!

    許艷梅這才放下筷子,反思道:“好像是喂得有點多了!

    聽上去跟喂豬似的。

    喂完了,許艷梅還拉著人不放:“我們小俞在學校里怎么樣啊,他性子容易沖動,你要是能拉得住就勸勸他……”

    謝俞想勸勸許艷梅同志,他這學期在學校打的幾次架,都是跟她面前這人一起打的。

    賀朝張口就來:“我們小俞……不是,你們小俞,那個,在學校里挺好的!

    謝俞右眼皮跳了一下,隱約有種不太好的預感。

    果然,他下一秒就聽到賀朝開始胡言亂語,什么上課認真,學習努力,團結友愛,遵守校紀校規都冒出來了。

    怕他越說越夸張,謝俞在桌子底下掐了掐賀朝的手。

    許艷梅沒察覺到哪里不對。

    她又覺得人家都夸了這么一通了,夸得怪不好意思的,于是自己主動挑挑刺,找了個缺點說:“我們小俞就是成績不太理想!

    “沒事,”賀朝說,“我比他更不理想!

    許艷梅:“……”

    周大雷午飯沒吃上,餓得慌,還在往嘴里塞東西,撿剩下來的紅燒肉吃。

    許艷梅轉身去廚房間切水果,拿著菜刀切水果跟砍人一樣,乒乒乓乓一陣,聽著有點嚇人。

    謝俞剛才掐完賀朝的手就一直沒松開,就用一根手指輕輕地搭在他手上,勾著問:“你來干什么!

    賀朝湊在他耳邊,低聲說:“來找你!

    兩個人沒再說話,對上眼神,突然之間什么話也不用說了。

    謝俞別開眼,感覺剛才賀朝對著說話的那邊耳朵好像有點發燙。

    許艷梅雖然動靜大,不過切出來的果盤賣相看著還不錯,但是果盤四周非常別致地擺了一圈核桃。

    賀朝猶豫地問:“……這個?”

    許艷梅擦擦手,從廚房間走出來,毫不遮掩地說:“吃吧,補補腦子!

    謝俞:“……”

    賀朝:“……”

    最后走的時候,兩人手里被塞了兩袋核桃,還是剝好的那種,也不知道到底籌備了多久。謝俞提著紅色塑料袋,心情有點復雜。

    賀朝倒是挺高興,這份高興一直持續到他跟謝俞并肩走到車站站臺上等車,終于壓不下去了:“這算不算見家長?”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捕鱼经典街机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