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第三十九章

作者:木瓜黃 返回目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余生有你,甜又暖、少帥你老婆又跑了、蜜愛100分:不良鮮妻有點甜、最強狂兵、侯府商女、妻在上、征服游戲:野性小妻難馴服、一號紅人

戀上你看書網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偽裝學渣最新章節!

    “堅持住啊,好男兒志在四方,眼前的黑都不是黑!斌w育老師蹲得累了,也往地上一坐,低頭看下時間,然后又吹了聲口哨。

    賀朝剛支起來不久,聽到這句話又得往下壓,他緩了緩,發現自己不能盯著某位小朋友看,再看下去怕是連十個都做不了,于是偏過頭去,喉結不自主地上下動了動。

    這回賀朝沒有停留太久,他幾乎是有些倉促地做完了那個俯臥撐。

    兩個人目光相互錯開,賀朝一直專注地看體育館地面,仿佛能看出花來,直到謝俞問他:“幾個了?”

    “啊,”賀朝腦子轉不動,也壓根沒心思記數,“我不知道,你也沒數?”

    謝俞側著頭,這個姿勢眼睛只能往斜上方看,體育館頂上有好幾根橫梁,再往上是格子狀的玻璃板面,謝俞頓了頓,才說:“沒數!

    “應該有十幾個了吧!

    賀朝說完,發現自己盯不住地面,眼神又開始分散,慢慢地落在謝俞脖頸上,發現那處線條意外地漂亮,最后也不知道是對自己說還是對謝俞說:“……再忍忍!

    好的,可以。

    他忍。

    謝俞剛躺下的時候,很想抬起膝蓋把身上這個人掀飛。他冷著臉,覺得自己像個傻逼,放著好好的試卷不做,過來上什么體育課。

    冷靜下來之后,他開始思考等會兒起來了應該先殺誰。

    以死相逼才把謝俞拉過來上體育課的羅文強正在操場上訓練,莫名覺得背后陰風陣陣,他搓了搓胳膊,感慨天氣降溫真是降得厲害。

    賀朝雖然平時愛動手動腳,真到這種時候還挺克制……謝俞感覺到賀朝身上好像有種想逃離、甚至下一秒就能跳起來的克制。

    謝俞不知道耳邊那陣心跳聲到底是自己的還是賀朝的——尤其賀朝壓下來的時候,兩人短暫地貼在一起的那幾秒鐘。

    謝俞看著頂上那幾根橫梁,隱約感覺到哪里變得不太對勁,或者說,這種不對勁的感覺已經存在很久,但今天尤其強烈。

    像是心里住著頭野獸,平時都在安安靜靜地打著盹,今天突然熱烈地、近乎野蠻地嚎叫起來,讓人不安,但又……莫名其妙地有些沸騰。

    體育老師除了開頭報了數,中間都用口哨替代,讓人忍不住懷疑他是不是想不動聲色給他們多加幾個,他們剛暗自腹誹完,體育老師又吹了一聲,然后報了個整數:“二十!很好,繼續加油!”

    有同學提出質疑:“老師,怎么才二十個,我感覺我做了三十個!

    體育老師臉不紅心不跳:“這位同學,你的錯覺!

    不管到底是二十個還是三十個,有兩組男生是徹底做不動了。

    即使身下還躺著個男同學,手腕一松跌下來可能會釀成悲劇,也好過繼續煎熬地做俯臥撐,其中一個低頭說:“萬事通,我不行了!

    萬達:“你怎么可以不行!你的人生哪里是區區五十個俯臥撐可以擊敗的?”

    “……我真的不行了!

    周遭起哄的同學越來越多,除了剛才在體育館里打羽毛球的那些,還來了一大群人,高低年級的都有,劉存浩也順勢擠進來:“我去,你們,很激烈啊!

    謝俞抬手捂上額頭,有點頭疼。

    “能別杵著看熱鬧嗎朋友們,”賀朝扭頭說,“尤其是你,劉存浩,你身為班長能不能守護一下三班同學的尊嚴?”

    高二三班同學還有個屁的尊嚴,早都已經沒了。

    盡管失去尊嚴,但還有機會可以挽回一下自己的俯臥撐實力,尤其圍觀的人里有好幾位低年級學妹,這就跟打籃球發現場下有妹子一樣,就算吊著口仙氣也得展現出自己強健的體魄。

    萬達眼睜睜看著他身上那位剛才嘴里還說著“我不行了”的哥們,突然撒開一只手,左手握成拳頭,單手開始做俯臥撐:“……”

    賀朝看得嘆為觀止:“可以啊,厲害,這位同學你下周給咱班捧個第一回來?”

    劉存浩帶頭鼓掌,“傅沛加油!再來五十個!”

    傅沛渾身繃緊,咬著牙繼續埋頭苦干。

    謝俞也側著頭看過去,看了一會兒突然問:“傅沛?三班有這人?”

    賀朝還差三個就滿五十,往下壓的時候,順勢湊在謝俞耳邊說:“我們隔壁組,倒數第二排,剛開學因為網戀問題被老唐叫過去談話的那位!

    謝俞在腦海里搜索無果,臉上掛著三個大字:沒印象。

    “就知道你不記得,”賀朝把身體撐起來,喘了口氣,又說,“你說說你在咱班好歹也是呆了一個多月的人,你都記得些什么?”

    從謝俞這個角度看去,看到少年凸起的喉結,順著脖子一路往下,是略微有些凌亂的校服領口。

    五十個做下來不可能一點感覺都沒有,加上神經處于緊張狀態,做完最后一個,賀朝覺得真他媽累人,他手腕使力一轉,整個人往邊上倒,倒在謝俞身邊,慢悠悠地說:“……五十個,你哥我強不強!

    謝俞往邊上挪了挪,說:“滾吧,我媽就生了我一個!

    傅沛全場最佳,單臂俯臥撐愣是秀了二十多個,最后停下來,偷偷問萬達:“有妹子看我嗎?”

    萬達不好意思告訴他殘酷的現實,現實就是所有圍觀群眾不管公的母的,都在看他們班兩位赫赫有名的班草。

    “你覺得有,就有吧!比f達拍拍傅沛的肩膀,“該起來了!

    本來是要交換位置,單號同學在上面,再來一組五十個,但體育老師顯然沒有把握好時間,等他們要上下換位置的時候,下課鈴正好響起來。

    體育老師看看胸前的秒表,有點可惜地說:“下課了啊,那行,那下課吧!

    “……”

    雙號們開始哀嚎自己倒霉,單號們都不知道該不該高興,畢竟白白躺了半天,但要他們去壓著別人做俯臥撐好像又不是件值得期待的事情。

    回教室后,賀朝和謝俞兩個人一整節課沒怎么說話。

    氣氛也說不上尷尬,以前總是賀朝湊上來說說說個沒完,現在賀朝突然安靜下來,偶爾找謝俞說兩句,話題剛開個頭,賀朝一看到對方又跟大腦斷電似的,沒話了。

    “你到底想說什么?”

    謝俞幾次三番被打擾,每次就叫一聲他的名字,謝俞、老謝、同桌,輪著叫,叫完了又不說話,煩得頭疼。

    賀朝把英語書攤開,指指英語書,努力找了個問題問:“在講哪一頁?”

    謝俞說:“第三單元!

    賀朝‘哦’完又不說話了。

    鬧得坐在他們倆前排的兩位同學不知所措,互傳紙條:他倆鬧別扭了?吵架了?

    紙條一路傳到班長手上,劉存浩回想到上節體育課兩位校霸相親相愛的樣子,趁著英語老師轉身在黑板上寫例句,低頭寫:沒有啊,他們倆上節課還如膠似漆。

    賀朝神經病一樣對著英語書看了半天,才想起來自己不應該在聽課,他應該去玩手機。

    于是每節課都牢記玩手機使命的謝俞,跟周大雷聊著聊著,退回到好友消息界面,看到賀朝更新了一條個性簽名: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謝俞:“……”這個人是不是瘋了。

    運動會之前,班里訂的服裝也都到了,老唐特意讓他們換上看看效果,然后他拿著個老式相機從辦公室里晃過來。

    班服就是件定制衛衣,套上就行,為了決定衛衣上定制什么字樣,班里舉行過一次投票活動,說什么的都有,什么時光不老我們不散、青春永不散場……

    最后投票演變成文藝風和囂張風的廝殺。

    “老子最屌!”

    “青春永不散場!”

    “老子最屌!”

    “……”

    最后吵得翻天了,還是老唐過來,這個一腳踏入中年男人隊列的語文老師賜了他們四個字:“愛與和平!

    賀朝把衣服拿出來,抖兩下抖開,平平無奇的版型,背后“愛與和平”四個字分外醒目。

    謝俞猶豫很久,不是很想穿。

    不過最苦惱的人還是羅文強,他又不能去男廁所換裙子,賀朝套上衛衣,拉著劉存浩他們圍成一堵人墻:“別怕兄弟,大膽換!

    謝俞從廁所回來,萬達就沖他喊:“俞哥一起來,我們這還有個缺口,幫忙堵堵!

    “不幫!

    “朝哥,你家小朋友,”等冷酷的西樓大佬走過去了,萬達小聲對賀朝說,“管管?”

    賀朝手插在口袋里,指腹在棒棒糖糖紙上摩挲,忽然笑了,說:“這還真管不了……他管我還差不多!

    萬達不知道為什么腦子里突然冒出來“妻管嚴”三個字,把他嚇了一跳,好在羅文強已經換好衣服,苦不堪言地繼續縮在角落里不敢露面,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你換好了,你就出來!快點的,是不是個男人了,磨磨唧唧!

    賀朝退后兩步,回自己座位上站著,他這一撤退,蜷縮在角落里的某個大體積生物徹底暴露在大家面前。

    羅文強撓墻:“……我不要活了,你們殘忍地剝奪了一個純情少男高中早戀的可能,高中三年生涯里我找不到妹子了!

    賀朝坐在桌子上笑。

    謝俞也覺得好笑,但同情占的比重更大一些,他決定送給體委最后的尊重。

    賀朝看見了,伸手拍拍他腦袋:“小朋友,心情不好?”

    “去你媽的小朋友!

    謝俞說完也沒繃住,差點笑出來,又說:“我不想太殘忍!

    唐森舉著相機,站在班級門口,笑呵呵地對著他們拍了一張。

    不是什么正經的大合照,大家也沒排好隊形,零零散散地聚在教室后邊,羅文強哭半天,萬達遞給他一面鏡子,他哭不下去了,瞬間被自己逗笑。許晴晴拿著手機站在邊上拍,其他人都笑得直不起腰來。

    畫面定格在這個瞬間。

    這個每個人臉上都帶著笑,擁有無限活力的、青春洋溢的瞬間。

    還有最后一排的兩個男孩子。

    雖然只有背影,但是兩個人靠得很近,尤其坐在桌上的賀朝,姿態閑散,沒規沒矩。

    賀朝身體斜著,露了半張側臉,手指搭在謝俞頭上,指尖淺淺插進他的頭發里,嘴角帶著三分笑意。

    而謝俞連后腦勺都仿佛刻著冷漠兩個字。

    陽光從窗戶外邊灑進來,這陣近乎刺眼的光被窗簾遮著,恰好有風將窗簾吹起,永遠對不齊的課桌椅,載滿粉筆字的黑板,還有教室里的所有同學們,整個被照得發起光來。

    他們身上穿著同款衛衣,背后四個大字:愛與和平。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捕鱼经典街机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