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第二十九章

作者:木瓜黃 返回目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余生有你,甜又暖、少帥你老婆又跑了、蜜愛100分:不良鮮妻有點甜、最強狂兵、侯府商女、妻在上、征服游戲:野性小妻難馴服、一號紅人

戀上你看書網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偽裝學渣最新章節!

    “唐老師,把風扇關了吧,”徐霞邊撿試卷邊說,“……噪音太大,等會兒英語考試聽力會有影響!

    唐森點點頭,走過去關風扇。

    徐霞手里抓著試卷,從她那個角度,只需要了略微抬下頭就能看得見桌底。

    眼看徐霞就要起身,謝俞觸電般地把手縮了回去。

    賀朝反應慢兩拍,他看著謝俞低頭繼續答題,這才眨眨眼,五指收攏,再度將那團紙攥在手里。

    徐霞沒察覺到不對勁。

    她撿完試卷之后,四下環顧幾眼,又攤開書籍開始看書。

    唐森看到一個企圖翻語文書找詩詞填空答案的,他在那位同學的課桌邊上停下,沒說話,敲了敲桌角警告。

    風扇緩緩停下。

    謝俞前面還有四個人,這四位兄弟內心焦灼,說好的答案遲遲沒遞過來,再不傳過來都沒時間抄了。

    于是排頭終于忍不住回頭暗示身后那位:“……貨呢?”

    后面那位表示不知道,又往后問:“東西還在朝哥那兒嗎?什么時候可以接頭?”

    “不知道啊!

    “催一催,等不及了,沒時間了!

    “……”

    第四位同學被賦予重任,但是他也不敢問,謝俞的傳說至今都還在學校里流傳,他提議:“要不然,我們就拿出我們的真實水平好了……”

    做好要拿出真實水平的覺悟,四個難兄難弟不再奢望答案,倒是賀朝講義氣,他等了幾分鐘,又去戳謝俞后背:“答案,快點!

    謝俞賜他一個字:“滾!

    “這么冷酷,”賀朝說,“你抬頭看看,這四位同胞,看看他們憂郁又哀傷的背影,良心不會痛嗎,心里就沒點什么想法嗎!

    謝俞:“關我屁事!

    賀朝:“……”

    “還有最后十分鐘,大家抓緊時間,”唐森看了眼手腕上的表,提醒道,“作文還沒寫好的,注意時間啊,可以開始做收尾工作了!

    唐森說著轉過身,往講臺邊上走。

    趁著這個空檔,謝俞沒回頭,向后伸手,他沒有像賀朝那樣在藏在下面磨蹭,光明正大地將手背抵在賀朝桌邊,語氣挺不耐煩地說:“答案!

    賀朝愣了一秒,反應過來,把紙團放到謝俞手里。

    謝俞拿到之后,又把紙團往前扔,不偏不倚正好砸在前面那個同學的桌上。

    賀朝回味過來,突然很想笑。

    他低下頭,試卷早就寫完了,胳膊肘撐在作文紙上,手遮住一側眼睛,模樣散漫,偷偷在心里說了一句:這個嘴里說著“關我屁事”的小朋友……有點可愛啊。

    十分鐘后,鈴響。

    上午考兩門,緊接著還有一場英語考試。他們這個考場也沒人需要回去拿個書復習什么的,除開要去洗手間的,其余人交了試卷之后繼續待在考場里。

    等兩位監考老師收齊試卷,試卷按照考試號排列整齊之后,班里人站在門口沖兩位老師揮手,集體歡呼:“啊朋友啊,朋友,再見!”

    班里亂成一鍋,還有人帶了撲克牌斗地主。

    “朝哥來不來?”帶撲克牌的那個邊發牌邊問。

    賀朝起身,擺擺手說:“不來,你們玩!

    謝俞還在估分,在紙上加加減減算了幾遍。

    賀朝走到謝俞身側,彎腰看了一眼,還沒看清楚,謝俞“啪”地一下把演算紙翻了過去。

    “寫什么呢,那么小氣,”賀朝也不在意,轉了話題,隨口問,“廁所去嗎!

    謝俞不是很能理解那種去洗手間喜歡組團的,是自己去尿不出來尿還是怎么的,破事那么多,他放下筆,譏諷道:“……干什么,需要人給你把著?”

    “……”

    同桌太無情,賀朝摸摸鼻子自己去了。

    他洗完手又在外面晃蕩了一圈,路上光是打招呼就打了十來次,那熱絡的程度,仿佛全年級都是他哥們。

    “朝哥,”又有人從教室里往外探頭喊他,那人靠在窗戶旁邊說,“好多天沒見了啊!

    賀朝停下腳步,歪頭看了眼班級牌號,然后靠著墻壁跟他說話:“在五班考試?你小子可以啊,成績進步不少!

    “哪里哪里,我幾斤幾兩您最清楚。膽子有多大,成績就有多高,上次考試不小心抄過頭了!

    那人說著說著從兜里摸出一盒煙,作勢要從里面抽出一根遞給他:“中南海,來一口?”

    煙才抽出來一半,那人嘴里突然“我操”了一聲,把煙塞回去。

    徐霞踩著高跟鞋從七班教室門口走過。

    等徐霞走遠了,那人還想把煙再拿出來,賀朝擺擺手:“我不抽!

    “?”

    賀朝又說:“戒了!

    離下一門考試開始還有十幾分鐘。

    賀朝沒回教室,他繞到教務處附近沒人的地方,隨便找了個臺階坐下,從兜里摸出一根棒棒糖,橙色外衣,三兩下撕開糖紙就往嘴里塞。

    賀朝叼著糖,低頭給謝俞發短信。

    就是一則從網上看到的冷笑話,又冷又尬,發過去都能想象得到謝俞會說什么——無聊,拉黑,滾。

    冷笑話還沒發出去,背后由遠及近傳來一陣腳步聲,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發出規律的‘踏踏’聲。

    賀朝沒回頭,倒是正好經過的那個人停下了腳步。

    “賀朝,你怎么回事?!”徐霞捧著考試卷站在樓梯口。

    從上次楊文遠那件事開始,她對賀朝一直心存不滿。在徐霞心里,楊文遠歸楊文遠,那次是她看錯人,但賀朝這個人的形象在她眼里從來沒有變過——就是一位劣跡斑斑的不良少年。

    徐霞氣不打一出來,又道:“你以為學校是什么地方,能在學校里抽煙嗎?剛才在走廊上我睜只眼閉只眼沒說你,自己心里沒點數?你看看你像個什么樣子!

    在走廊就里看到其他同學給賀朝塞煙,現在走到樓梯口隱約看到他嘴里叼著東西,徐霞根本沒有細看,直覺把它們聯系在一起。

    徐霞話還沒說完,就聽到賀朝突然笑了。

    少年單手撐著墻壁站起來,高高瘦瘦的,看起來賞心悅目,校服寬松,隱約能順著動勢和衣紋看到腰線。

    “心里有點數?”賀朝比徐霞高了兩個頭,本來是背對著她,他往下走了一個臺階,轉過身看她,又說,“……我什么樣子?”

    賀朝嘴里甜得發膩,說出來的話卻不是那么好聽:“徐老師,你是不是眼神不太好?”

    看到是糖,徐霞不說話了,她避開賀朝,往前走兩步,想直接下樓。

    賀朝擋在她面前:“你趕時間,我也趕時間。這樣,道個歉!

    “你道個歉,”賀朝又說,“還有上次的事,兩句對不起說完再走!

    徐霞打心眼里瞧不上賀朝,哪里拉得下臉。

    賀朝笑著說:“有那么難嗎,都說為人師表,您做錯事說錯話三個字對不起都說不出來?”

    徐霞站著沒吭聲。

    廣播里姜主任又開始積極廣播下一場考試的注意事項:“請各班老師檢查一下聽力設備,我們先放段英文廣播,調整好音量……”

    賀朝雖然面上笑著,眼底滿是戾氣,渾身上下充斥著尖銳又危險氣息,好像平時收起來的那股勁全都松了開來,席卷了他。

    徐霞感覺到一種強烈的壓迫感。

    就在她以為賀朝馬上就要爆發的時候,少年突然往邊上退兩步,靠在墻上,給她讓開了一條道。

    賀朝把嘴里的糖咬碎了,只剩下根棒子。

    徐霞頓了幾秒,還是從他身邊走過去,下了半截樓梯拐彎的時候,賀朝突然又叫了她一聲:“因為成績差嗎?”

    徐霞在樓梯拐角處仰起頭,從她那個角度看,看不清楚賀朝的表情。

    賀朝捏著那根白色的塑料棒,又說:“因為我成績差,所以我是您嘴里的——那種樣子?”

    徐霞突然覺得有雙手無形之中扼住了她的脖子,想說話,又說不出來。

    英語監考是唐森和隔壁班歷史老師。

    賀朝遲到了十分鐘。

    走進來的時候,全班人都察覺出賀朝整個人不太對勁,唐森想抓著他問問怎么考試遲到,賀朝沒像平常那樣扯皮說什么我扶老奶奶過馬路,站在門口就是一句:“遲到不讓考?”

    直接把唐森給問懵了:“啊……不是,就是你下回……”

    賀朝直接越過他往座位上走。

    “我操,屌啊!

    “朝哥這個狀態……”

    “……怎么回事?”

    “考卷都發下去了,看下聽力啊,等會兒聽力部分馬上開始!碧粕呎f邊往賀朝那邊看,又重復一遍剛才賀朝不在時候講的那道錯題,“閱讀題A篇第三小題,有兩個重復選項,把C選項改成黑板上這個!

    謝俞往后靠了點:“發什么瘋?”

    賀朝也知道剛才自己失態,不僅失態,小情緒還表現得相當幼稚,那股情緒發出去之后平復很多,他抓抓頭發,說:“沒事,屁大點事!

    他說完,又舉手對唐森來了句:“老師我下次一定注意!

    這情緒轉換得太快就像龍卷風。

    唐森也著實捉摸不透這個孩子,只能愣愣地說了三個“好”。

    考試進行到一半,賀朝已經寫完試卷,正想趴下來睡會兒,剛枕著胳膊闔上眼睛,聽到從底下傳來兩聲敲擊聲。

    他半睜開眼,沒動彈:“小朋友,干什么?”

    謝俞又用手指敲了兩下,發出清脆的聲響:“手,下面!

    賀朝從下面摸過去,摸到一張紙條。

    打開上面只有一個問號。

    ?

    這大概是來自他這位冷酷的同桌最高水準的關懷了。

    賀朝很知足。

    他覺得他拿起筆能寫大段被“冷酷殺手”關心的感言,填滿整張紙,不過當他拿起筆,筆尖落在紙上暈開一團墨跡,他頓了頓,最后只寫了六個字上去:

    ——我是什么樣子?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捕鱼经典街机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