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第二十七章

作者:木瓜黃 返回目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余生有你,甜又暖、少帥你老婆又跑了、蜜愛100分:不良鮮妻有點甜、最強狂兵、侯府商女、妻在上、征服游戲:野性小妻難馴服、一號紅人

戀上你看書網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偽裝學渣最新章節!

    幾人輕手輕腳往樓下走。

    走到半途, 萬達扶在欄桿上的手突然縮緊,驚了:“握草,真、真真的有……”

    “有什么?”

    “看到什么了?”

    “——有鬼啊!

    謝俞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時間。

    分針停在12點方向, 正好是凌晨一點整。

    二樓走廊盡頭,聲控燈沒有亮,一團隱約像是人形卻看不清四肢的東西,緩緩向他們這邊挪動。

    ‘它’的腳步聲很輕,就像慢鏡頭回放似的。

    只有從盡頭那扇窗戶透進來的月色和路燈燈光, 忽明忽暗地給點綴著這番詭異的景象。

    謝俞捏著鎮魂符, 突然想安慰安慰身邊這個大傻逼,正要說“你他媽不會真的以為在人身上披個床單到處晃悠就是靈異事件”。

    就見到賀朝又從口袋里掏出一張紙來, 上面的鬼畫符和陰陽符號,跟謝俞手里拿著的那張幾乎一模一樣, 賀朝表面上看起來淡定得不行:“沒事,我還有一張!

    “……”

    “現在怎么辦?”萬達問。

    賀朝反問:“你制定了那么多作戰計劃,就沒有考慮到這一步?”

    萬達壓著嗓子說:“其實我沒有想到我們真的能遇到它……”

    謝俞靠在墻上, 隨口道:“……還能怎么辦, 要不然, 上去打個招呼?”

    萬達沉默。

    “其實我覺得男人的冒險,要硬氣一點,”萬達說到一半,來了個大轉彎, “要不然我們直接回去……”回去睡覺吧。

    話還沒說完, 就見全程不聲不響的丁亮華直接從他們身側沖了出去!

    丁亮華百米沖刺的成績一定很傲人, 下回運動會一定要舉薦他參賽,跑得像陣小旋風,經過轉角的時候還不忘抄起立在角落的滅火器,對著那坨東西“哐”地就是一下。

    萬達:“……”

    賀朝:“……”

    謝俞:“……”

    “怎么回事?”

    “你們住校生的生活那么刺激的嗎?”

    “夜生活挺豐富啊!

    周一早晨,沈捷一只腳剛踏進教室,書包還沒來得及放下,就聽到一些奇怪的流言蜚語,交了作業,也顧不上復習,直接往三班跑。

    他趴在窗口,從外向里探頭問:“聽說瘋狗在辦公室里都快氣炸了,你們搞什么了到底?”

    班里正在調整桌椅,鬧哄哄的,許晴晴自己的搬完了,跟劉存浩一起幫著其他小組排桌椅:“羅文強,你到萬達后面,然后你們這一排跟邊上的對齊……來咱班考試的人數是32個,桌椅不夠去隔壁班借!

    他們得將座位拆開,排成規定的考試座位,單人單坐。

    等會兒鈴響就要去各自的考點考試,迎接高二第一學期第一次正規考試。

    ——月考。

    萬達專心調整桌椅的位置,不是很想回答沈捷的話:“這個,說起來,一言難盡!

    沈捷:“小萬,你還是我當初認識的那個傳紙條遞答案的時候都不忘跟我聊八卦的萬事通嗎?”

    “……”

    萬達搖搖頭說:“人都是會長大的!

    沈捷成績不是很好,高一有回期末考試想考個好成績好回家歡歡喜喜過年,省的家里人整天嘮叨。趁監考老師還沒來,他戳戳前排那個人的肩膀問:“朋友,想不想一起過個好年?”

    前排那位小伙子就是萬達。

    兩人一拍即合。

    剛開始傳的還都是答案,傳了兩三個來回,沈捷用胳膊肘將橡皮懟到地上,然后彎腰裝作撿橡皮,把地上的小紙條抓到手里,打開發現除了答案,還多了一行字:你是五班的?那你認識賀朝嗎,聽說賀朝前幾天跟老師打起來了?

    紙條傳到最后變成了八卦大會。

    題目倒是沒抄到多少,聊的內容幾乎涵蓋了全年級。

    于是沈捷把目光轉向賀朝。

    目光在班里瞎晃悠一圈,終于鎖定住目標。

    賀朝跟謝俞兩個人的座位分得比較尷尬,哪排缺人就被分去哪里。

    賀朝在最里面那排,坐在最后一個。

    角落里光線不是很好,賀朝背靠著墻壁,一只手插在兜里,姿態散漫,單手擺弄手機。

    “朝哥——”沈捷舉起手喊。

    賀朝聽到聲音抬起頭,他將桌上的塑料袋拿在手里,走過去的時候順手往垃圾桶里扔:“馬上考試了,你瞎晃悠什么呢!

    沈捷:“你們宿舍樓……”

    “我用五個字簡單給你概括一下,男人的冒險!辟R朝說。

    沈捷滿臉困惑。

    謝俞的座位正好就在邊上,人正趴在桌上睡覺,賀朝拍拍謝俞后腦勺,又說:“是吧老謝!

    謝俞:“……”

    謝俞頭也沒抬,手在邊上摸索,抓到個什么東西就往前丟出去。

    是個計算器,摔地上怕是要摔壞,賀朝往后退兩步穩穩接。骸靶∨笥呀裉炱庖蚕喈敱┰臧!

    沈捷還想再問。

    賀朝打斷道:“回頭再說,滾回你自己班級去,馬上考試了!

    以前考試的考場安排都是電腦隨機,跟誰分在同一個班考試根本就不可預測。這學期上來改了政策,按照上學期期末考考試成績排考場,年級前三十名在一班考試,后三十名去二班,以此類推。

    說是想用這種劃分等級的方式激勵起大家的斗志,人要向前看,考場也要不斷往前爬。

    姜主任的原話:“要有野心,在學習上有一點野心這并不可恥,打個比方,今天我在五班考試,我下一次就想坐在一班的考場上!我希望大家都要有這樣的志氣!”

    沈捷不情不愿地走了。

    萬達猶猶豫豫踱步過來:“學委今天不來考試了?”

    賀朝:“他都那樣了……還考試?”

    “聽說他媽帶著他回家睡覺去了,缺乏睡眠,每天就睡那么兩三個小時,精神不出問題才怪!

    聽到“學委”兩個字,謝俞也不睡了,班里拖椅子的聲音不絕于耳,鬧得很,他坐起來,往薛習生的座位上看。

    那天晚上丁亮華勇猛無比地沖出去,滅火器噴出來一地干粉,走廊里全是粉塵,掀開“鬼”身上的床單,薛習生安安靜靜地躺在地上。

    “誰能想得到是夢游,”萬達說,“我還是第一次遇到夢游范圍那么廣的,這要是宿舍樓不鎖門,他是不是還能閉著眼睛轉悠到校外去?”

    他們半夜鬧出來的動靜,驚動了隔壁教職工宿舍樓的瘋狗和老唐,兩個人急急忙忙趕過來,一個褲子拉鏈都沒來得及拉,老唐拖鞋都穿反了:“怎么回事?大晚上吵什么?你們在干什么?”

    考試預備鈴響,大家拿著考試用具去各自對應的班級。

    謝俞什么都沒帶,就帶了支黑色水筆。

    如果可以他連筆都不想帶,不然真的不知道要怎么樣才能超越賀朝,閉著眼睛瞎做也比這人考出來的分數高。

    “要涂卡的,帶支2B啊,”賀朝走在謝俞身后,往他手里塞了支鉛筆,還跟他分享起自己的經驗,“雖然涂不涂都一樣,好歹也能蒙個幾分!

    “幾分?”

    “七八分吧!

    “……”

    以前考試謝俞都會嚴格掌控好平均分,雖然控分控得都是低分,但也不會低得過于離譜,避免給人一種這個人是個傻子的印象。

    基本上把控在“這孩子腦子還是挺聰明的,就是不肯好好學”這個范圍內。

    就連顧女士也一直都認為自家孩子還有救。

    雖然孩子翹課打架考倒數,但這都是因為孩子沒有聽課,只要肯學,成績絕對不會是現在這個樣子。

    謝俞接過那支綠皮鉛筆,為了等會控制分數做準備,問他:“你上學期期末考多少?”

    一路路過一到八班,他們倆的考場還要往樓上走,在最后一個班,按照姜主任這個考場分配,他們考場簡直就是差生聚集地。

    賀朝:“期末?不太記得了,印象里考得還挺好的,超常發揮!

    謝俞:“嗯?”

    賀朝:“英語好像有……四十分?”

    謝俞:“……”

    差生聚集地零零散散二十幾號人,個個拉出來都是讓老師頭疼的人物,實力強勁,以一己之力拉低全班平均分,一個人的分數基本上決定了這個班級在年級里的位置。

    賀朝進門的時候好幾個人跟他打招呼:“哎唷,朝哥!

    賀朝一眼晃過去,發現不少認識的,他站在門口,單手插在褲兜里,看起來有那么點差生老大的意思:“啊,好久不見!

    唐森正好監考差生班,他對著電腦上的時間調整自己腕上的手表,其他老師看著都替他擔心:“老唐,你們班這次,班級平均分怕是不太好看!庇绕涮评蠋焺傉{過來,不拿出點成績……

    “?”唐森還在專心調時間,“沒事,我不擔心這個,分數也不是衡量一切的標準!

    要說分了考場之后對這些差生有什么影響,還真的有一個——抄答案都不太好抄了。

    能找誰傳答案,大家都半斤八兩。

    但是“半斤”和“八兩”之間還是有些區別的。

    座位第一排第一個——也就是差生考場里期末成績最高的那位,被其他人投以暗示的眼神。

    “聽說你數學能考六十分,一百五十分能考六十分,哇!

    “什么,六十分?你這么厲害的嗎?”

    那位兄弟是估計差生生涯中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有點不好意思:“那個……也沒有啦!

    謝俞用掌心抵住額頭,低著頭努力不去聽這群人說話。

    太他媽……

    謝俞心里復雜又曲折,一時間找不到合適的詞匯吐槽,就聽坐在他身后的賀朝也加入了尬吹大軍:“六十分,兄弟,很強啊兄弟!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捕鱼经典街机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