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5章 我難受

作者:詠苼芝戀 返回目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ǖ馁N身高手、美食供應商、第一序列、官場局中局、超級無良學生、奪舍之停不下來、都市極品醫神、女總裁的貼身高手

戀上你看書網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都市血狼最新章節!

    “他怎么喝成這樣了!”老爺子心疼極了。

    婕坷回了句“他心情不好”后,給老爺子大聲招呼,跟在郝軒身后。

    宮殿后院,古屋!

    到了新房門口,郝軒將貝基放了下來交給婕坷她們,說:“你們扶她進去我去找點醒酒的來!”

    “好!”

    推門進入,冷洛、雷穎、貝爾、小琳幾人不在,古月、阮玲兒、索菲見婕坷她們回來了,貝基醉成這樣,預料中的事。

    郝軒找了點醋,可貝基那里喝得下,被扶到床上什么都不知道,口中依舊念著,神色略有些痛苦。

    快天亮的時候,冷洛她們回來了!見貝基這個樣子,她們心里能好受嗎?新婚之夜新郎跑出去得爛醉如泥,四個新郎不在新房,新郎全靠幾個新郎換著背回來,這

    雷穎用銀針給貝基扎了幾下別急便睡了過去,冷洛坐在床沿,望著在給貝基灌醒酒湯的洪媛媛。對大家說:“他是想念凌薇,還有閻獄!婕坷,凌薇我們沒有辦法了,閻獄我們可以的!”

    “你的意思是”

    冷洛點頭:“閻獄深愛著相公,之前閻獄是做了很多對不起相公的事,可在決戰期間,她的行為充分證明她之前的所作所為是有苦衷的!

    “這一點我贊同!”雷穎表態了。

    冷洛又說:“相公同樣愛著閻獄,并且愛得很深,既然彼此相愛,就把閻獄找回來!反正我們姐妹多,再多一個也沒事!

    婕坷沉吟著說:“三個月了,閻獄沒有一點消息,她若存心躲著鵬飛,我們是找不到她的,一切隨緣吧!”

    當貝基醒來的時候,是當天晚飯過后!身邊只有薛映寒和洪媛媛,據薛映寒說,其他人都是他貝基去忙碌了。

    揉著疼痛的太陽穴,貝基打量一下屋子,有氣無力的說:“給我弄點喝的,頭疼死我了!”

    “你多喝點頭就不疼了!”薛映寒恨鐵不成鋼的說:“早就給你準備好了!”扶起貝基,洪媛媛將雷穎讓她們煲的湯端了過來,用勺子吹冷喂貝基。

    “我自己來!”

    “躺著吧,我還沒照顧過你呢!”洪媛媛的愿望實現了,能夠照顧貝基,對她來說是幸福的。

    見洪媛媛溫柔著像個小媳婦似的,貝基有點不大習慣,薛映寒坐在床沿,雙手拖著美麗的腮,清澈雙眸望著貝基,滿臉笑容。

    “你看我做什么,花癡!”

    “你才花癡呢!”薛映寒瞪了貝基一眼,有些遺憾的說:“我薛映寒就想不明白了,你說你貝基又沒給我求過婚,我怎么據莫名其妙的嫁給了你!這不是所有的便宜都讓你占了嗎?”

    咳咳咳

    貝基嗆得眼淚都出來,薛映寒“咯咯咯”直笑,洪媛媛說:“這就叫做得了便宜還賣乖!”

    “我說薛映寒你能不能積點口德,嗆死我誰給你破處!”

    撲哧

    這下輪到洪媛媛笑了!薛映寒臉頰涌起一抹紅昏,旋即問:“你知道我是不是?”

    “不告訴你,要不你讓我檢查一下!”

    “滾...”

    薛映寒再大方再豪爽,面對貝基的這種話,已經貝基女人的她不介意,可身邊畢竟還有洪媛媛,都是貝基的女人不假,可有些事還是難為情。

    “滾?這是你說的!從明天老子不動你,幾年之后你不生孩子我看著怎么跟你家人交代!

    “你”

    “我什么”貝基盯著薛映寒起伏不定的酥胸,說:“所以你要主動點,女人多了是忙不過來的!不過現在好了,冷洛、雷穎、貝爾三人是不能動的,你們可以暫時享受她們三人的待遇!

    貝基的口無遮攔,讓薛映寒和洪媛媛不由得一陣羞澀?珊π呤且换厥,薛映寒撇嘴說:“做你的春秋大夢去吧!”

    “我為什么要做夢,你不給我找阮玲兒和英子去!”

    “你”

    嘿嘿一笑。貝基咂舌說:“你的胸應該是e,看起來真讓人想入非非,太豐滿了。讓我摸摸看!”

    “貝基啊,你這嘴能不能別這么臭!”

    “你怎么知道我嘴是臭的?”

    翻了個白眼,薛映寒慢慢靠近貝基!拔乙滥!”隨即,她真的咬貝基了。

    手臂傳來一絲疼意,洪媛媛起身將燙端了下去,懶得去看貝基跟薛映寒打鬧!可她剛出去關山們,已經恢復力氣的貝基立即保住薛映寒,并將其壓在身下。

    薛映寒大驚!“你干嘛啊,快放開我!

    望著盡在咫尺的美人,貝基豈能讓開,嘴唇靠近臉色紅昏的薛映寒,在其耳邊輕輕的說:“你不是說我還沒給你求婚你就莫名其妙的嫁給我了嗎?現在返回還來得及!”

    貝基呼出的熱氣沖擊著薛映寒耳邊,她身子緊了緊,雙手勒著貝基的腰,回應道:“我不后悔!”

    “那你不介意我有那么多女人?”

    薛映寒搖頭。

    貝基沒在說什么,開口她耳垂,一瞬間,薛映寒感覺一道異常暖流劃過身子,那種感覺很奇妙。

    口中情不自禁哼出一道微茫嬌聲。

    貝基以前不是這樣的,可自從突破九宮吞紫宵的第二部分天夢神喋,他就感覺自己的很強烈。

    抬起臉龐,埋在薛映寒高挺雙峰間,那深的可怕的溝壑呈現在他眼神。

    胸前的熱氣越來越強,薛映寒緊勒貝基,身子明顯有了反應,可嘴上卻說:“她們隨時都會進來,先放開我吧!你忙完之后隨時來找我,我給你,我要成為你真正的女人!

    “怕什么,她們來了我一起弄上床,反正你一個人堅持不了多久就會求饒的!”說罷,貝基魔掌不老實的爬上那高高的玉峰,輕輕揉捏了一下。

    “恩!”

    薛映寒表面風蕩,可她是個內心極保守的女人,從未遭受侵犯神圣禁地的她,被貝基這么一弄,鼻息間頓時發生刺人神經的sy聲。

    “我不信,都說男人在這方面不如女人!人家不是說只有累死的牛沒有耕壞的地嗎!”

    牛?地?

    貝基無語薛映寒的這種形容,笑這說:“那我倒是要看看是你的地厲害還是我那頭牛強悍!到時候你求饒我可不會放過你!

    語言上的,已經上薛映寒渾身難受了!再加上貝基魔掌揉捏著,未經人事的她豈能受得了。

    漸漸地,她眼神變得恍惚起來,呼吸也開始急促!貝基感覺衣服隔著不是舒服,魔掌慢慢下移,貼在她小腹上,皮膚接觸,貝基感嘆被壓在身下美人的皮膚可不是一般的好。

    “我難受別再弄了!她們進來看見嗚嗚”

    貝基毫無預兆的吻了上去,將薛映寒所有話兒堵在嘴里,與此同時,手掌順著光滑的小腹一路往上,直接攀爬到那高挺的玉峰之巔。

    “恩嗯嗯”

    舌尖著,慢慢,魔掌配合著,將薛映寒敏感之處摸了個遍;薛映寒直接一道接著一道的電流襲遍全身,任由貝基魔掌游走在他敏感出之間,腦海一片空片,片刻便軟了下去,雙手勾著貝基脖子,生疏的回應著貝基。

    咬著佳人紅唇,發現佳人正慢慢迷失自己,臉頰紅昏,呼吸急促,雙腿加緊,身子不斷往自己擠,已經花叢老手的貝基,怎么會不知道薛映寒現在需要什么。

    另外一只手伸了進去,揉捏著另一只玉峰,再慢慢下滑,到了平坦小腹,薛映寒身子一顫,貝基魔掌竟然伸進到下面,也就是這一刻,正當薛映寒興奮的時候,貝基突然不動了!

    魔掌也停下來!雙唇離開!

    感覺貝基異狀的薛映寒,咬著紅唇慢慢睜眼,當發現貝基帶著性感詭異的笑容望著自己,打量著自己,一副享受的模樣,她不知道貝基為什么不繼續。

    “怎么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捕鱼经典街机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