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8章 他是不是“落日”

作者:詠苼芝戀 返回目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ǖ馁N身高手、美食供應商、第一序列、官場局中局、超級無良學生、奪舍之停不下來、都市極品醫神、女總裁的貼身高手

戀上你看書網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都市血狼最新章節!

    想著,鵬飛都有些接受不了像鮑俎靜怡這樣的女孩,簡直就是的一個勢利眼。這樣的女孩,鵬飛真不明白像謝雨晨這樣的人為什么要癡情于她。

    坐在天臺的臺階上,鵬飛問:“她這樣對你,那你還愛她嗎?”

    “一顆心屬于她不算太長,分開了我依然想著她。因為她,我變得這樣殘缺,遍體鱗傷,我對她的愛,不...不能算是愛,只能說是喜歡了;愛是一種承諾,而我對她的喜歡,已是血和淚的融合!

    此時此刻的謝雨晨,痛苦的神情、悲傷的氣息,猛然間讓鵬飛聯想到在歐洲的時候閻獄對自己的傷害。于是,鵬飛沉默了!謝雨晨繼續說:

    “半年了!當初靜怡給的分手,沒有理由!當我知道理由的時候,我們的聯系和空間上的距離,已經少了;那個理由,是那么的殘酷,難道真像她說的那樣嗎?其實,在那一刻,我真的很想問她,‘難道你擇偶的標準是以貌取人?用身高去衡量!’可話到嘴邊,我咽了回去!”

    “雨晨,愛上一個不愛自己的人,這本身就是一個錯誤!在這個殘酷而又現實的社會里,為一個不愛自己的人執著,太傻了!”

    悲傷的氣息讓鵬飛心口開始有了輕微的疼痛,在安慰謝雨晨的同時,鵬飛也是想用這些話來安撫自己那顆支離破碎的心,望著現在的謝雨晨,鵬飛想到了前些日子的自己。頓了頓,鵬飛又說:“她傷了你,說真的,你不應該怪她、恨她!因為,在一個人成長的路上,磕磕碰碰是在所難免的,愛情的旅程不可能一帆風順;相反,你要感激她。是她,讓你加速的成長!是她,讓你明白了很多事!也是她,讓你知道你還有很多很多的事不懂!”

    聞言,謝雨搖搖頭!“老大,我沒你那么寬廣的心胸。也許,我從來就沒有傷口,是自己給的枷鎖而已,本來不能套上的,是自己情愿背負上這沉重的十字架,不愿解脫。生命一直徘徊在破碎與完美的邊緣,可心里卻還是充滿了希望。也許是天生的,總是不愿屈服,不甘平凡,看到那些任命運擺布卻很滿足的靈魂,一邊羨慕他們的無知,一邊卻感到失望的可悲。曾經愛過,痛過,怨過,可一旦陷了進去,那愛便變成了折磨,似白蟻般,侵蝕我的五臟六腑,喜怒哀樂,不再由我主宰。每一次,都是在我無比失望的時候,她又給我一點希望,讓我又經歷一輪新的煎熬。我的無能為力,老大,你不會知道的!”

    “哎”

    鵬飛重重的嘆了口氣!謝雨晨如今的痛,他東方鵬飛怎么會不明白呢!鵬飛現在可是為了閻獄的事痛苦著呢。有些時候,鵬飛實在想不出多么浮華的語言來形容自己的感受,無論多么深切的感受,變成語言,都猶如沙漠一樣的空洞,蒼涼。終究,自己的心只能自己體會。所以,此時聞起謝雨晨的這些話,鵬飛還是默默的承受著心中的酸楚,只是他不愿吐出出來。

    眼看安慰不了謝雨晨,鵬飛仰頭喃喃的說:“愛情不是我們的生活,只是生活中的一部分;蛟S,什么都沒有,在那個人決定放開牽著我們的手的那一瞬,那曾經讓我們曾迷戀的點點滴滴,都將隨著迎面的風,吹散到天涯海角!所有的一切,或許讓我措手不及,可今生的宿命,是你不能再為一個‘以貌取人’的人執著,是我不能為了一個多次預想置我于死地的人難以忘卻!

    鵬飛的語氣,也變得悲戚起來!凝眸這黑夜中的閃爍的星星,鵬飛發現,自己的心好難受,茫然不知,四周都是石壁,陷在里面,傷得他無法呼吸,為了所謂的愛,苦苦掙扎,以為某個人會在某個地方等著自己,一起到天長地久?稍瓉,結局只能是背道而行,無法交集!坝瓿,愛過就算,無謂誰更付出多一些,更傷一些,更放不下一些,一切都會過去的!辈还茉僭趺措y受,鵬飛還是在盡力的安慰著謝雨晨。

    “終于走到了這一步!心好痛,有一瞬間不能呼吸,可是只要靜怡幸福,我會笑著流淚為她祝福!”

    謝雨晨淡淡的回了鵬飛這么一句,讓鵬飛感覺天底下為什么還有這么多癡情的人。

    初春的涼風赴面,鵬飛感覺到又有一絲的涼意,歐洲那段已逝的歲月,暖色的流光,會不會擱淺在記憶的邊緣。

    西安之城的夜晚,孤獨的鵬飛,在心里冥想著,自己是否還在意那些流逝的過往?那風花幻影的笑臉,那華麗絢爛的旋律,那殘存于手心里的溫度混著初春風的涼意在記憶里盤旋。

    是啊,如果說,已強求自己忘記了,那為什么在看見謝雨晨痛苦的樣子和悲戚的語氣,自己還會再想起研姐,以為忘記就可以自由的呼吸,可是,鵬飛卻只是呼吸到空氣里的孤獨、寂寞和憂傷。

    關于跟研姐的故事,若想起,本以為時間可以讓鵬飛沖淡過去無關自己的一切,然而,卻只是沖淡而已,強求并不等于自己就真的忘記了。

    當鵬飛整理著腦海里的記憶時,不管是閻獄,還是別人,猛然發現一切在清晰的同時,變得錯綜復雜!冰凍于腦海。

    今夜,細細語,碎碎念。天臺,一抹涼風,從四面八方的撲來,攏得幾多思念,人斷腸站起身子,雙手插在兜里,鵬飛緩緩的閉上了眼眸,空氣里流淌著憂傷,混著那幽怨的呼呼風聲開始響起,漫過身軀,滋潤著鵬飛那顆早已干涸的心。

    這個時候,鵬飛也慢慢明白。時光,雖然攜著思念,但并沒被逆轉。

    眼芒余光發現謝雨晨沉傾在過去的記憶中,鵬飛沒再打擾,一個人悄悄離開。走到天臺的出口處,看見西門劍和白偉警惕的守在這里,鵬飛用眼神示意他們離開。

    可是,不知怎么回事,有一種感覺讓鵬飛很不安。站在出口處,鵬飛忍不住回眸看了一眼謝雨晨的方向。

    這一刻,謝雨晨往日的神情和之前的狀況瞬間在鵬飛腦海中閃現,也就是這些東西,讓鵬飛渾身一陣。鵬飛猛然搖頭,一下子清醒了不少。心中責備自己為什么會在謝雨晨面前吐出自己跟研姐的事,為什么會被謝雨晨的悲傷氣息感染。

    謝雨晨。從自己在燕京大學見到他的第一眼開始,就發現他是個有故事的人,他的眼神黯然失色,神情悲戚,愁苦。剛才,他所散發出來的氣息,讓人有種肝腸寸斷的感覺,就連空氣中,都是凄涼的氣氛。

    想到這些,鵬飛猛然想到冷洛對自己說過的一句話。閻獄手下的殺手,落日,屬悲愴型,其情哀怨凄涼、愁苦悲傷。

    不可能!這怎么可能!冷洛的話怎么會跟雨晨這么相似,還是一模一樣。怎么會是這樣,巧合嗎?

    發現鵬飛面色有些難看,還不斷搖頭,西門劍和白偉相視一眼,西門劍小聲的問:“怎么了?少爺!”

    鵬飛收回凝望謝雨晨的目光,看看西門劍,又看看白偉,越想越覺得不對勁!于是,說:“走,下去!”

    走進電梯,電梯內的顯示屏上現實的數字到一半的時候,鵬飛從沉思中回過神來!問白偉:“白偉,渠大炮是你多年的好兄弟,你覺得他怎么樣?”

    白偉雖然不知道鵬飛為為何在這個時候問這樣的問題,但還是如實的說:“大炮是一個值得托付生命的好兄弟,為了兄弟,他可以犧牲一切,我跟他十幾年的兄弟,了解他,更信得過!

    鵬飛點點頭!又沉默了;氐揭粯谴髲d,渠大炮等兄弟都在,看見鵬飛他們下來,渠大炮急忙招呼鵬飛和西門劍他們去吃飯。

    餐廳,晚餐豐富!鵬飛隨意掃視一眼,發現在這里的黑衣大漢全都是自己的心腹手下,其中的兩個還是血冥當初給各堂派的兩個高手,負責調教各堂的兄弟的。

    坐了下來,鵬飛也讓渠大炮坐下,一起吃!渠大炮不敢說不,只能遵命坐下。

    望著這一大桌的山珍海味,鵬飛是一點胃口都沒有,吃到一半的時候,鵬飛突然說:“大炮,我不在的這些日子,幸苦你們了!”

    “沒有沒有,血狼,你就別在跟我們客氣了!不然我這心里總感覺不自在!

    “哈哈哈”

    看見大炮那膽怯的樣子,西門劍和白偉笑了起來!笑過之后,鵬飛突然朝四周的兄弟遞去一個警戒的眼神。

    渠大炮的笑容還沒收住,突然發現大廳中的兄弟一個個如臨大敵般,散發出了令人發寒的殺氣,笑容瞬間凝固在雙頰之上,帶著疑惑的目光,落在鵬飛的身上。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捕鱼经典街机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