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一章 錯綜復雜

作者:南希北慶 返回目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鳳毒天下:神醫十小姐、福晉有喜:爺,求不約、快穿之炮灰兇猛、魔帝纏身:神醫九小姐、神醫凰后、魅王寵妻:鬼醫紈绔妃、重生娘子在種田、天醫鳳九

戀上你看書網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承包大明最新章節!

    郭淡并未在這里坐太久,他主要是問清楚,此事為什么會在這個點爆發。

    “爺爺,看來郭淡并不信任我們!惫蛔,柳承變便向柳宗成道。

    柳宗成笑道:“這只是一筆交易,而且是他主動找上我們的,我們又不是他的下屬,要他信任作甚!

    柳承變點點頭,又道:“不過這事,孫兒始終有些看不明白,郭淡這么做,不是自掘墳墓嗎?如今才剛開始,就弄得他焦頭爛額!

    柳宗成聞言,稍稍皺眉,沉吟道:“我以為他這么做,肯定是想未雨綢繆,他可能料到對方一旦無法用權力來對付他,就會在制度上面來針對他,若由他自己來設這個局,他應對起來也比較從容!

    說到這里,他頓了下,道:“不過你這小子非常狡猾,我也不太相信,他會甘愿讓老夫來整合官牙,我們也得防著他過河拆橋啊!

    柳承變道:“既然如此,爺爺當初為何要與他合作?”

    柳宗成嘆了口氣:“倘若我們不與他合作,那么今時今日,我們就是砧板上的肉,你認為我們憑什么與之抗衡!

    正當這時,那老仆走了進來,“老爺,戶部侍郎有請!

    “這么快?”柳宗成微微一愣,旋即向柳承變道:“你看,就連戶部侍郎都如此懼他!

    ......

    “居士來了!

    那邊郭淡回到牙行,見寇涴紗正與徐姑姑坐在他的辦公室閑聊。

    其實徐姑姑也更喜歡待在他的辦公室,而不是上面那個方方正正的辦公室。

    徐姑姑笑道:“我是來向涴紗道喜的!

    “有沒有帶禮物?”

    郭淡左右看了看。

    “夫君!

    寇涴紗當即給了郭淡一個白眼。

    郭淡打了個哈哈:“開個玩笑!

    徐姑姑笑道:“你這么有錢,我也不知道該送什么好,我就將一直戴在身上的一塊玉佩送給了小香兒,你可莫要嫌禮輕!

    “能被居士一直戴著的玉佩,那定非俗物,我替小香兒向居士說聲謝謝!惫笆中Φ。

    寇涴紗無奈地搖搖頭,也知他們肯定有話要談,于是起身道:“大姐姐,真是抱歉,我還有點事要處理......!

    徐姑姑笑道:“你去忙吧!

    寇涴紗又小聲叮囑郭淡道:“可不準惹大姐姐生氣!

    郭淡苦笑道:“要有那閑功夫就好了!

    徐姑姑聽得微微蹙眉,等到寇涴紗走后,她便問道:“看來這一次的事非常棘手,你這才剛剛回來,家里又有喜事,就急著出門走動!

    郭淡坐了下來,道:“都是善良惹的禍!”

    “善良?”

    徐姑姑驚訝地看著郭淡。

    郭淡郁悶道:“居士,你現在的眼神很傷人!”

    徐姑姑也意識到自己有些失態,抿唇笑道:“抱歉!

    郭淡也沒有與她計較,道:“當初我真應該有仇報仇,在干倒四大官牙的同時,一舉將柳家也給沖垮,否則的話,焉有今日之禍!

    “柳家?”

    徐姑姑道:“就是那牙商!

    郭淡點點頭。

    徐姑姑驚詫道:“這牙商怎么會引起陛下的注意?”

    郭淡眨了眨眼,道:“居士,內個...我也是牙商,而且還是私牙!

    “......!”

    徐姑姑無言以對。

    是世道變了。

    郭淡又道:“柳家向戶部侍郎建議,調整關稅,讓關稅變得更加合理化......!

    不等他說完,徐姑姑便道:“這怎么可能,戶部不可能聽從他建議,尤其這涉及關稅!

    “但事實就是發生了!

    郭淡嘆了口氣,將柳宗成提議得關稅調整,告訴了徐姑姑。

    其實整套制度都是他的設計的,柳宗成不過是一個傳話人。

    徐姑姑聽得驚奇不已,“這...這是柳家提出來的?”

    “據我所知,是的,我方才就是去柳家!惫c點頭道。

    “這牙行還真是藏龍臥虎!”徐姑姑喃喃自語道。

    郭淡郁悶道:“居士,我請你來幫忙的,而不是請你來夸對手的!

    徐姑姑沉吟少許,道:“可我認為這是非常合理的,而且非常具有遠見,衛輝府那些作坊的產量是遠勝其它州府數倍之多,倘若衛輝府貨物毫無限制的流向其它州府,那勢必會傷害到當地的小商人,不是每個商人都要跑去衛輝府做買賣!

    “合理?”郭淡哼道:“這哪里合理?物競天擇,適者生存,如果他們因此倒閉,那只能怪他們沒有能力,為什么他們自己不努力,不想辦法進步,而責怪我們這些更加努力干活的人!

    徐姑姑道:“他們不是不努力,而是因為受到種種限制,如果那些州府也跟衛輝府一樣,我想也不會比衛輝府差太多,甚至比衛輝府還要好,這里面本就不公平!

    “那是我的錯嗎?”

    “不是你的錯,是朝廷的錯,故此朝廷需要調整!

    “調整?”

    郭淡哼道:“這是調整嗎?他們這是在針對衛輝府,在針對我。行了,行了,我不是要跟居士爭什么,我是希望居士能夠幫我!

    徐姑姑道:“你應該還記得我們曾談過的唇亡齒寒!

    郭淡道:“但問題是他要我死,而不是為國家好,這跟唇亡齒寒是兩回事!

    徐姑姑道:“柳家是針對你,但是你也說了,內閣方面也是支持的,我相信如王家屏這等正直的大臣,是不會故意針對你的。他們必然是覺得這對于國家有利,才采納柳家得建議。

    而且,我覺得只要執行得當,并不會傷及衛輝府的利益,只不過只少賺了一點而已,但這卻給不少人留下了生計!

    “執行得當?”

    郭淡冷笑一聲:“難道居士真的認為他們會執行得當嗎?他們肯定會以此為由,來對付我的,一旦衛輝府有任何閃失,必然會牽連到開封等州府,到那時候我就完了!

    徐姑姑道:“所以你可以去爭取一個公平的改制,而不是否定這一切。而且,你只是承包衛輝府,并不是衛輝府的一切都是屬于你的,你能夠保證那些商人不會為了自己的利益而做出傷害國家的事嗎?”

    “我能夠保證,如果有這種情況,我一定會阻止的,但是我絕不會讓他們得逞的!

    郭淡搖搖頭道:“一旦有了這個限制,那么官員可以肆無忌憚得限制衛輝府的出貨,這官字兩個口,信他們可就完了!

    徐姑姑沉默少許,幽幽嘆道:“你說得也不錯,自古以來,許多變法的初衷都是為國為民,但是久而久之,就成為了一己私欲!

    語氣中透著滿滿的無奈。

    “就是這么個道理!

    郭淡點點頭,又道:“所以我需要居士你的幫助,這種事我只能仰仗陛下為我做主,但如今朝中大臣是眾志成城,陛下也使不上力,如果能夠分化他們,那陛下就能夠出面解決這個問題!

    徐姑姑沉吟少許,道:“現在我對朝中的情況也不是很清楚,我無法給你這方面的建議,但如果你能夠給出更好的解決辦法,再加上陛下的支持,他們就很難得逞!

    我要有更好的建議,那我早就告訴柳宗成了。郭淡嘆道:“對于我而言,這最好的建議,就是不限制衛輝府,至少現在還不能限制!

    ......

    戶部。

    “柳員外,本官聽聞郭淡一早就跑去你府上去了!彼尉吧柕。

    郭淡回來之后,他一直都派人盯著得。

    柳宗成點頭道:“是的!

    宋景升問道:“那不知他去找你作甚?”

    柳宗成苦笑道:“可能是向老朽宣戰得吧!

    “宣戰?”

    宋景升哼道:“他一個私牙也敢威脅官牙,他還有沒有將朝廷放在眼里,柳員外還請放心,他若敢在買賣上針對你們牙行,本官第一個饒不了他!

    柳宗成忙道:“大人還請放心,老朽既然提出這個建議,就不怕他郭淡報復!

    宋景升呵呵道:“那倒是的,當年員外在牙行叱咤風云時,他郭淡還不知道在哪里!

    ......

    此時正值放衙期間。

    申時行與王錫爵慢悠悠地往宮外行去。

    “聽說郭淡昨日回京了!鄙陼r行道。

    王錫爵道:“定是陛下召他回來的!

    “我想過不了多久,陛下就會召回會議專門商談此事。此事,我總覺得有些不安呀!闭f到后面,申時行長嘆一聲。

    王錫爵道:“申兄可是因此事涉及商稅而感到擔心?”

    申時行點點頭道:“你也知道這商稅是非常敏感的!

    王錫爵道:“申兄,我私以為商稅之所以敏感,問題皆出在朝廷,正是因為每個部門之間相互掣肘,導致朝廷的命令,難以在地方上落實,且不說增稅,即便是減稅,只怕也會好心做壞事。

    當初我難以理解張閣老為何要獨斷專行,如今我算是明白了,如果不加強內閣權力,我們都難以有所作為,在這一點上,王家屏也是非常認同的。

    如今這個機會是千載難逢,我們可以借著李植、楊銘深等人對郭淡的不滿,來團結朝廷,來加強內閣權力,再深入改革,解決當下的弊端!

    申時行稍稍點頭道:“但這事你可得小心,莫要引起他人得猜忌,畢竟這事我不太好出面!

    這個問題,他如何不知道,他當初也想加強內閣的權力,從而就引發內閣與言官得斗爭,這事他都不敢出面,讓王家屏出頭,因為王家屏在朝中聲譽比較好。

    大家都非常相信他的為人。

    王錫爵點點頭。

    東廠。

    劉守有道:“督公,我聽說郭淡這一回來,也不顧自己剛出生的兒子,就跑去找柳家的麻煩,看來他這回是真的急了!

    “這我已經聽說了!

    張鯨點點頭。

    劉守有笑道:“看來這牙人還需牙人治,那柳宗成的這一招可真是夠狠的,倘若衛輝府的貨物都賣不出去,那郭淡也就完了!闭f著,他又向張鯨道:“督公,我們何不助他們一臂之力!

    張鯨沉眉不語。

    劉守有問道:“督公難道以為其中有詐?”

    張鯨瞧他一眼,擺擺手道:“此事先不急,且看看再說。那郭淡固然可恨,但我們也不能不防著內閣,如今滿朝文武因為郭淡,而漸漸團結在以王家屏、王錫爵為首的內閣周邊,這令我有些不安。其實這事最好的結果,就是他們斗得兩敗俱傷!

    大臣與宦官也是有著天然的矛盾。

    史書上關于宦官亂政,可真是層出不窮,而明朝更是將宦官參政定為一種制度。

    這其實也是明朝的一大問題,因為宦官這套制度,不受朝廷制度影響,國家有稅收制度,但同時太監也可以去收稅,國家有兵部,但那邊還有一個御馬監。

    宋朝是冗官,明朝就是冗部,明朝官員其實不算很多,但部門特別多,幾個部門管一件事,還不分上下。

    這就肯定沒法管。

    這個部門說要這樣干,那個部門說要那樣干,結果大家就都別干。

    這就是為什么王錫爵希望加強內閣權力,不然的話,明朝廷的效率真的能把一個年輕人給熬成古稀老人。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捕鱼经典街机安卓版 云南快乐10分横屏版 小说打字赚钱平台 体彩排列3平均值走势图 佳人期货配资公司 排列五宗合板走势图 散户查股网官网 福建快三一定牛基本开奖 陕西快乐十分计划 在线配资交易平台 幸运飞艇是人为控制的吗